前男友见到我就硬了&门吸松动出来了

2020年03月08日

听着慕尚情的话,惊蛰毫不犹豫的下达了命令。小队人员的速度,是毋庸置疑的。

“你要怎么做?”

对惊蛰来讲,谁是指挥不要紧,关键是能完成这次任务。

配合什么的,在这个前提下,必须要尽全力。

“我要做的只有一个,啃下这块最大的骨头。你的人可都已经就位了?别我这边动手的时候,你那里却出现失误。”

将一切都看穿的慕尚情,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对她而言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所以对自己这边不担心,她反而担心另一头。

5楼顶的那个肉“弹”,他们真的能以最快的速度控制住吗?不是影子小队不够强,而是准备的时间太短了。

“放心动手,不会拖你后腿。他们要是能蠢到这种程度,就都回家种红薯去。”

对自己手下的人,惊蛰是百分百放心的。虽然确实是缺乏准备的时间,但毕竟执行的不是最难的那个任务。

就在两人说话间,负责送武器的人已经来到了慕尚情的身前。顶楼那里,一个身形矫健,如动作如同灵猴般的影子队员,也摸到了肉“弹”的身边……

在这极短的时间内,一切都在顺利的进行。

无声无息。

“全部准备到位。”

收到队员的回复,惊蛰立刻通知了慕尚情。

“计时准备:20秒后动手!计时开始!”

这话既是通知惊蛰的,同时也是在告知身边影子小队的人。毕竟慕尚情没有和这些人时间同步的装备。

一句话,所有人刹时轻了呼吸。20秒,最后决定成败的时刻。

风沙沙的吹过,显示着被黑暗笼罩的夜是多么的寂静。

人质圈压的大厅内,偶尔还有大笑的声音传出,内容自然是一系列的嚣张……

影子小队的人,在暗处潜伏着,神经紧绷,准备着最后动手的时刻。

在他们眼中,此时D的人有多嚣张,一会儿就要有多凄惨。敢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惹下这么大的祸事,还能有活着的算他们输。

慕尚情利落的端着武器,以假山为掩护,瞄准着与他距离并不远的叴耶。

进入最紧张的倒计时时刻。

影子队员抬手,以作提示,而目光则是一瞬不瞬的盯在计时表上。

“5、4、3、2、1!”

“砰!砰砰砰!”

当1响起时,毫不犹豫的“枪”声接连而出。

而在她“枪”声落下的刹那,身边的两人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蹿了出去。目标,自然是被慕尚情击中的人。

两棵树上三个人,平均每人一下。而叴耶则是被慕尚情重点关照对象,多分了一下。

慕尚情的手速十分的快,四“枪”两个地方,却几乎是在一瞬间完成的,没有任何的停顿。

本身的实力,加上真实之眼加持的效果,比她预想的结果要好上一倍。

与此同时,在慕尚情动手的那一瞬,整个会所内“枪”声乍起。影子小队的人,和D战到了一起。

圈着人质的大厅,第一时间内,敌人便被清洗一空。得到解救的人质,瞬间被保护了起来。

外面的情况过于混乱,获得解救的人质,只能暂时在原地被保护。

同一时间的其他地方,也在做着清剿。场面虽然有些混乱,但也都是各司其职,乱而有序。

“完成了。”

放下武器的慕尚情,把这边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下。

目的自然是要让惊蛰放心。

毕竟是成失败,她这里才是关键。

听到这简单的三个字,惊蛰放下了心中提起的大石。

“谢谢了。”

这次不是任务,而且还是国内,对方是友情帮助,简单的谢是必须的。

“小事情,剩下的收尾对你而言应该没难度了。这里现在用不着我们,就先离开了。”

慕尚情很不以为意的说着。事情办完了,回家睡觉。

惊蛰也知道慕尚情是什么性格,因此也不再多说什么。只说了句好好休息,有时间见面聊。

事情差不多结束了,心情放松的慕尚情向着阎宸的方向走去。

到那里时正看着阎宸和影子小队的成员,把从树上掉下来被他们接住的两人,轻手轻脚的放在地上。

那两个人自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一个身上鼓鼓的,慕尚情知道这个就是那个肉“弹”了。

另一个,手腕上缠着遥控装置,不用猜,都知道是干什么用的。经影子队员证实,他便是叴耶。威风凛凛,早以不在,瞪大的眼里是死不瞑目的不可置信。

慕尚情一共开了四“枪”。

有两“枪”正中叴耶和肉“弹”的眉心,而叴耶的心脏是被多了关照了那一下的地方。

剩下被分到另一棵树上的一“枪”,死的那个人也是正中眉心。

影子小队的队员,看得都不由咋舌这情况,这手法真不是一般的准。

正常情况下,几十米内的距离,他们没谁做不到如此精准的。可在几乎看不清情况的前提下,还能每一“枪”都精准到位,这就不得不佩服了。

看着慕尚情的目光肃然起敬,还有着对偶像的崇拜。

不过对于别人的目光,慕尚情早就炼成无视了,直接来到阎宸的近前。

“事情完事了,回家。”

话音平平淡淡,就连表情都是如此。就仿佛是参加的晚宴结束了,该回家了。

“嗯,时间确实不早了。”

阎宸的神情,也是平静的不得了。好像刚刚参与激战的,不是他。

在一旁看着一切的影子小队队员,不得不心中暗想,不愧是夫妻,出奇的同步啊!

奎在这时也过来了,除了手臂上有一块血迹,其他的倒是不见狼狈。

“受伤了?”

对于属下,慕尚情还是关心的。

“没,是别人的。”

奎注意到了那目光,急忙出声解释。

笑话,他可是幽灵十二煞之一,要是被一群虾兵蟹将伤了,那那可不是没面子,连里子都会丢光的。

这后花园之人也是有人的。慕尚情动手时的“枪”声,直接就是吸引人的探照灯。

三个人各有任务。人死的时候从树上掉下来,自然是需要人去接一下,毕竟身上有着危险物呢。

而拦截敌人这个活儿,就只能奎揽在手了。以一敌三,没什么好炫耀的。

好在接应的人上来得快,后面的事不用他管了。

几人离开,自然不会忘了正在躲起来的连月。虽然是损友,可慕尚情表示自己还是挺有道义的。

脚步不由得加快了几分,慕尚情还是很担心连月那里会出什么情况。

可有的时候好的不灵,坏的灵。担忧的事,往往就成了真。慕尚情他们赶到连月藏身的那处地方时,发现人的情况很不好。

此时的连月已经从藏身的地方出来了,正站在那里和一个凶恶的歹徒对垒。

而离她不远处的地上,正倒着一个不知死活的敌人。

悄悄的从旁边摸了过去。趁着人完全没注意情况,慕尚情抬手就是一“枪”。这么近的距离,在她的“枪”下完全不可能出现失误。

这突发的状况,惊得连月手上一抖。拿在手上的武器,猛的放出了一声。已经被击头的敌人,身上又多了个伤口。

“啧啧,没看出来,你还有虐尸这爱好。真是人不可外貌啊!”

冷冷的调侃声,却让神经紧绷的连月瞬间放松了身子。天知道她刚才有多害怕!

她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就算在国外那几年,有的时候会偶尔发疯,可那也没过过这样的生活呀!

真实的“枪”林“弹”雨,感觉小命随时都会要玩完。就这一会儿工夫,紧张的心脏都快要从胸口蹦出来了。

“你还好意思说,呜呜,刚才真是吓死老娘了!好在你们回来的早,不然今天就要交代这里了。”

本来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淑女范,被这么一下的连月更是直接施展本性。

“好好说话!”

慕尚情听的额头青筋直冒。

“啊……不是,我是说吓死我了。谢谢女侠的救命之恩啊!”

反应过来错在哪里的连月,立刻纠正了自己话。怎么一激动,话都不经大脑了呢?

在慕尚情面前称老娘,是有多不想活了……

“好了,别在这儿激动了。赶紧走了,早点回家洗洗睡。今天的事就当是做梦,睡一觉醒了什么事都没发生。”

“是是是,全听老大您的!我的记性一向都不怎么好。”

连月可不傻,一听这话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虽然平时有那么点不驯的小性格,可还明白自己几斤几两。知道什么事情自己能掺合,什么事情躲远点。

“若是有人问起怎么没看到你?就说酒会中途时我找你出去问点事,结果回来时,给一伙全副武装的人拦到了外面。

要是问道这里具体的都发生了什么,直接就说除了听到枪响,其他不知道。”

今天的事可不小,一定会被有心人问起来。所以还是提前将话告诉清楚的好。

“完全明白,被问道绝对会按照你吩咐的说。放心吧,这点小事情我知道怎么去应付。”

看连月神情认真的应下,慕尚情挥挥手放人离开了。自己这个朋友,她还是信得过人的分寸的。

稀稀拉拉的“枪”声逐渐消失,不多时,夜幕便恢复了应有的寂静。

若不是那满地的狼藉,未散的硝烟,和那还未干涸的血迹,夜似乎依旧是那么美好。

一场本应该轰轰烈烈的大案,有了激烈的开场,却在还未翻起浪花时,便被迫落寞。

从开始到结束,未超过十五分钟。

是影子的行动迅速,又何尝不是因为慕尚情这个横插一杠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