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狗做被婆婆看到拉婆婆下水—扣着她的腰凶猛的冲撞

2020年05月18日

酒足饭饱之后,这三个回头率极高的人走到了一家很不起眼的小书店。书店的门脸破破旧旧,似乎一推就倒。踏进店门,里面也是灰蒙蒙的,到处是尘土,墙角还挂着蜘蛛网。书架上只是零零星星地摆放着几本书,也都落满了灰。真得很怀疑,这里到底会不会有人来买书。

绕过书架,走到收银台,看到似乎是书店老板的人在那里打瞌睡。

侠客扫了扫台面上的灰,让默默坐上去。然后,对书店老板说:“请问有没有《Harry Potter》?”

书店老板抬抬眼,眼里闪着精光,说:“第几本?”

侠客答:“第八本。”

老板从身后的一摞旧书中抽出三本,递给侠客,说:“祝你们好运。”

这时候,他们脚下的地板忽然间裂开,三个人就这样掉了下去。

在他们的身影消失后,地板又合上了。书店内就好像从未进过人一样。

坠落的距离是不短,但低下是一块弹性很好的垫子,极大的缓冲了坠落的冲力。

等一行三人下了垫子,豆面人出场,递给他们三块牌子:75,76,77。

把牌子一分,西索75,侠客76,默默77。

接下来就是无聊的等待。

默默倒是不无聊,她正拿着之前书店老板给她的书,这时候看得津津有味。手机玩儿烦了的侠客也开始翻自己的那本书,但是内容很无聊,谈的是如何照料孕妇,以及孕后保养之类的,无奈,就将书丢到了一旁。再看看默默,却发现自己不竟然看不懂她的书上面写得是什么,那是一种陌生的文字,一个一个像是方块一样,密密麻麻,完全不明白。

“默默啊,你看得懂这本书?”

默默抬头,很天真地笑着,说:“看得懂,爸爸。”这声爸爸让所有考生都不禁回头来看这个年轻的爸爸,西索也在旁边笑着。

侠客环顾四周,很快的解释:“她不是我女儿。”

可是,默默一听到这句话,两眼泪汪汪,呜咽道:“爸爸不要我了……呜呜……”

这时,别人的眼光都是鄙夷。侠客真的是有口都说不清。只好转身去跟西索打牌了。

有一个矮胖矮胖的男人靠过来,说自己参加过34次考试了,愿意给他们这几个新人一些指导。但是,看到西索诡异的笑容,就退开了。

终于,听到了“叮铃铃铃铃”的铃声响起。一个人站在高处说:“报名时间到此结束,猎人考试现在正式开始。”

“总算开始了,我可是输惨了。”侠客抱怨着,同时抱起默默。

“怎么,她不能走路吗?♥~~~~~~”西索的声音响起。

“嗯,不能。”侠客回答。

“噢♠~~~~~~”西索舔着扑克牌,看着默默,眼里闪着光。

默默感到后背发凉,连忙往侠客怀里钻,借以取点温暖。

“我是你们第一场的考官,我叫凯撒。请大家跟我来第一场考试的考场。”

考生们鱼贯的进入一间类似教室的房间,教室很大,可以容纳下这么多的考生。等考生们按照自己的序号坐好后,考官宣布:“第一场考试是笔试,请同学们翻开试卷答题,时间是三个小时,不可以上网,打电话,违者取消资格。而且,每个人的卷子是不一样的,不要企图抄袭别人的。三个小时之后收卷。就这样,考试开始。”

考生们翻开卷子,不少人发出惊呼:“天啊,这是什么?”

侠客也将卷子反过来,看到上面密密麻麻都是题,再仔细阅读,发现他什么都不会。回头看看西索,他已经不再理会自己的卷子了。侠客看到西索的卷子上根本不是用通用语出的题,是一种古老的曾经在某件文物上才见过的文字,看都看不懂,更别提答题了。

再看看默默,她竟然在动笔答题,这可大大出乎了侠客的意料。

默默刚好答完一道题,看到侠客再看自己,笑了笑,摇了摇自己手中的书。这本书正是之前默默正在看的那本。

西索也看到了默默的举动,掏出自己的书来,照着书,开始翻答案。可是他发现,看不懂这本书,也就无从找答案。

可是最郁闷的是侠客,他将那本书丢在外面了,明明是看得懂的内容,现在竟不在身边。和他一样的还有很多人,几乎所有考生都在领到书之后就随手丢掉了。

正在侠客痛苦的时候,他感到身后的默默戳了戳他,回头,看到默默笑嘻嘻的说:“爸爸,你怎么不答题?”

“我没有书……”

侠客猛然想到,考官并没有限制考生一定要带在考场内,懊恼自己怎么连这么简单的出去拿书办法都没有想到。看到侠客起身去拿书,其他考生才明白过来,纷纷出门去寻找不知道被自己丢在那里的书。

不过,那片空地是很大的,书也丢得到处都是,很难找到自己的书。你看,已经有人开始打上了。这一打不要紧,不少书就在战斗中毁灭了。书被毁了的考生愤怒地加入战团,战火愈演愈烈。

侠客小心地避开战火,找到自己之前丢书的地方,却发现书不见了。他四处寻找,都没有找到,极其恼火。这时,又有不知好歹的考生来挑衅,让侠客好好发泄了一通。等他发泄完毕,还是有些垂头丧气的回到考场时,惊奇地发现自己的卷子竟然写完了!

西索笑着,摆弄着他的扑克,说:“你干什么去了?你的女儿等了你好久……♣~~~~~~”

“我的卷子?”

“是你的女儿帮你答的呦,我的卷子也写完了◆~~~~~~”

侠客很不可思议地看着默默,却看到默默拿出了一本书,仔细看,正是自己的那本。

“我看到爸爸掉了,就捡了起来……”

侠客震惊得说不出话了。

缓过神来的侠客无意中瞟见西索的试卷上并不是之前看过的文字,很奇怪。西索舔了舔扑克牌,又将牌射到墙上,然后说:“考官没有说我们一定要回答自己的卷子呦♥~~~~~~”

侠客真的无语了。

三个小时后。

侠客、默默还有西索交了卷,通过了第一场考试。

等试卷收齐后,考官宣布:“通过本次考试的考生总共59人。”

默默交完卷后,对侠客说:“爸爸,考官为什么不批改试卷呢?”侠客突然想到,考官并没有说考试一定要考多少分才能通过,也就是说,只要交了卷就是可以的。众多未答上题而弃权的考生现在是欲哭无泪啊。

等考生们走向下一个考点时,第一场考试的考官无意中发现,在众多通用语回答的试卷中,竟然有一张写满了的卷子是用一种一直在探索的还没有人能破解的文字回答的,甚是惊讶。他拨通了电话:“是金吗?我发现了认识之前你给我看过的那种文字的人了,你要不要过来看看?”

“我现在正在找人,没空,再说吧。”金说完就要挂上电话。

“好吧,等你有空再说吧,也不知道那个女孩子能不能考上猎人,不过,恐怕有些困难,那个女孩子不能走路啊。千万别在考试中死了就好。你记一下她的名字吧,将来需要的时候你好找她,她叫默默……”

“你说她叫什么?”金的声音有些颤抖。

“默默啊,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