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模静静玉门极品美胞-不要按小珍珠了

2020年05月18日

“国师…怎么不坐。”

段疏影道:“不用了,四皇子就这样说是了。”

何清竹伤感孤独道:“国师这是在躲我吗?也对,像我这样的人所有人都不会把我放在眼里。”

他的孤独,让段疏影慌乱解释说:“不…不是,微臣没有躲四皇子的意思。”

“那国师何不坐下来与我聊一聊,国师放心我绝不是为了太子人选的事情。”

段疏影不好再拒绝,只得坐下。

何清竹给他倒上一杯茶道:“上次见国师还是十年前。”

“是吗?我都不记得了呢,四皇子记性真好。”段疏影直接回答。他怎么知道十年前跟他见过面,就算见过也早也不记得了更何况当时的人也不是自己。

何清竹眼底略过一丝失落,他怎么能忘记在自己最绝望无助的时候那个如仙子降临的大哥哥。拉了自己一把救了自己的性命,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深宫活下来是多么的不容易,那时自己还是个十岁孩子。

段疏影唤他:“四皇子?”

他回过神:“刚刚有些走神,找国师也没别的就是想找个人聊聊天。国师不会介意吧。”

段疏影心中不禁同情起他,一个孩子没了母亲父亲又不问能长这么大也是可怜。“不会,四皇子若是无聊也可以找我聊聊天。”

“真的可以吗?国师。”何清竹如孩子般期待又开心问他。

段疏影见他期待的模样,心中一软大哥哥般道:“当然可以,不过最近还是悄悄的来找我好了,毕竟朝中的事情…”

何清竹生怕他反悔赶紧道:“嗯嗯,我知道的,我会悄悄去找你绝不让别人发现的。”

两人交谈甚欢,段疏影看了看日头道:“好了,时辰不早了阿麟还在府中等我,四皇子臣就先回了。”

“是国师的儿子吗?”

段疏影一副慈父笑道:“嗯,阿麟是个可爱的孩子下次你来给你看看。”

何清竹阳光笑道:“好!国师我会去找你的。”

段疏影淡淡一笑,走了。何清竹刚刚还在笑的脸立马变的阴沉。

“爹爹…爹爹…”

段落麟扑棱着小短腿跑得贼快,段疏影抱起他:“哎呦,咱们阿麟最近胖了不少爹爹都快抱不动了。”

段落麟声音软软糯糯含糊不清说:“嘻嘻…若渝说…说吃多…长得快。”

“是吗,让爹爹看看阿麟今天长多高了!”段疏影逗弄他,把段落麟弄得咯咯直笑。白嫩的小脸也粉扑扑起来。

父子俩玩了一会儿,段疏影给他喂好饭让若渝带他去休息。

命下人给自己准备好热水,今天在宫里跑了一天累的一身臭汗黏糊糊的难受的要死。正要解开衣衫,段疏影背后一凉觉得有人再盯着自己回头一看什么也没有。以为自己太累出现错觉,麻利解开衣服躺进沐浴桶中。热乎乎的热水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

屋顶上,何清竹轻轻掀开房瓦片看“美人”沐浴的场景。盯了许久恨不得从段疏影身上捥个洞出来。

由于段疏影太过放松导致自己在浴桶中睡了过去,整个人都淹在了水里。屋顶上的何清竹急忙下去把溺水的段疏影捞了出来。慌乱忐忑的心松了下来。

段疏影也被惊醒,被何清竹的突然出现吓到了。两人四目相对再然后段疏影才想起自己没有穿衣服,连忙蹲下身子泛红的半张脸埋在水里。

何清竹也意识到自己失礼,转过身尴尬咳了一下:“那个国师你说我可以来找你的,我一来就看到你整个人在水里我不放心…是我失礼了。”

“那四皇子出去等微臣,微臣穿戴整齐就出去。”

段疏影心里直泛白眼,他是说过可以来可谁让他大半夜来了。抬头看到头顶的瓦片被掀开了,样子是看来了许久如果自己没有睡着他是不是要看到自己洗完。

何清竹脑中还在想刚刚段疏影沐浴白皙的身体,手上现在还觉得有那种柔软的触感。

“不知四皇子半夜来是?”

何清竹无害道:“找国师聊天,国师不是说可以来的吗。”

段疏影很是无语白天他们不是聊过了吗!这大半夜来聊什么,聊月亮吗!

“是…是我不该来吗?”

他语气很是委屈,像做错了事的孩子!又渴望得到关爱。

段疏影被他的样子给骗了,傻乎乎道:“没有,只是今天实在是太晚了。四皇子是这么出来的?”

“悄悄来的,国师我不想回宫,宫里太冷了。”

段疏影为难道:“可是微臣这里的客房还没有打扫不适合人住。”

“我可以跟国师一起住一个房间。我不嫌弃的。”何清竹眨巴着眼睛看他。

“跟我?”

何清竹道:“是啊!国师跟我同为男子不会有什么的吧!”

“行吧。”

段疏影勉强答应,虽说大家都是男子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自己还从来没有跟陌生男子住一个房间睡一张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