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被吸奶—一家三口开车去外婆家

2020年05月18日

金乌穿过屋背,从鳞比的釉光瓦脊喷薄而出,随后擦过尖翘屋檐的一角,旋即腾化出缕缕层次分明的金丝辉。

这些金丝辉来不及照亮整个地面,檐角下还处处阴暗色,便尽数被墨君身上那袭烟青色的拖地长裙所吸引吸收全了般。

烟青色的长裙霎时返照出无边的灿灿星光,与墨君身上的小麦肤色相比真是相得益彰,极为相配。

李掌柜与玉娥随少君提示一声注视过来,眼前此景叫她们即舍不得移开视线,却又因光线太过刺目只好匆匆闭上几眼又再次睁开。

李掌柜发出“哎呀”一声闷呼,几乎不敢相信这件曾经堆积在她的铺子里好些时日的古怪长裙会有如此绚丽的效果。

就连方才说得火辣辣地痛的喉咙也好似灌了蜜汤一般舒畅,于是,李掌柜赶紧在心里盘算着这个成衣铺子真要开张起来,可否日进斗金?活到她这把年纪,她就没有见过能让小妇人一旦穿着上之后便成为众人注目礼遇的耀眼效果。

且此物明明亲过了她的手,她却是这般有眼无珠的,不知是聚财的宝贝,任由着放在那里发霉,还嫌占地方。幸喜得二小姐惦念着,来这一遭,还承了到钱府里推介一番的人情,当下,李掌柜的心里火热热的,算是记下了这一点人情。

这款拖地长裙——束腰,灯笼袖口,立体花边褶皱胸围(内有束腰),另配有一款时髦的皮草拼片腰包,还有一些辅助配饰,正是这些穿上之后才可以运用辅助配饰调整的小部件让李掌柜怎么看都感觉到怪异,倒把那款让她眼前一亮的皮草拼片腰包的新鲜劲给打消了去。

贪性不减当年的李掌柜真怕错把这款不知该配到何处去的皮草拼片腰包抢先依样赶制贩卖出来会闹出天大的笑话来。比如,这要原是用在比较贴身的地方,非被她使在外头,这成何体统。要是事后不可逆转,岂不是要让那些卖走又使了些许日子的妇人硬要派人砸了她的招牌。这个祸,她可不敢闯,只好按下此心。

少君无意之中让只开绸缎铺的李掌柜制作出一批她前世里的时尚典雅成衣来,本是预备着做做参考样子,具体后期批量采制出来的成品,只会借助其中的一部分,并不会原样裁制出来。

少君清楚自己记忆里属于那个时代的时尚服装仅仅归于记忆,还需要古代的具体织物相配合,不具体依样制作出成衣来,谁也无法预估出盲目批量生产之后的效果及前途来。

且这里头还有许多门道,诸如百姓的生活习惯,士族的观念等等,所冒的风险亦是不少。

少君就是打算让它们发霉,最好永不见天日的,最多仅供自己无聊时观赏一番,若等她再大一些,真要搞这个成衣铺子,或是不图财只图自己轻便,便要进入更多有实力后盾的人的视线里,她也许会在现在流行的成衣里分批分步的逐渐加入属于前世那个时代的新新元素,并不会一下子就那么快让它抛头露面,从而引来争端。

这一次,少君被想帮墨君的心所左右,胆气显得过于生猛了些,这才匆匆带着墨君来“添绣锦”的绸缎铺,从这批异世舶来品之中寻找适穿的衣裙,简单应付的对策方才在马车上少君己经想好了的。

亏得墨君的身量还行,勉强可以穿得上。就是这样,还显得裙摆过长了些。但时间赶得很,少君不得不给墨君穿戴得差不多之后,便推她出来赶路。

方才对玉娥所说,即是转移玉娥与李掌柜所纠缠的小小东西,又是为了给墨君增强些许信心,这里还没有可以照出全身来的镜子,墨君要想等会表现得好,首先得从旁人的礼遇上自信起来,这才不会浪费她的一番苦心。

其实要想效果最美,还有一款少君在前世属于西方的公主泡泡裙被收在角角落里,配上得当的饰品,但是这是款裸袖削肩装,恐怕没等少君调弄好,墨君就要当场吓晕过去,只好调了这款比较接近这个时代的。就是如此,不西不中的风格也是始终贯穿其中的。

临了了,少君还拖出几个合围可拆洗的皮草两头不封口兜子罩在绣花鞋面上,粗线钉死了,修成平底皮草靴子,只为与衣着相衬。

烟青色主色的衣裙,亦有那款改良过的发型,还有皮草靴子,倒也向高雅和风姿飒爽上头靠拢些。

不等李掌柜再说些什么,青花己经从铺子里抱着一只小木盆出来,木盆里头搁着数条沾了水的干净帕子,还拿了李掌柜的胭脂水粉。

少君一见青花出来了,给李掌柜道了声谢,便推着墨君和挪不开步的玉娥一块上了马车。

马车又开始“哒哒”的上路。

在这辆马车上,少君正生死时速一般给墨君的小脸上打妆,重点就在眼影上,用的手法完全是这个时代没有过的重影。直叫这一车子的人哪,便是韶华己逝的两位老婆子也盯得目不转睛的。

此事当然少不得玉娥也要凑热闹,等得玉娥也如愿以偿之时,少君基本快要累瘫了,使了车夫现在可以赶快些了。

青花递过来给少君预留下来的一只干净湿帕子,给少君擦脸。

车内闷热,叫少君一下子躁得慌,索性松了发丝,沿着发角擦着热汗,叫青花好是心疼。

突然青花眼睛一动,从绣篮里取出一件鹅黄色长裙,娇声劝少君更换上。

原来,青花是做了两手准备的,若是小姐的缘份真在这次的钱府之行上,那么就备上这件沈姨娘亲手替小姐绣上千草图案的衣裙最为合适,免得辜负了上天的安排。

最终少君穿是穿了青花递过来的衣物,反正是外套,脱下一件外套,再罩上一件便是,便是此时很累的少君也费不了多少时间。

只是少君的头发难办了许多。青花方才是那么对玉娥小姐说自己会梳这款新头型,实际上她没试过几次,不知能不能在颠簸的马车上也梳出来。

结果,少君仅仅用一根竹簪子撩起一束梳好的青丝往上绕上几层,再一插便算完事了。

如此的简单草率,让青花有些生气,好生失望,却不好当着众人的面给小姐不快。

这时,随着南桥堡有名的大堡印入眼帘,玉娥突然问道:“二姐姐,我们这时才到,会不会不太妥当?过了时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