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按摩师&婚礼检验新娘

2020年05月16日

“应该马上便会醒来了。”微微一笑,带弃宽慰道:“之后,应该不会再有什么遗留问题了。只是,宝宝许久未曾进食,待会,先喂他吃些流食细粥好了。”

果然,仅仅过去了片刻功夫,床上那位已昏睡了月余的幼童,便“咿呀”一声醒了过来。

转过头来,睁圆了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怔怔的望着满屋子的人,呆呆的出了一会神。幼童一骨碌爬了起来,旋又径直跳下床,扑进俏丽少妇怀中,嘟嘟囔囔的大叫道:“妈妈,宝宝饿了。”

见幼童果然已恢复如初,众人不禁一阵大喜,纷纷朝着带弃纳头便拜,千恩万谢的一再要求带弃留下来吃顿便饭。

言及此行接了许多任务,不便久留,带弃婉言谢绝了对方一家人的热情挽留。又毫不推辞的收取了此次任务的丰厚酬劳,便开始朝着下一处目标之处疾疾前行。

接下来的那处人家,乃是一户修炼之人。

那位眼力高明的家主,一眼便看出带弃的修为境界深不可测。

于是,便将事情的始末原原本本的复述了一遍。

半月之前,不知何故,一直跟随其修炼的独子,忽然之间精神变得恍惚了起来。有时候,甚至会独自一人躲在房间内,对着面前的一堵空墙傻笑。最近的十余日,更是每况愈下。

待那位家主细细诉说完毕,带弃便让其带路,直接来到了其独子所居住的房舍内。

一如前次那般,才刚刚踏入房中,带弃便敏锐的感应到了一丝微微的阴冷。

目光扫过整个房间,其中的一切布置显得极为正常。只是,一位形容枯槁的年轻男子正呆呆的坐在坐在房中,双目失神的望着某处墙壁,口中似乎还在喃喃低语。

顺着对方的目光,带弃举目望向了那堵墙壁。隐隐约约之间,看见一道阿娜多姿的曼妙倩影,正在墙壁之中翩翩起舞。

“女怨,为情所困而死于非命,怨气始终不得宣泄,不肯转世轮回,遂化作为美丽的女鬼,专门引诱年轻男子,以吸取其元阳。”顷刻之间,一段讯息突兀的出现在带弃的脑海之中。

悄悄走近年轻男子,又将手轻轻搭在其肩上,带弃分出一缕神念探查其体内详情。几息之后,发觉其元阳并未流失一空,终于放下心来。

转身朝着那位家主微微一笑,让其放心,带弃旋又再度施法,对着空空荡荡的墙壁猛然张开了手掌。

须臾之间,便见一条淡淡的黑影从墙壁之中浮现了出来。旋即,一张苍白的俏面幽怨的瞥了一旁神情木然的年轻男子一眼,便被带弃收入了玉**之中。

望了望双目似乎已渐渐的回复了一丝清明的年轻男子,带弃朝着一旁的那位家主说道:“好了,此刻鬼物已被收服,之后,让令郎好好的睡上数日,便可逐渐恢复了。”

定定的望着带弃,那位家主激动的道:“如此简单?之后,没有什么其他问题?”

淡淡一笑,带弃宽慰道:“令郎的精神已不再恍惚,就是元阳流失了一些,之后,服食一些固本培元之物,再修习那种满大街都是的观鱼之法即可。”

闻言,那位家主如释重负,当即对着带弃躬身行礼,“谢谢先生出手相救!”

随后,那位家主又恭恭敬敬的欲做挽留,带弃照旧坚辞不受,旋又赶往了下一处任务地点。

不知不觉,带弃已在镇辟之城外连续转悠了数日。

数日以来,带弃接连收取了无数鬼物,将那片区域清扫一空。只是,看来看去,都只是一些普普通通的寻常鬼物。

即便是如此,凭此成就,带弃在联盟公会之中也是声名大噪。更有好事者,为带弃取了个诨号,将其尊称为“鬼屠。”

在镇辟之城内的各处茶楼之中流连了数日,带弃慢慢的探听到了关于度朔之岛的一些讯息。

那是一座传说之中的鬼岛,原本,也有些出海捕鱼的渔民偶尔会登岛休息,以避开海上的风暴。不知从何时开始,伴随着许多诡异之事在岛上频繁的发生,渐渐的,便再也无人敢于前往。

传闻之中,那座岛上存在着一株直通碧落的巨大桃树。五十万年开一次花,又百万年结一次果,再两百万年成熟。每次,结出神桃三枚。

凡俗之人一旦服食其果,便可以一举成就神灵之境。并且,可以连历三次神秘的虚无之风吹拂而不神魂逸散。

而修炼者服食此神桃之后,神灵之境的强者可以连升三级,真灵之境强者则可以晋升一级。并且,也可以确保安然无恙的接连经历三次神秘的虚无之风吹拂。

了解到一些讯息之后,带弃便准备直闯度朔之岛。

那一日,带弃刚刚行出了茶楼,突然听到天空之中暴起了一声巨响。待抬头一望,便见一朵巨大的传讯烟花绽放了开来。

顷刻之间,街面上的行人纷纷各按其统属,井然有序的朝着预先布置的聚集地点狂奔而去。原本聚集在茶楼之中高谈阔论的一众茶客,也急急忙忙的赶了出来。

“这才过去了多久,怎么,又有鬼物大军前来攻城吗?”

“哎,眼看这鬼物大军越聚越多,一次次的进攻也是越来越凶猛,也不知道镇辟之城还能够坚持多久。”

见此情形,带弃不由得暗自纳闷,这鬼物素来惧怕阳光,这光天化日之下,怎么就敢在白日里攻城?

刚欲拉住旁边一位茶客问询,随着一阵阵步履声响起,便见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军士整整齐齐的从长街上开赴了过来。只见,其队伍中央的一面杏黄大旗上书着“护城军”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半晌之后,一支支服饰各异的队伍,高举着各色旗帜,纷纷从街中行过。观其旗帜上的大字,却是分属雷光教、律正教、神图教的弟子门人。

最后,一群杂七杂八的乌合之众在面前急急行过。随着几副熟悉的面孔出现在视野之中,带弃方才知道,那是联盟公会的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