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主超污巨细小说-被黑人抓到卡车上轮流干

2020年05月12日

身受千机镯之人,不能轻易改变过往,但千机镯却可以记住宿主希望记住的每一个魂丝。

秦羽幽醒来的那一刻,挣开眼便看见了云清和如隐在一旁担心的脸,她心中暗自感动了一番,拍了拍如隐的小手,笑着对他说:“没事,我这不是醒过来了吗?”

他破涕为笑,说:“姐姐,我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吓死如隐了。”

秦羽幽柔声笑道:“以后,姐姐去哪里都带着你好不好?”

他清脆的说道:“好!”

云清在一旁欲言又止。

秦羽幽看向远处云雾缠绕之中的红衣女子,静静道:“千年的执念,放下也不过就是刹那。既然你纠结一些往事,我便带你去看个究竟如何?”

九月面色一紧,怔怔的看向她,半饷问道:“你知道我所求的,是什么?”

秦羽幽笑了笑:“你说呢?”

九月凄惨笑道:“我在这里等了他千年,候了他千年,却再也没有见到他回来,别人告诉我,妖也是有灵魂的,妖的灵魂死在何处,便会在何处重新聚集而来,但是为什么我等了他千年,却都找不到他?”

不远处的无妄城,与千年前早已经不一样,千年后的无妄城规模大了数倍,峥嵘的墙角从青色雾气中隐隐透出来,秦羽幽看向不远处青黑色的洗尘江,静静的对她说道:“我会尽我所能,为你解开心中这个结,届时,你可愿随我离去?”

千机镯上留住了小道士的印记,而宿主只需要紧跟千机镯散出的指引之线静静跟随即可。

小道士本命是妖,因此他散出的本命线,是一条金色的光芒。

小道士的灵魂,消散之后并没有回到洗尘江,想必是去了其他的地方,那个地方一定是他生命中留下很深印象之处。

秦羽幽将手腕上的血滴入千机镯,口中默默念着幽老头告诉我的口诀,千机镯上散出金色光芒,一条细细的曲折的线静静地指向远处。

我回头看向云清和如隐,淡淡道:“走吧。”

红色幻影般的身影悄悄跟在几人的身后,不用回头,也知道九月必然紧随在其后。这是她千年来心中最深的执念,也是她留在人间,不愿意离去的原因。

静谧的月色之中,金色光芒牵引向远处的高山。秦羽幽心中突然一动,回头看向云清。

“大仙,这光芒的去向,想必是无妄山。”云清在身后呐呐的开口。

红色身影骤然一顿,无妄山……

千百年过去,无妄山已不是早年间那种荒芜的景象,郁郁葱葱长满了参天大树。

山路之上是一个行将破碎的道馆,看起来似乎有很多年头了。

道观的一旁,有一个小小的土堆,上面插着一个木牌。

“这是谁的墓啊?”如隐奇怪问道。

秦羽幽走上前去,用手轻轻拂过已经腐朽的墓碑。这个墓碑是用一段不知什么材料的木头打造而成,上面只简单刻几个字,算作是铭文。

千年前的字她也不太认得,但是好在九月还在身边,她转头看向九月,见她神色茫然。

“九月姑娘,你可认得这上面的字吗?”

她点点头,冷冽的神色不再,取而代之的,只是如同孩童一般迷茫的神情:“认得,这上面写的是——青城子之墓。”

青城子,这不就是小道士的师傅吗?难怪,小道士的灵魂最终没有回到洗尘江,而是来到了这无妄山上。

金色的魂丝线,静静地附在旁边的一株参天的大树上。

这是一株桃树,千百年来花开花落,已经不知过了多少朝。

九月从身后不知何时掏出一柄残破的桃木剑,一看便知道已经在她身边不知道放了多久,日日摩挲,上面已经变成了黑亮的颜色。

桃木剑拿到大树旁的一瞬间,突然光芒四射,瞬间就融入了参天大树的树干中。

“他一定很恨我,所以最终还是没有去到洗尘江,反而来到了这里。”

九月远远的朝我笑了一下,那目光中却带着几丝痛楚。

“我在洗生江边等了他千年,他到底还是没有去看我一眼。”

秦羽幽走上前去,右手轻轻拂过斑驳的树干:“你错了,如若他真的恨你,他就不会任由你插入那一剑;如若他真的恨你,他就不会来到这无妄城边。九月,且看一下你的右手边。”

九月在幽冷的月光之中,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向远处看去。

山下对岸,正是墨黑色的洗尘江,千百年来,奔流不息,既渡人,也渡灵魂。而在这棵参天大树的正前方,正对着的,正是九月每日每日等候的洗尘江口。

九月神色一变,神色中有一丝酸楚,似是安慰,又似是自怜自艾。

“他选择变回桃树生在这里,是因为在这里,他每天都可以看到你们,守护你们。如今千年已过,他重回本体,也算是求仁得仁。”

秦羽幽转头看向九月:“回去吧,踏入轮回,重回人世,若是有缘的话,也许有一天,你会再遇到他。”

九月不语,轻飘飘的身影却越发惨淡。她看了看一旁面色惨白的云清,忽然笑了一下,这笑容中有千百年来怨气发散之后的舒畅,有一丝通透。甚至就连她苍白的面容当中,竟然也似乎出现了一点红晕。

她朝着秦羽幽挥了挥手,默默点了点头。

秦羽幽心中一痛,这世上的事,终归讲究的是一个缘字,虽无可奈何,却也只能能够如此。

她伸出手,默念收字诀。红色光晕一闪,一丝白色的魂气若有若无的进入到了千机镯中。千机镯中光影一闪,颜色似乎加深了一点。

“姐姐……”云清倒在地上,嚎啕大哭。

“别哭了啊,你不是一直盼着你姐姐能入轮回吗?”

如隐赶紧过去安慰道。

“我知道,”云清抽抽搭搭的说道,“我心里很高兴,但是看到姐姐走,始终忍不住还是想哭。”

秦羽幽俯下身,看向云清,柔声问道:“你姐姐走了,那你以后打算如何?”

云清又开始抽泣起来:“我也不知道……”

如隐赶紧安慰他道:“那不如你就跟着我们吧。”说完,偷偷扫了秦羽幽一眼。

见她默默点了点头,如隐乐得蹦了起来,拉着云清道:“太好了,以后你就可以陪着我玩了!”

秦羽幽白了如隐一眼:“臭小子,就知道想着玩!赶紧回去,向幽老头交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