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倫200篇小说&女生暗恋学长小说

2020年03月11日

安俊远这样的人,他虽然没有接触过,但是看一眼也知道,这不是一个乖乖配合的人。

“这件事情哪有什么需要解决的,这车上出了事故都是情有可原的,只是说这次的事情大了一些,这个责任我们肯定是要担的,担是怎么个担法,我还需要和司机确认一下,不能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对吧?”安俊远笑着泡着茶说道。

安俊远皮笑肉不笑的看了一眼陈先生,就好像在说着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既然这事安先生没办法自己决定,那就把司机叫过来,一同商量如何?”陈先生也并不在意,安俊远那是笑非笑的表情。

对于他来说这件事情本就是他的工作什么时候解决都是一样的,他有的是时间和安俊远在这里耗。

安俊远看了一眼陈先生,轻轻皱起的眉头并没有被别人发现。

低垂着眼帘,缓缓的说道。

“陈先生真是说笑了吧,这货车还卡在高速公路上,你那司机这个点回来怎么可能呢?

再说了,就算司机现在要回来,那也要一两天的时间,不可能你在我这里坐着,他马上就能到的呀,你说是不是?”

安俊远的心里现在仅仅记挂着这一笔天文数字,而且也担心这货车上的其他货物,他需要到现场去看一眼才能放心,但是现在被陈先生堵在公司里,他也没办法出去。

如果没去现场看一下,安俊远是不放心的。虽然司机自己回来解决事情会更快,但是安俊远不想因为艾文集团的这一票订单失去更多的客户。

单独艾文集团这一票的损失虽然安俊远还有可能解决,但是如果加上其他的货物安俊远并不能保证就一定能够解决得完。

“那成吧,我们也没有刁难你的意思,我们就过两天等司机过来了,再来商讨这件事”一直咬牙不放的陈先生突然同意了安俊远的提议。

“对,这样好,这样好!等司机到,我一定带他去艾文集团解决这事”安俊远终于松开了眉头,笑了笑说道。

“行吧,那我们就先撤了。不过安先生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你和艾文集团的合同,如果出现任何的问题,你的赔偿金是按天计算的这个你要自己考虑好。”陈先生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但是离开之前,他还是提醒了安俊远关于合同的事情。

他也是不能理解这样子的合同,安俊远为什么会跟艾文集团签订,但是当周清树把这份合同拿给他的时候,他心里对于此次追责的工作还是有十足的信心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安俊远对于陈先生说的话很是惊讶,抬头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不要说合同里面签的什么内容,他和周清树在谈合同事宜的时候,周清树根本没有说过这样的一条条款。

但是他也知道眼前的陈先生不可能无中生有说出这样子的话来。也正是因为这样子的条款是正常人能够接受的,所以在他看来陈先生是真的好意提醒他。

他现在并不觉得有任何的怒火,他知道这个时候再生气一点用都没有。

“合同签回来,你应该都看过了吧?上面白纸黑字可是写的清清楚楚的,出现问题所有的赔偿金是由远新物流负责的,按天支付的”陈先生诧异的看着安俊远。

对安俊远的反映,陈先生是不能理解的。如果说签过的合同忘记了上面的内容,大抵像这种偏向一方的条款,怎么也得记住半条的内容吧,但是安俊远一副真的一无所知的样子。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安俊远抬起头来看着陈先生。

他真的不知道周清树是什么时候把合同的内容改了,他更不知道这样子的合同条款,他怎么会签下去。

明明内容谈好之后就当场签了合同,而且他还大体看了一下,但是他看到的内容却和陈先生现在说的完全不一样。

这中间他根本就没有发现周清树有任何的异样,而且他也没有想过艾文集团那样的大公司会给他来这么一个阴招。

安俊远现在更多的是不能理解。

“我劝您还是先把合同拿出来再看一下吧!”陈先生有些无奈的看了安俊远一眼,耐心的提醒道。

“不是这样的合同那谁都不会签的,艾文集团签这样子合同给我,这不是坑我吗?”安俊远还没来得及爆发的怒火,在这个时候彻底的露了出来。

直到此刻安俊远能够肯定自己被周清树给坑了,但是周清树为什么这么做,他却不能理解。

“这和我并没有多大关系,这份合同也不是我签的,不过我也只是按合同办事”陈先生耸了耸肩说道。

他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这这份合同当初签的是什么情况?又为什么签下了这份合同,和他并没有任何关系。

“我不管,这是没办法按这合同来,这合同签的,我自己都不清楚,怎么可能按这样子的合同来办事”安俊远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扔轻蔑的说道。

这样子的合同他必须找人来解决,更不可能把这次的事情全部担在自己的头上。

虽然他不知道周清树为什么要这么大费周章的陷害他,但是这种欺骗他的行为安俊远没法接受,而且既然知道了,就不可能让它继续下去。

“这就不是我能决定的了,不过这合同已经生效,既然已经生下了,那必须按合同来操办”陈先生再次提醒他。

“这不是坑人吗?”安俊远气愤的拍团来说确实是有很大的福利,而对自己却是吃亏吃到家了。

他不能接受自己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吃了这么大个闷亏。

“好的,我的工作都已经交代完了,过两天如果安先生还没办法解决这件事情,我想我会再跑一趟的”陈先生看着发怒中的安全员,只想赶紧离开,不想跟他继续交谈下去。

“陈先生…陈先生”安俊远追了出去,但是陈先生和来时一样,匆匆的来匆匆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