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下面小嘴吃荔枝 h文-小杰,小阿姨全文

2020年05月07日

大漠蛮荒,飞沙走石遮天蔽日。

这样的荒凉之景下,一队人马正往前赶着路,领头的是两个穿着华服的年轻男人。

队伍中间的笼子里关押着一个满身血污的少女,少女的容颜血污混合着黄沙,看上去让人觉得有几分恶心。

“殿下,我们一直让这女人坐在笼子里,是不是太便宜她了,她可是害我姐姐小产的罪魁祸首!”最前面的十五六岁的蓝衣少年对身边人道。

身旁的白衣男人略微蹙了蹙眉,问道:“那你想怎么做?”

“当然是把这女人拉出来,让她自己往前走。”

“随你。”

很快,原本缩在笼子里奄奄一息的少女就被人拉到了队伍最前面,还没搞清楚眼前的状况身上就被蓝衣少年抽了一鞭子,“喂,萧然,你现在自己往前走,走不动就爬,美得你让你一直坐在笼子里!”

地上原本昏昏沉沉的少女被这一鞭抽的神智略有些回笼,有气无力的睁开眼睛看着面前两个坐在高头大马上的年轻男人,抖着唇道:“殿下,小瑾,我发誓,我真的没有害过湛儿,我不知道湛儿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啊——”

话还没说完,她身上就被蓝衣少年再次抽了一鞭子。

“居然到了这个时候还狡辩,看我今天不打烂你的嘴!”蓝衣少年瞬间被惹毛,挥舞着手中的蟒蛇鞭就一下一下的往地上人的脸上抽,地上的少女又是发出一阵阵尖叫,听得人头皮发麻。

不知过了多久,蓝衣少年这才解气停下挥舞鞭子,而地上的少女早已昏死过去,脸上也是触目惊心的一道道鞭痕,这辈子容颜算是毁了。

等少女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时分,一行人也早已到达蛮荒的交界地带,而此刻,那两个衣冠楚楚的华服男人就站在她的眼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殿下,小瑾……”少女第一反应就是喃喃叫出两人的名字,可两个男人的脸上都没有丝毫的触动,只有对她的冷漠和憎恶。

下一瞬,她就看见蓝衣少年双手结印,一道蓝色的球形光芒直击自己的腹部,一声惨叫过后,她便再次失去了意识,而她的腹部,也留下了一个拳头般大小的血窟窿,涓涓的往外冒着热血……

“打开结界,把她扔进去。”白衣男人吩咐道。

……

烈日灼灼,地上的少女终于在第三天的中午睁开了眼睛,只是,她却瞬间被周围的荒凉景象给吓到了,一下子就从地上弹坐了起来,结果牵扯到了腹部的伤口,瞬时就爆发出一声尖叫。

“艾玛,痛死老娘了,什么鬼!”

萧然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后才有功夫看向自己的腹部,那里此刻正有一个拳头般大小的血窟窿,身体里面的嫩肉都翻了出来,看起来简直触目惊心,只是好像已经不会再流血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还没来得及细想,大脑就猛然被灌输进了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原主生活的这个地方是幽冥大陆,世界大陆一至九等实力由强到弱,简而言之,这个世界是修仙的,修仙的!以实力为尊的玄幻世界!

原主跟她21世纪同名,也叫萧然,只是这性格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原主本是将军府的五小姐,因当年五皇子上官旭的地位不高所以才与她一个不受宠庶女定下婚约,可随着上官旭母家的日渐强大,上官旭的地位更是直线上升到太子殿下,这个时候就嫌弃原主的身份配不上她了,就跟原主的妹妹嫡出六小姐萧湛儿搞在一起了。

这件事被原主发现,原主本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没想到萧湛儿得寸进尺,竟直接亲手打掉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来诬陷她,在钟玉国,谋害皇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也因此,原主就被流放到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来了。

“放心,既然我占了你的身体,那么定当会为你报仇,让害你的人付出代价!”萧然说道,她可以感觉到此刻自己脑海中还盘旋着一道灵魂。

“嗯,既然这样,那我也没什么放不下的,一切的一切,拜托了。”

“当然。”

“对了,我手上的那枚戒指是我母亲留给我的遗物,也请你保管好它。”

闻言,萧然看向自己右手无名指上铁锈斑斑的破戒指,点了点头,“好。”

交代完事情之后,原主的灵魂便从萧然脑海中离去,萧然也仔细打量起了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她有预感,这一定不是一枚普通的戒指,从她一开始醒来在这具身体之上时,就感觉到这枚戒指的内部好像有一股说不明的力量往她腹部汇聚,原主这具身体之所以没因为出血过多而干涸估计就跟这枚戒指有关。

而且……萧然甚至发现了另一件振奋人心的事情,她的神识好像可以感觉到戒指的内部。

微微合上双眼,萧然集中精力去感知戒指的内部,经过几次反复试验之后,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一片白茫茫的白雾世界当中了,这里便是戒指的内部,她还真是好奇原主的母亲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这种程度的空间法宝在这九等大陆上是不可能存在的。

在这空间里兜兜转转了将近两小时,看到的除了白雾就是白雾,而且好像永远也到不了尽头,也根本辨别不了方向,萧然也不敢在继续往深处走,便直接神识出了空间。

只是出去后看到的戒指却是让她大吃一惊,只见手上原本铁锈斑驳的破戒指早已焕然一新,银白色的光芒在太阳下简直耀人眼睛,戒指上面的古朴图案也变得极为清晰,看起来像是一个家族的图腾。既然不是萧家,那该是原主母家的图案。

上辈子虽然是隐世家族的继承人,精通绝世医术,可现下没有药材她也不能凭空治好腹部的伤口,而且即便治好了,原主的丹田也修复不回来了,终生无法凝聚修为,会像普通人一样生老病死寿命短暂。

“呵呵,有意思!”萧然冷笑,那毁掉原身修为的是原身同父异母的亲弟弟,萧瑾,而萧湛儿,则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姐姐,也怪不得他这么恨她了,只是,不论什么理由,伤害了她就是伤害了她,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日渐西斜,就在萧然以为自己出不了这蛮荒,即将再次死去的时候,她却看到了沙漠另一端有两个黑点朝着她走了过来,看上去像是两个男人。

“救……救命……”萧然手脚并用的朝两人的方向爬过去。

等爬的近些,萧然才看清两人的长相,当下禁不住感叹道:“好两个极品!”

只见前面二十来岁的青年男人一身齐整的黑色衣袍,身形颀长,胸膛宽阔充满安全感,远远看过去更像是满屏的大长腿。男人墨发高束,五官更是俊美异常,浓密的剑眉之下是一双冷酷淡漠到极致的幽深双眸,高挺的鼻梁骨透着桀骜不驯的冷酷气息,一身上位者的气息更是让人不敢小觑。

身后深蓝色衣袍的男人五官也是惊为天人,只是相对比前面的男人身上则是少了一丝凛冽之气,想必是个比较好相处的人。

“救……救命……”

“这是什么东西?”深蓝色衣袍的男人率先开口,居高临下好奇的打量着萧然。

靠!萧然内心吐槽,老娘是人好不好,不就是被血染得红了一点嘛!不就是毁容了嘛!

“好像是个小姑娘。”深蓝色衣袍的男人自问自答,说完便蹲下身在萧然面前查看起来,黑袍男人则是一脸不关己事的站在旁边看戏。

“好汉救命……救我……”萧然嘶哑着嗓音道。

深蓝色男人的白皙大掌抚上萧然的脑袋,随即萧然便感觉脑袋热热的样子,一股奇异的感觉瞬间袭遍全身,像是被人从头窥探到脚,一点隐私都没有的样子。

额……这是什么绝学武功,这么神奇居然可以窥探到人身体内部?

“啧啧!这么惨啊,居然被人废了丹田,没得救了!”深蓝色衣袍的男人感叹道,说着就要起身离开。

“哎,英……英雄……别走……”萧然急忙伸手拽住男人的脚腕。

“小丫头,不是我不肯救你,丹田被毁我也没辙,你自求多福吧!”

“不是……你们身上有没有伤药什么的,借我点呗!”

“哦,这个倒是有,给你。”深蓝色衣袍的男人一抖手,就从他袖子里掉出来了好多个药瓶子。

“多谢好汉,只是好汉,你能不能好人做到底,再帮我一个忙,带我出这蛮荒如何?”萧然也不傻,以这两人身上的气势以及能在这蛮荒中逍遥溜达的情况来看,他们定然是有随意进出的法子。

只是话音刚落,萧然便敏锐的听到了一声冷哼,除了那边站着的黑袍男人没有别人了,但萧然装作没听到的样子,继续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深蓝色衣袍的男人,企图能激起男人英雄救美的怜惜之心。

可就在此刻,几人头顶的天空却瞬间被一片鲜红覆盖,整个世界像是浸染在一片红色染缸当中,看起来极为壮观却又有几分可怖。

“炎鸟要出世了,快找。”随着黑袍男人的话音落下,原本还站在萧然身前的两人瞬间消失不见,同时飞奔着朝远处天色更红的一处地方过去。

“鸟?”萧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干脆不管两人,急忙从地上捡起药瓶子就给自己敷药,她精通绝世医学,所以很清楚这些药的用法。

从身上撕下一缕相对比较干净的布条包扎好腹部,再给脸上胡乱涂抹几下之后,萧然便准备跟着两人的方向过去,根据记忆,进了蛮荒的人除非修为逆天打破结界出来,否则这辈子都得呆在这个鬼地方耗到死。

可刚迈开脚步,她就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摔倒在地上,口鼻中瞬间涌入呛人的黄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