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宠文耽美高h-红酒慢慢倒入下边

2020年02月22日

前几天看到吴家的另一个庭院里有几棵桃树,胡湘就想着趁没人的时候去里面看看。远远的就看到了一个肥大的身子附在了窗子上。

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小声的在那人耳边说道:“呦呵,婶婶您这是在做什么?”

“嘘。”吴氏比划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要看就看,不看就别说话。”

被吴氏这么一弄,胡湘倒是好奇了,屋里有什么东西竟会令吴氏如此的着迷?朝着刘氏的视线看去。

地上的有两人纠缠在一起,还时不时发出令人羞涩的声音。

活春宫!!?

她看了一眼身边的妇女,脸上不仅没有半分的尴尬之色,还一脸的小兴奋,看得津津有味。

胡湘很是嫌弃,这有啥好看的,拍了拍妇女的肩膀:“婶婶,你是不是经常扒人家窗户偷窥人家干这种事啊?”

“胡说!”吴氏不小心放大了声音。

“是谁?”里面的人听到外面似乎有人说话,慌忙的爬起了身。

吴氏见自己暴露了,再没了之前那兴奋的劲,慌乱的拉起了胡湘的手:“快跑。”

看着被抓着自己的那只大肥手,胡湘跟本没有想跑的欲望,任由吴氏拖着,一脸不在乎的说道:“婶婶,你怕什么呀,这可是在你自己的家中啊。”

吴氏没有理她,使劲拽着胡湘,直到跑出了那个庭院,进了另一个庭院的屋子后,才把胡湘的手丢开。

吴氏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喝了半杯茶水,半响才开口说道:“怕什么怕,我怎么可能会怕他们那对不知耻的狗男女。”

不怕干嘛还拉着她死命的跑,胡湘直接把心中所想的说了出来:“不怕你干嘛拉着我跑啊?”

“我怕传出坏了我家的名声。”吴氏看着胡湘一脸的不知所以然,凑到了胡湘的耳边:“你还不知道吧,那女子是有丈夫的,今日那男子是女子在外面的情人。”

呃┄┄

偷情这种狗血的事情竟然让她给撞见了,最重要的事吴氏这老婆子竟然知道得那那么详细。

胡湘一脸坏笑的看着吴氏:“婶婶竟然知道那么多,某非这几天一直在跟踪那女子?”

对于自家院子里发生这种事,吴氏也是第一次见。本来她是想跟去教训一下了两人的,免得他们坏了她家的名声。

可没想到,吴氏越看越兴奋了,就忘记自己要教训两人的事情了。

一口应承:“那是,自打第一眼看见那女子我就觉得不是啥安分的人,今天终于让我给撞见了。”

“婶婶,您这是太闲了吧。”胡湘有些警惕的看了一眼吴氏:“您老不会也来扒过我们院子的窗子吧?”

吴氏一听脸就红了,仰着脖子:“我老婆子是那种人吗?再说了,你俩的窗户有啥好扒的,什么事都没有。”

她怎么知道他俩没发生啥,看来吴氏是来偷窥过他们的,胡湘心里骂了一句老变态,嘴上却是:“你还真扒过啊?”

“我没有!!”吴氏见胡湘误会了,赶紧的为自己辩解道:“要是你也鬼鬼祟祟的带陌生男子来被我撞上,那我肯定是要扒窗户的。”

能把偷窥说那么理所当然的也只有吴氏了。

那照吴氏的说法,她只抓偷情的人,胡湘对这老婆子的态度也稍稍的改了一点儿,至少吴氏不算是坏人吧。

“那您老打算怎么办,把这事告诉那女子的丈夫还是另有打算?”

“那女子的丈夫看来也是个老实的,才会任由他妻子胡作非为,就算告诉他,估计也不了了之啊。”

胡湘理解了,感觉跟武大郎的故事差不多,那女子跟胡香依一个样。

呸,那胡香依还不如那女子呢。

看到胡湘一脸的愤愤然,吴氏有些许惊讶,以为胡湘是在为那男子感到生气,遂说:“你瞎生气个啥,那个男子就是自己没本事,要是我直接把那女子给弃了。”

被吴氏这么一说,胡湘有些懵:“那个男子?”

“怎地,你不是为刚刚那件事生气?”

“嗨,我又不是脑子有坑为毫无瓜葛的人生气,我只是想起一些往事罢了。”胡湘淡淡然的说道。

对于这些毫无瓜葛的人的事,胡湘可没那闲心,是好是坏,怎么发展都与自己无关。

“那就好,这件事就这样吧。你可不许把今天这事告诉我家那老头子。”

这老婆子看都看了,还在意他家老头子的感受。胡湘觉得好笑,随口应答:“是,我保证不会告诉你家老头子的。”

不告诉她家老头子,不代表胡湘不可以告诉自己家的那位。胡湘想好了,要把这件事跟陈文俊分享一下。

估计他还没听到过这样的事情。

吴氏似是看穿了胡湘的想法,又叮嘱了一句:“举人老爷也不行。”

“是,是。”

胡湘满口应承着,远看着吴氏的背影消失了,刚要转身,突然感觉有一个黑影从另一边闪过。

一个男子四下张望着,神色慌张的跑出了庭院。

这不是刚刚现场直播的男主角吗?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跟那女子真是绝配。

胡湘真的觉得:这些人活着就是侮辱生命。

自从那事被胡湘撞见之后,吴氏时不时就来找胡湘“汇报情况。”

“这女子八成是知道了是我打搅了她的好事,这几天一见到我都是有多远绕多远。”

胡湘白眼,你那天声音那么大还那么独特,怎么可能不知道是你?

“我是看清了,那女子贼心不死,每天都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出门黄昏才回。要不是她丈夫再三叮嘱关照着她,我早就把她给丢出门。”

“婶婶,您对这些事倒是挺上心的。”

胡湘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这吴氏是真的很清闲,家里的事都交给自家老头子打理,之前闭门不出,现在天天往她这里跑。

每天要不就是关注房客的一举一动,要不就是找胡湘说些无关紧要的事。

胡湘都觉得烦了,奈何吴氏还是叨叨不休。

“那是,我毕竟是这家的女主人,要是任由他们胡来坏了我家的名声可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