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强奷 古典武侠小说&all润玉bl肉

2020年03月29日

“就凭我是孩子的父亲!”陈复想也不想。

“我也是孩子的母亲!”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留下来,不要走。”他的声音突然就放缓了下来。

胡觅夏的双手紧握,却是不由轻轻的笑了一下。

“有意义?陈复,你觉得这样有意义吗?你做的一切,不就是为了逼我走吗?陈复,我算是看懂你了,你从来都不喜欢我,也从来没有爱过我,既然这样的话,你为什么不放了我!?”

她质问着他。

眼睛里面,是明显的不满,厌恶。

那样子,让陈复的整个身体都震了一下。

良久之后,他才慢慢的说道,“不是。”

他好像是从牙缝里面将这两个字挤了出来,那样子,却只让胡觅夏觉得好笑。

她说道,“不是吗?那你想要我怎么样?每天在这个家里面,等到十二点过后你的归来吗?然后对你在外面的一切视而不见,像个傻子一样在这里面,不管你做的是什么,就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是吗!?”

“我没有做什么?”

“陈复,我可不是瞎子。”胡觅夏定定的说道。

“那只是……”

“只是演戏吗?”胡觅夏将他的话直接打断。

那样子,让陈复到了嘴边的话,就这样咽了下去。

他的眼睛看了看面前的人,轻轻的嗯了一声。

胡觅夏轻轻的笑了起来。

就好像听见了一个多么好笑的笑话一样,她笑得都有点不受控制了起来。

她轻声说道,“原来是演戏啊?那我也没办法接受呢,陈复,我没办法接受。”

后面的话,是胡觅夏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

陈复的眉头紧紧的皱着。

“你究竟想要怎么样。”他咬牙切齿的说道。

胡觅夏低声将他的话重复了一下,接着抬头,“我说过,陈封的手术完成之后,我会走。”

“如果我说,不可能呢?”

“那就法庭上面见!”胡觅夏想也不想说道。

“觅夏。”他的声音突然就放柔了下来,那看着胡觅夏的眼睛里面,倒还真的好像,那么的温柔。

他说道,“你坐过牢,你知道的,如果打起官司来,你毫无胜算。”

轻轻的一句话,却好像是什么东西,狠狠的在胡觅夏的心头上面敲击了一下,然后,四分五裂。

这样的她,也不可能将孩子宣判给她的。

这一点,胡觅夏倒是忘了。

她的双手紧紧的握着,“你就只会这样逼我是吗?”

“觅夏,我没有要你走,只要你留下来,什么事情都不会有。”

“如果我说,我不呢?如果我说,我不呢!?”胡觅夏的声音里面,是一片的声嘶力竭。

那样子,就好像是深藏在心里面的什么情绪,终于被直接撕裂开一样。

她狠狠地看着面前的人。

陈复脸上的表情却是不变,“觅夏,你知道的,你没得选择。”

话说完,他将行李箱里面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

胡觅夏的双手紧紧的握着!

“陈复!”

“我在这里。”

他这样的一句回答,让胡觅夏眼睛里面的泪水,迅速地开始蔓延。

但是,她死死的忍住了。

从今天开始,胡觅夏决定,再也不在这个男人面前哭!

永远也不会!

但是,她的眼睛是那样的红,那样子,就好像是要滴出血来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