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摩托的颠簸我进入了她-老公把我塞得满满

2020年04月07日

洛诗晴看着冷月,这会儿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

虽然之前南宫渊跟已经跟自己说过了那样的话了,而自己也一直都引以为戒的,不过心里也一直都觉得南宫渊不过是在吓唬自己罢了,但是却没有想到,今日竟然从冷月的口中确认了下来。

一想到自己很有可能会被南宫渊这个混蛋给活生生的打断了双腿,然后给关在在深不可测的王府之中,当成一个花瓶,单单是这些,洛诗晴就已经一脸的惊恐了,至于别的,原谅她根本就没有那个胆子去想那些。

“小姐,你可千万不要做什么傻事儿啊,万一要是真的惹恼了王爷了,那王爷要是真的发火儿了,就你这小身板儿,恐怕……”

洛诗晴这会儿都快要被吓死了,心里又气又怕。

气的是南宫渊,怕的也是南宫渊,洛诗晴现在都已经搞不明白,自己对南宫渊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了。

“咳咳,月儿,我这会儿才刚刚吃饱了,你能不能不要在这个时候跟我说什么南宫渊啊?你这是要用南宫渊,活生生的将我给吓死了吗?那个人那么恐怖,光是想想,就觉得瘆得慌,你就不要再跟我说这个了。”

冷月:“……”

什么?王爷恐怖吗?没有的吧?就咱们家王爷,他可是让临江城里万千闺中女子都想要嫁的男人的好吧,这样的一个人,又怎么跟恐怖沾得上一点儿关系呢?

就像冷月不明白洛诗晴为什么会那么害怕南宫渊,洛诗晴同样不明白,南宫渊到底为什么要一个劲的逼着自己,为什么要一直都威胁自己。

“行了,你别这样看着我了,我刚才也不过是再跟你开个玩笑罢了,根本就没有别的什么意思,你也不用那么担心了,我不会做什么蠢事儿的。”

见洛诗晴这么说,冷月才算是安心了下来。

若是洛诗晴真的只是嘴上说说的话,冷月自然也不会那么快就给安心下俩了,关键是洛诗晴眼中所透露出来的惊恐根本就做不得一点儿假的。

冷月也没有想到,自己刚才的那么一点儿话,竟然就将洛诗晴给吓成了这个样子。

不过,若是能够将洛诗晴给吓住了,以后都不会再想着逃婚什么的了,那自己也就安心了一点儿了吧。

洛诗晴这边刚刚安抚好了冷月,自己的心里虽然已经是波涛汹涌了,但是却没有一点儿表露出来。

她自己也知道,就算自己这会儿当着冷月的面给表露出什么了,那也是没有一点儿作用的,冷月也不过是一个暗卫罢了,她自己的人身自由都没有,又如何能够救得了她?这世间若是真的有人能够解救了她的话,恐怕也只有南宫渊跟他老子了吧。

除此之外,不管是谁,只要是牵扯到自己跟南宫渊之间的婚事,怕是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就算真的可以让自己逃出这个火坑,那自己这一辈子也只能隐姓埋名,一个人待在那深山老林里面孤独终老了。

相对而言,南宫渊这个人虽然混蛋,但起码不会让自己受到太多的委屈了不是?想他那样重视自己的名声的一个男人,又怎么可能会做出那种自毁墙角的事情呢?

见洛诗晴神色淡然,冷月也算是彻底的安心了,不过心里还是想着,应该将这样的事情给自家王爷说上一声,提前准备一下。

虽然这会儿她已经借用自家王爷的“威名”,让洛诗晴这会儿将这样的念头给打消了,但谁又能保证,她什么时候再给生出这样的想法了呢?

万一要是再给生出这样的想法了,下一次冷月可不能保证自己还能够将她给吓住了,若是她不逃也就罢了,但要是她真的要逃跑了呢?那自己岂不是就要完蛋了?

对于冷月心中的想法,洛诗晴这会儿并不知情,若是她知道了的话,定然要后悔死了,恨不得给自己的嘴上来上两巴掌,然后怒骂几声:让你嘴贱,让你嘴贱。

不过洛诗晴很快就会后悔了,而且是脸自己的肠子都能够给悔青了的那种。

洛诗晴刚准备回去继续睡觉,突然间却发现了一个很是严重的问题,她今天晚上一时不察之下,竟然给吃撑了,若是这会儿就给躺在床上的话,那她这一晚上也就别想再睡觉了。

于是乎,在冷月的提议之下,洛诗晴便跟冷月在自己的院子里面转了起来。

转悠了一圈儿,洛诗晴感觉自己的胃里也就舒服了一些,刚想着回去休息,脑海中突然想了起来,为什么南宫渊每次都能够从自己的窗户中钻进来呢?

这么一想,洛诗晴急忙带着冷月找到了南宫渊总是进入的窗户,这不看不知道,看完之后,洛诗晴瞬间就无语了。

这窗户也太过于方便了一点儿吧?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技巧就能够轻松进入房中的。

看了好一会儿,洛诗晴当即就决定在外面给加个防盗窗,绝对不能再让南宫渊偷偷摸摸的从自己的窗户中进来了。

想到了这个,洛诗晴急忙让王婆去找了几个下人过来。

这几天整个相府中的下人也算是看出来了,自家这个二小姐可是真的不好惹,就连账房的管事,现在都已经因为得罪了二小姐而被相爷给处理了。

那账房管事,可是夫人的远房侄子的好吧,他这样的人,都被相爷给处罚了,那就更不用说是他们这样的人了。

看到这些下人之后,洛诗晴二话不说便将自己的想法给说了出来,无非就是让他们直接将她卧房的窗户全部都给钉住了,在外面给加上一个防盗窗。

一听到洛诗晴这个要求,这些下人们顿时一个个的脸上满满的全部都是懵逼,不明白自家小姐这到底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了,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的呢?

这么热的天儿,这要是将窗户全部都给钉死了,那窗户要是打不开的话,房间里面岂不是要闷死了吗?

不过这会儿,洛诗晴的脑海中根本就没有这些想法,现在她想要做的,就是将南宫渊给拦在外面,让他根本就无法再偷偷进入了自己的房间里面。

洛诗晴吩咐这下人们做着这些事情,一旁的冷月看得嘴角都已经开始抽搐了起来。

一双小手紧紧的捏在袖子里面,手心早就已经被汗水给打湿了。

看着洛诗晴这高高兴兴的样子,她可是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这些下人不知道洛诗晴为什么要这样做吗,她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自己这个主子现在这样做,还不就是想要将某王爷给关在外面的吗?只是她也没有想到她竟然会给做到这个地步了。

冷月并没有告诉洛诗晴的是,就算她想尽一切办法,将窗户给关起来了,甚至于不惜委屈了自己也要将窗户钉死了不让某王爷进来,那也是没有一点儿作用的,他可以从别的地方进来的。

不过看着洛诗晴现在这副兴致冲冲的样子,冷月还是决定自己这会儿不要去打扰了洛诗晴的这副好心情了。

今天晚上自己已经吓她吓得不轻了,这要是再让她知道了这样的事情,恐怕今天晚上她就别想安生了。

冷月心中的想法既没有说出来,也没有在脸上表露出来,洛诗晴自然也没有什么洞察人心的特异功能,自然也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半个时辰之后,那几个下人满头大汗的过来告诉洛诗晴,他们已经按照洛诗晴的意思,全部都给搞定了,洛诗晴过去看了一眼,见他们弄的好像还真的是挺不错的,自然也就开开心心的挥了挥手,让他们离开了。

洛诗晴带着冷月进入房间之后,便让冷月将门给关了起来,而后洛诗晴眉头紧皱,手里捏着一杯茶,却没有一点儿要喝的意思,只是盯着冷月看着,搞得冷月当即就有些懵了。

“咳咳,小姐,您这是有什么话要跟属下说的吗?您尽管跟属下说吧,只要是属下定然会为小姐分忧的。”

“月儿”,洛诗晴将杯子放在了桌子上面,虽然她的动作很轻,不过当杯子落在桌上的时候,发出的声音却也让冷月的心中一荡。

不知怎的,这会儿她看着洛诗晴这副神色,总是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而且还是自己根本就无法阻拦的那种,该不会是还想着带着自己逃婚吧?

一想到会有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冷月整个人就慌了起来。

“月儿,你给我听清楚了,虽然你是南宫渊给派到我身边来的,但是,既然你已经到了我身边了,那你也只能是我的人了,绝对不能做那些对不起我的事情,听到了吗?”

冷月神色肃然,双目中也透露着前所未有的认真,看着洛诗晴,单膝跪地,竖起三指,而后朗声道:

“属下冷月,对天起誓,有生之年,绝不背弃主子,若有违此誓,千刀万剐,死后不入轮回!”

见冷月如此认真,洛诗晴急忙将人给拉了起来,而后笑道:

“好,月儿,既然你都已经这么做了,那我自然是相信你的,现在你听清楚了,从今天开始,绝对不能让南宫渊再从窗户进入我的房间了,听到了吗?若是他再从我的窗户中进入了我的房间的话,那你就从哪里来的,就回到那里去吧。”

听完洛诗晴这话,冷月急忙给答应了下来。

刚才那些窗户可都已经被钉死了,只要今天晚上自家王爷过来了,自然就会看到了,至于会不会生气什么的,冷月说不准,但是自家王爷定然会从别的地方进入房间的,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见冷月答应的这么痛快,洛诗晴自然也是喜笑颜开的了,心里根本就没有往别处去想。

既然南宫渊那么喜欢从窗户进来,那现在自己已经将窗户都给钉死了,他晚上过来看到这个之后,心里一定能够明白她的意思的,自然也就会知难而退了嘛。

只不过……洛诗晴的想法是好的,但是当南宫渊再度出现在她的面前的时候,她直接就被南宫渊给吓得魂不守舍了。

洛诗晴刚刚跟冷月将自己的事情吩咐完,门外便传来了王婆的声音。

“小姐,相爷过来了,而且脸色还不是很好看的,你……”

听着王婆传来的话,洛诗晴当即便是两眼呆萌,根本就不知道到底给发生了什么事情了,怎么自己这个便宜老爹又过来了?而且还脸色不好,这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了,所以要过来找自己的麻烦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