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叫的越大声男朋友越兴奋

2020年02月22日

见此情景,林徽如简直想给她爹一个赞,她捡起球理了理羽毛,“这个东西我给它取名叫羽毛球。”说着,她还分别指了指羽毛和球。

“这个东西的玩法,就是两个人拿着拍子去打这个球,谁没接住谁就输了。”林徽如说完,示范了一下打球的动作,就把球和拍子都给了林青。

对于这种新奇的东西,林青还是颇为好奇的,他接过球来试了试,轻飘飘的让他不得不放轻了力道,可这一拍子出去,球掉在了两个人中间。

“爹,你得用点劲儿才行。”林徽如忽然想起了刚才林青踢树的那一幕,赶忙改口,“稍微用一点。”

林青点点头把球捡了回来,经过几次手忙脚乱的对打之后,林青和齐荷花渐渐的能玩起来了,两个中年人互相嗔着,面上满是喜色。

见他们二人开心,林徽如的心也宽了下来,揣着胳膊就出了门。

她穿街走巷在这个镇子中心的商圈走着,不抱希望的她还是想看看没有合适价位的铺子,可惜几乎都有生意正好的商铺,即便是有空着的,少说也要一个月十两银子的租金,现在十两银子对于她来说可是一笔巨款。

渐渐的她觉得希望渺茫起来,准备调头回家时,却因多走了一步而注意到了一家小店面。

店里没挂牌匾,门上倒是贴了转让二字,单看店内装潢,应该也曾经做过酒楼。

“你们这里若是转让,租金多少?”鬼使神差的,林徽如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走了进去,这里看着像是许久没有开业了,桌椅却还是被擦的一尘不染。

掌柜的本来正在打着瞌睡,听清林徽如的话后提起了精神,却因她打扮朴素和年纪小而没有把她的话当成一回事,“我们这儿只卖,不租。”

“只卖?”林徽如不禁皱眉不解,照说这地方不算太偏僻,就是因为门店错后了一块而不易引人注意,住在这里的人多半都会靠门面吃饭,这家却要卖?

许是因为无聊,掌柜的笑笑解释道,“我家都不是做生意的料,这铺子留着也没什么用,所以打算卖了回老家种地。”

闻言林徽如不禁默默叹了一句,这人好生没志气。

“那这家店盘下来,需要多少银子?”林徽如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租都租不起就敢来买铺子了。

掌柜的也无奈答了,“这地方风水不好,一百两就卖。”

一百两比较起其他铺子的租金,不过一年都不到,但是也是一个天价数字,林徽如拿不出,却忽然心生一计。

“老板,既然你不急着用钱,不如我们合作怎么样?”林徽如凑过去也撑在了柜台上,心中隐隐有些期待。

她的打算是拉这个眉慈目善的中年掌柜的一起做个生意,这样既解决了她的问题,也解决了老板的问题,可谓双赢。

但是老板没有想这么多,正因为自己不是做生意的料而心灰意冷着,故摆了摆手撵着林徽如,“小丫头,天色不早了,你还是早点回家去吧。”

“我是认真的,不知道掌柜的有没有听说镇子上这几天兴起的一个叫串串的吃食?”林徽如不想放弃,再次开口道。

出人意料的是,掌柜的一听串串便眼前一亮,“那是自然,我还去买过呢,那个味道真的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等等,你就是那个卖串串的丫头?”

林徽如骄傲的点了点头,唇角展露一丝笑意,“若是我想和你合作,把串串开到你的铺子里来和你分成,可否打个商量?”

虽然这个条件听上去有着不小的诱惑力,可是掌柜的却突然犹豫起来,这个犹豫的理由,和曾经林徽如的担心一模一样。

“你这摊子,一日能赚几个银子?”掌柜的面露难色,他不想回家种地,却也怕生意继续寥寥无几,坐吃山空。

“我一个摊子能卖的东西有限,一日怎么也有个二两银子,若是能像你这般有个门面,再加一点手段,一定能把生意做的红火。”林徽如放出大话,实际上却还对这宣传的手法有些捉摸不定。

掌柜的还是有些犹豫,他便也张口直说了,“又非人人都能整日吃得起那个串串,只怕到最后还不够雇人的。”

闻言林徽如咬了咬牙,开启了忽悠模式,“照咱们这个镇子来看,且不说这个位置的铺面有没有人要,那只卖不租的一百两银子也鲜少有人掏得出,你有没有急事回去,况且你只出店面,其他的我来便能坐分一杯羹,为何不试试?”

这种只出个铺子就能坐着数钱的好日子谁不想过,掌柜的思来想去也觉不出什么疑点,左右他再耗上一个月,没有起色再赶人便是。

“好,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始做?”掌柜的答应下来,准备和林徽如谈进一步的合作。

林徽如也有自己的算盘,有个有开店经验的人打下手,她说不定也能从中学到一些什么,“不容拖延,我们今日便可以着手准备。”

“那你准备怎么做?可要准备把这里重新改装一边?”掌柜问。

“不需要,只需要再添置几样东西即可。”林徽如也不傻,她并没有十成十的把握将火锅串串在此处打出一片天地,况且很快天气就热起来了,她没必要多花银子和力气。

掌柜的颇为好奇,甚至不太相信这一个小姑娘就能帮他完成躺在床上数钱的愿望。

“麻烦你帮我找个人定制一块牌匾,把店铺的名字改成…就叫火锅串串算了,然后多少银钱我来付,其他的东西也我自己来购置就好。”林徽如想着,还是放下了一两银子在桌上,而后出了门直奔集市。

她要买的东西也不多,锅碗瓢盆什么的原来的酒楼都有,她只需要再买几个火锅和勺子,以及…一些烘托气氛的东西。

一路上她都在找着和重庆火锅有相似的东西,以及思考着对店面的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