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干夜夜猛射-好大好软好圆

2020年02月22日

不屑僵在脸上,司徒玉枫没想到南宫雲会这么开口。只是下一瞬,却明显有些不信。

皇位,对于他而言虽然没有诱惑,可不代表对于别人也同样没有。他当年若是愿意抛弃皇位,与他母妃两人一同离开,也就不会有母妃之后的惨死。

而这一切,归根结底是因为他的懦弱。

“皇兄,你为何不信?从你跌落悬崖之前,父皇就已经准备好了封你为太子的懿旨。若是你不信,大可以现在让人去父皇的寝宫取回来!”

南宫雲言辞凿凿,没有半分的犹豫,出口的话更让人挑不出半分的问题。

而司徒玉枫,对于这个弟弟,此刻明显有了动摇。

龙九月看出司徒玉枫的动容,浅笑上前,在他身旁站定,低声道:“你或许,可以试着相信他们。毕竟,之前九皇子对你怎么样,你是知道的。”

在九皇子府的时间虽然不长,可对于南宫雲,龙九月却没有半分的反感。虽然相比较司徒玉枫,南宫雲给人的感觉要更加软弱一些,可却没什么坏心思。

或许,正是他的这种不争不抢,才能在这尔虞我诈的皇宫里存货到如今。只是狄梦母子,在得知皇上要令立太子的时候,终是忍不住了。

此刻,唯有龙九月的声音,才能让司徒玉枫短暂冷静。面上神色稍微缓和,司徒玉枫抬头看向南宫爵,恍惚间觉得他确实是老了不少。

不过是数十年光景,如今再看,判若两人。

“我们先去外面等着,你们父子有什么话,不妨说通。之后无论你怎么选择,我都是站在你这里的。”轻声安慰,龙九月悄咪咪伸手进司徒玉枫宽大的衣袖,轻拍了他的手背。

身形一僵,司徒玉枫震惊龙九月的动作,心下一暖,没有开口反驳她的话。

知道他这是动容了,龙九月笑意浅淡,朝着魏晨看了一眼,抬步要走。

“龙姑娘留步,你们先退下吧。”沉声开口,南宫爵看向龙九月的眸色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柔和起来。

下意识挡住龙九月,司徒玉枫满脸警惕,生怕南宫爵会有伤害龙九月的心思。

听他的语调温和,龙九月已经猜到他不会是想对她不利。横了横心,从司徒玉枫身后探出头来:

“皇上。”

听她甜甜一声,南宫爵瞬间笑了,眉眼弯弯满脸的柔和。

司徒玉枫整个人僵在那里,摸不清楚南宫爵的意思。也不明白,龙九月现在是什么想法。

如果是因为他才对他如此,那大可不必。

“儿臣告退。皇兄,你和父皇好好说,如今他老人家的身体已经日渐不好……”不甘开口,南宫雲此刻并不想离开。可他,却也不能忤逆自己的父兄。

听着门被人关上,南宫爵敛了神色,慎重开口:“刚刚老九所言,皆是实话。只是朕未曾想到,你竟然躲到了云秦国。”

因咳嗽脸上多了痛苦之色,南宫爵捂着胸口喘气,希望司徒玉枫能相信他一次。

这么多年,他从未放弃过寻找他。这皇位也和老九说的一般,是为了他留着。

乃至于老九那个孩子,一心想的,也只是做个懒散王爷,等他回来接这个担子。

“躲?皇上以为,当日在这西川国,还有本王的容身之地?”反手握住龙九月的手,司徒玉枫已经尽可能的克制自己的情绪。

可即便如此,每每回忆起当年处境,他的恨意也都近乎失控。

“当年是朕的错,朕误以为这毒妇并未动手。这些年,苦了你了。”南宫爵如何不悔,一想到司徒玉枫这些年可能吃得苦,他都不知道如何去面对。

都是他,是他这个做父皇的未曾尽职。这才害的他小小年纪,便流落在外,吃尽了苦头。

“这些早已经过去。如今再提,并无意义。”神色相对之前平静,回想之前一路所吃的苦,司徒玉枫反倒是没了那么浓烈的恨意。

说到底,他心中恨意,尽数是因为当年惨死的母妃。

若只是这一路的苦,那他侥幸活下来之后,便会第一时间赶回他的身边。这些苦,他从来不怕。

一时无语凝噎,对司徒玉枫这话,南宫爵心口闷疼,却不知道如何开口解释。

原本想说他找的他好苦,诸多年都未曾放弃。可他显然,并不在意这些。

“好好说话,皇上如今身子已经很弱了……”之前见过垂死之人的症状,龙九月如今看南宫爵,也知道不是长寿之相。

若是说今日便去,可能有些牵强,可怎么看,也不过就这几日的光景。眼珠浑浊,语态也没了霸气,怎么看,都不太妙……

本来想痛快的说自己没关系,对他的事情漠不关心。可话到嘴边,司徒玉枫却心头微颤,怎么都说不出口。

龙九月也没想到竟然会看到司徒玉枫这样一面,一时间竟多了恍然。等她觉得自己在这里实在不合适,抬步想要走的时候,却被南宫爵喊住。

“龙姑娘,你和枫儿什么时候成婚?能否就在西川国?”出口的话夹杂了几分恳求,南宫爵那小心翼翼的眼神,生怕龙九月会拒绝。

对此,龙九月确实是犹豫了。她严格来说,是云秦国之人,且父母健在。

若是在西川国筹备婚礼,怕是龙将军府里的人,要炸开锅。

“西川国的二皇子早就已经死了,云秦国的摄政王,自然是要在云秦国迎娶王妃。”替龙九月回答了这个难题,司徒玉枫也并不想在西川国迎娶龙九月。

虽然这里是他的家,可过往的那些不愉快,却一直梗在心口忘记不了。这些年,他也早已经将云秦国当成自己的家。

若是迎娶王妃,自然是要在自己的家中。而并非,他所谓父亲的家中。

南宫爵好不容易扬起的笑意僵在脸上,即便是早已经知道了司徒玉枫不会同意。可如今真的听到,南宫爵还是难以掩饰自己的失落。

他有生之年,当真得不到枫儿的原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