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农民工一起弄我-继兄1v1校园

2020年05月18日

阿海接着道:“既然我救了你,就这应该知道感恩,因为......你......”说着欲言又止有继续道:“如果想杀我的话随便你,去官衙申告或是告诉大人,随便你!”说着又转身。

“我想和你做个交易!”苏慕凝这么说阿海惊讶转身。

她接着道:“这就是我在皇上面前什么都没说,救了你的理由!”

阿海这么听着和苏慕凝面面相觑,苏慕凝说着走回来到下人府内。

他就这样低着头回到了下人房内,看着阿旭的母亲说着晴儿道:“活还没干完,这里有水渍冲干净之后用力擦”,说着对着身边的阿金道:“阿金,你做得很好!”说着看到了苏慕凝,吓了跳道:“哎呦,这是谁呀!”

这时阿旭碰巧也走了过来看到苏慕凝也愣了住。

晴儿看到苏慕凝又是惊讶又是喜悦道:“小姐......小姐......”说着冲了过来一把抱住晴儿,晴儿惊喜若狂道:“小姐,您还好吗?这次是真的回来了对吧!”苏慕凝听完用力的点了点头。

阿旭看她回来也走了过来说道:“这算什么,你自愿离开,回来也是随你的愿吗?”

苏慕凝听完笑了笑。

这时阿旭的母亲也过来弱弱道:“他们在此接受你了吗?”

“是”苏慕凝点头笑道。

“昨日他们还悬赏要我们抓你,闹得不得了,看,看着这个!”一旁的阿金拿起身旁的所谓苏慕凝的画像张开给苏慕凝看。

只见画像的人极丑无比,阿金说着跟着哈哈大笑,晴儿忙收起画像拍了拍阿金。

“怪不得没有找到,我哪是长成这样子!”

“即使你回来了,我也不会去做妾,我不去,如果让我替你去的话,我也干脆逃跑好了!”阿旭嘟着嘴说道。

“不会的,我已经和大人约定好了,不要担心!”苏慕凝安慰道。

晴儿忙把苏慕凝拉进屋道:“进去吧”所有人也跟着去。

看着一切的阿海欣慰的回了屋。

苏慕凝一回屋就看到坐在院子内的挺着大肚子玉儿,疑惑着看着,阿金知道苏慕凝疑惑所以解释道:“这位是玉儿姐,你应该听说过她对吧!”

苏慕凝想起阿旭和自己关在洞窖内,和她说过,于是断断续续道:“哦......阿海?”

“阿海大哥没有杀她,反倒是那段时间一直在保护她!”说着笑了两声。

玉儿听到阿海一脸担心道:“阿海怎么样了,他还好吗?”说着叹了口气又说道:“平白无故的因为我受了刑罚!”

“发生什么事了吗?”苏慕凝问。

“他救了我的事被捅破了,被狠狠地打了一顿!”

苏慕凝听到心里咯噔一下于是问道:“那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

玉儿笑了一下害羞的说道:“外表看来一直是冷冰冰又有些木讷,内心其实很善良的,对我来说,如果不是阿海,我只能束手无措地死掉了!”

苏慕凝怎么听着心中更是疑惑着。

而此时阿海站在嬷嬷门前弯腰道:“在面圣之前,他想找苏将军无罪的证据,我们约定好了,在皇上召见苏慕凝的那天执行计划吧,一旦所有的事情都准备好了,我们就动手,只要皇上离开皇宫就可以了!”

“这计划很危险”嬷嬷说道,“即便这样,你也想救苏慕凝吗?”她叹了口气继续道:“比起苏慕凝,我更想救你!”

“任务是首要的!”阿海坚定说道。

而另一边知道真相的蒲翰墨背靠在门口,想着以后的对策,而里面跪在蒲团祭拜的蒲立辉。

第二天府内下人们府内的院内干起活来,何夏彤行色冲冲,朝候明司的房间走去。

而候明司不干别的在房内看着春图,还一边看一边在纸上画着,画完,他把笔甩在桌上笑道:“哇,我真是画家,如果我生在中阶层就可以去私塾当画匠了,怎么就生在了贵族家府呢,学这些我没有天分的功课!”说着拿起书丢在地上。

有捧起自己的画自我称赞道:“哇,画的真好,我都快鸡皮疙瘩了,我满足!”就在这时突然门外传来“相公,相公您在里面吗?”是何夏彤传来的声音。

候明司听到立马收起书和话躲在床后。

只见何夏彤强悄悄的走进来,关上门,环顾四周没见到候明司后嘟囔道:“出去了吗!”说着跑道候明司的柜子前,翻箱倒柜。

“这说不定只是一个绝望的婢女,垂死挣扎罢了,臣,一定会找出真相!”候元明咬着牙弯腰说道。

“一定要彻查,如果确认是因为贤弟的视察导致家里养着一个逆贼,那么不要怪我没留恋手足之情,不给你机会了!”

“是,皇上!”候元明轻声说道。

梦之着急的对苏慕凝道:“我不知道你们俩是什么关系,但他是救了你命的人,你怎么能......”

阿海插嘴道:“不用你管!”

这时候元明目送皇帝离开后,怒气冲冲走到了过来,苏慕凝看她来道:“大人......”只见候元明站在她面前一巴掌扇在苏慕凝脸上,苏慕凝摔倒在地上。

她勃然大怒道:“你是想把我府也给毁了吗,竟然说我府内又逆贼,你是出于是目的出来乱说的,好吧,那是谁,我问你谁是你说的逆贼!”

阿海听到候元明怎么说皱起眉头望向倒在地上的苏慕凝。

苏慕凝站起身,说道:“目前为止,我还在确认我的猜测!”说着看了一眼阿海,继续道:“就像我和皇上说,不只有一个家伙,还有其他藏起来的叛党,我要把他们找出来带到您的面前!”

候元明低沉怒斥道:“现在这件事情已经不只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了,下次面见皇上时,如果你还不能证明你说的话,那时,我会先亲自杀了你!”

说着扭头转向梦之道:“这个孩子为什么不在别的地方而是出现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