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啸山谷地_宝贝水好多

2020年04月05日

“你今天怎么这么憔悴啊?”

“没什么,只是有点累了。我没事,不用担心”

“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不然我会心疼的”

“我知道了,放心吧!对了,我有事要给你讲”

“什么事呀?”

“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接下来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和你见面。”

“为什么啊?你要去哪儿”

莫澜突然从睡梦中惊醒,说来也奇怪,这几年里莫澜总是梦见孙悟空变成了一个帅气的男人和自己谈恋爱,拍了拍自己的头,心想我是想谈恋爱想疯了吧!居然在梦里和别人亲亲我我,你侬我侬的,吓得莫澜赶紧跑进洗手间打开水龙头,给自己洗了一把冷水脸。来到客厅,看到自己生怕自己嫁不出去的老妈,正翘着二郎腿等着自己,“你说说你啊,大周末的不和朋友出去玩,就爱知道在家里睡觉,你这样怎么可能找得到男朋友啊,女儿啊,你都28了,在不结婚就成剩女了......”莫母看着女儿在沙发上心不在焉的样子,转身提着包摔上门走了。莫澜早已对这种一周一次的催婚免疫了,难得有一个不用加班的周末,当然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出去出去偶遇下帅哥了。莫澜转身进房间换好衣服准备出门了。刚出门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进了电梯,等莫澜冲到电梯口时,电梯门已经关上了。莫澜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发现自己还约了小米逛街,赶紧下楼开着车出门了。

晚上回家,在电梯口莫澜又见到了那个背影。接下来的一个星期,莫澜天天都看到那个背影,总觉得在哪里见到过这个人。莫澜觉得很奇怪自己身边的朋友没有人和自己住在一个小区,也没听说谁近期搬过来啊,莫澜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这天莫澜像往常一样下班回家,到小区楼下时又见到了那个熟悉的背影,莫澜赶紧追了上去想看看这个神秘的人究竟是何许人也。

莫澜跑上去拍拍对方的肩膀,说道:“嘿,你也住在这儿啊?”

男子回过头,问道:“你是谁啊?我们认识吗?”

看到男子的容貌,莫澜彻底惊呆了。哎呀妈呀,怎么会是他,我一定在做梦,一定还没睡醒。她赶紧用力掐了自己一下,“哎呦!好痛呀!天啦!这不是做梦,这是真的,怎么会呢?我一定是眼花了...”

见莫澜自己小声不知道自己在嘀咕点什么,男子好奇问道:“你怎么了,你没事吧?”,见莫澜还是没有反应,男子用手在莫澜的眼前晃了晃,莫澜这才回过神了,急忙说:“没事没事”,说完便落荒而逃。“现在的女人都这么奇怪吗?这是捉摸不透!”男子便摇摇头回家了。

回到家的莫澜越想越不对劲,仔细回忆从发生那件事,以后天天都会和自己在梦中相会的那位“梦中情人”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自从那天“孙悟空”在梦中告诉她会离开一段时间后就再也没有梦见过他了,原来有发生过这样的事,但不过最多也就两天他就回来,这次都一个多星期了,他就像梦中“蒸发”了一般。前两天还没有觉得有什么,但今天见到这个人发放原来自己对他已经很熟悉了,自己其实很想他出现自己的现实世界里,而不是在梦里。不过仔细想想今天的相遇难道是老天明白了我的心,给我可怜的大美女的大惊喜,让我的“梦中情人”要变成真的“情人”了。想想也美滋滋的,我一定要把握机会,莫澜决定明天要主动去撩撩那位“梦中情人”。

第二天莫澜早早就起床就自己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准备去昨天碰到他的地方偶遇这位帅哥。可没想到一出门就遇到了那位男子,原来他就是对面搬来的新住户。

“嗨,好巧啊!原来我们住对门啊?”莫澜殷勤地说道。

“哦,我刚搬来没多久。”男子认真地看着莫澜,“对了,你昨天没事吧?”

“没事没事,昨天不好意思吓到你了。”莫澜不好意思地回答。

“没事就好,你昨天看到我为什么是那样的表情呀?你以前见过我吗”男子好奇的问道。

莫澜不知道我怎么回答这个问题,难道告诉他,你是我梦里的男朋友是我的梦中情人吗?莫澜陷入了深深的自我疑问。

男子认真地盯着她小声地自言自语,疑惑的问道:“你怎么了?”

莫澜赶紧说:“没事,只是想起了一个老朋友,你和他长得很像。突然想起他了,不好意思。”

“没事,我也觉得看到你有种熟悉的感觉。”

“是吗?”

“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你,但是想不起来了”

“可能是我长得太大众脸!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莫澜。”

“我叫乐涵,很高兴认识你!”

莫澜看了看表,发现自己快迟到了,只好先和乐涵告别,“糟糕了!我上班要迟到了,我先走了。下次在聊!”

“好的,下次再聊。”乐涵话音刚落,莫澜变冲进了车里跑掉了。

望着莫澜忙忙叨叨跑掉的背影,乐涵有一种说不来的感觉,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那种感觉很轻松,感觉以前在哪里见过这个人,可是自己怎么有想不起来。或许和他前几天车祸失去了部分记忆有关吧。说来也奇怪,就在搬来这里的前几天,他在路上走得好好的突然被一辆冲出来的车撞到昏迷了三天三夜,而且很奇怪是他身体毫发无伤,但始终处于昏睡的状态,在所有医生都束手无策时,他自己又醒了过来,经过仔细地检查才发现他失去了大部分的记忆,医生告诉可能是头部受到了撞击造成的,时间长了会慢慢地恢复的。乐涵自己在路上慢悠悠地走着,又想着自己唯一能记起来的一个模糊是身影,自己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那个人和自己什么关系,但是从醒来脑袋里就有这样的画面,而且那个身影和莫澜很像,但是自己不清楚究竟是不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