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炎凉和希城楼梯做&舔我得好爽小说

2020年03月23日

古静逸听到这些话心里当然有所激动,然后向大家招招手道:“同生共死之兄弟,本分之事,不足挂齿,看到大家活着,我心里无比激动,毕竟此次战役能够取得如此成绩,都有很大的侥幸,现在大家活着,就是老天对我们的眷顾,我们更应该珍惜生命,而且刚才赵狼所说的话也不无道理,他也无意冒犯于我,只是对自己的境遇发发牢骚罢了,我是了解他的,我和他都是情同手足,几番言语是不会伤及兄弟感情的,在这里我要非常感谢赵国皇帝的精英部队,没有他们的帮忙,无惧战死沙场的精神,我们也不会这么容易活着回来,现在我代表我古静逸个人,对战死沙场的军人们表示感谢!”

说完古静逸就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然后站起来继续说道:“谢谢兄弟们!这里没有烈酒几杯,只有我由衷的三个响头,祈求你们黄泉路上走的安稳!我古静逸不会让你们白死的,而且我已经手刃仇人了,你们就此安息吧!”

古静逸说完这一切之后,赵狼也跪了下来磕了三个响头:“古静逸是个性情中人!不忘死去亡灵的功劳,我赵狼着实佩服,在此我赵狼也奉上三个响头以此告慰逝者,愿他们安息!”

众人都被古静逸和赵狼的的举动感动的感激涕零,纷纷也跪地磕三个响头,以此告慰亡灵!

这一切做完之后,赵国皇帝精英部队的将军抱拳道:“对于古兄弟的为人处事,在下实在佩服,不摆架子,非常亲民,有勇有谋,思想独特,是一个难得的将相之才,待我回朝要像皇帝极力推荐,如果有机会,我愿意做你手下,为你马首是瞻,在所不辞!”

赵国皇帝精英部队听到自己将领这样一说,也纷纷附和道:“马首是瞻,在所不辞!”

这一盛世浩大的宣告,让人着实感动,从此这一“马首是瞻”的宣告为古静逸在赵国的人气垫下了坚实的基础!

古静逸连忙摆手道:“鄙人不才,而且这都是后话,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让大家恢复成为最巅峰的状态,虽然现在齐国皇帝那边的危险已经消除,但也不代表其他的危险不会随时来临,所以养好身体是关键,大家在我乾坤袋里面待了将近半个月了,想必身体极其虚弱,好久没有进餐了,现在我们已经来到赵大人的领地,对于安全来说,赵大人自然有数,他的安保状况还是可以的,下面就是果腹的问题了,当然赵大人也要尽地主之谊了,我想这一点赵大人应该不会推辞的,如果有人想早点离去,回去团聚,我们也不强求,反正都回到了自己的地盘,还不是我的地盘我做主,大家想干嘛就干嘛,好吃好喝有赵大人在,想要回家悉听尊便,来到赵国我们就自由了,大家说是不是啊,赵大人?我帮你做一回主怎样?”

赵狼一听,这古静逸也真会做人,自己也有此意,顺便拉拢一下人心,于是赵狼说道:“你古静逸说的就是我赵狼说的,哈哈哈哈......,今天大家自由发挥,我赵狼好酒好菜供着,不醉不归也!”

赵国皇帝精英部队看到赵狼这样说,刚好自己也饿的够呛,于是吩咐手下道:“大家都听到了吗?想留在这里的,就留下来吃好喝好,再回去,不想留下的想回去团聚的,他们也不强留,这里没有军令,只有自由!反正我是盛情难却,我要在这里好吃好喝的!哈哈哈哈哈......”

众人欢呼,当然绝大多数人都是愿意留下来吃饱肚子之后才考虑回去的事情,毕竟现在已经在赵国了,也不差一天二天的,但是也有个别士兵,因为担心妻儿老小,自己在外行军已经多时,归心似箭,以前有军令,现在自由,他们第一时间就是想回家和妻儿老小团聚,所以他们只向赵狼索要点干粮,以致路上果腹,然后快马加鞭的往自己家的地方赶......

古静逸看到这一切甚是欣慰,看到大家脸上都挂满幸福的笑容,他感觉自己的决定是对的,同时赵狼也尽力满足所有人的要求......

赵国皇帝精英部队在他们的将领的领导下基本上都安定好了,留下的留下,回家团聚的回家团聚,这边古静逸来到赵狼身边在他的耳边悄悄的说道:“赵大人,你可要破费了,你应该不会怪我替你做主吧?”

赵狼邪笑道:“岂敢?不过你的决定确实是对的,我喜欢,这个时候难道不是拉拢人心最好的时候,以此我们以后接近皇帝的阻力也会变小的,难道不是吗?”

古静逸笑而不语给赵狼竖起了大拇指,然后他有继续说道:“怎样?你的部队和皇帝精英部队我已经搞定了,下面宋建部队和弦夙部队以及老者夫妇我重新在你的领地找一个地盘,把他们从乾坤袋里释放出来,善后工作我来搞定,你就忙着准备酒菜便可,可不可以?”

赵狼道:“也好也好,不过他们几个你一定要让他们留下来吃饭,如果宋建不愿意就罢了,但是其他人一定要留下来,我一定会好酒好菜招待好的,如何?”

古静逸道:“放心好了,我会劝大家的,毕竟大家也饿了,我想在我的劝说下,宋建会同意留下来的,他虽说平时比较清高,但是只是做出与世无争的姿态罢了,也没有特意针对谁,只是你把他当作第一敌人,所以才感觉他处处针对你而已!”

赵狼歪着脑袋道:“有点道理,我想借此机会让我们的关系缓和缓和.......”

古静逸道:“你既然这样想,那就再好不过了!那我先行找一块大的地盘,把他们都放下来,你去忙你的吧,我怕到时候他们都去吃饭,你的饭菜还不够呢?”

赵狼哈哈大笑道:“你也太小看我赵狼了,关于宴席这样的小事,我要是再办不好,我还能叫赵狼?这也是我最擅长的事,岂容你小看?既然这样愉快的决定了,我就先去忙了,你要是不说,我还没感觉到饿,现在这么一说,我总感觉饿的慌,不过也是我在乾坤袋里待了将近半个月,一滴水都没有进,不饿才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