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卡在我的下面了好痛图片-女友灌肠拉珠调教小说

2020年02月22日

“他不杀我,真的是这样吗?”卿遥撇了撇嘴。

“好了,反正不管怎么样,陛下都会放了你的,你放心好了,即使你要杀的是大梁皇帝,但欧阳一族的势力陛下还是有所忌惮的。”遥远摸着卿遥的头。

卿遥抬头看着遥远与他四目相对“遥远……”卿遥刚说出遥远的名字,心口就疼痛难忍,使的自己根本没办法开口。

遥远看到卿遥的异常,急忙的询问“你怎么了卿遥?”

卿遥手捂胸口表情痛苦,直接从软塌上跌落下来,遥远抱住卿遥对着门口大喊“丝雪,快去传太医,丝雪快去穿太医。”

很快天目就来到琼花殿,天目没有用细线诊脉,而是直接按住手腕进行诊脉“姑娘并没有什么大事啊,脉象平稳。”

遥远直接抓住天目的衣领“你说什么,卿遥现在都疼成什么样子了,你竟然跟我说她没事,她这个样子像没事吗。”

“可我诊的脉像并没有异常啊”天目也很着急。

卿遥在软塌上不断的翻滚,用手按住胸口,大声的嘶吼。

“姑娘你到底是哪里不舒服?”天目询问卿遥。

卿遥满脸大喊,面色苍白费力的从嘴里挤寄出两个字“胸口”

“胸口,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天目惊慌失措。

“你到底能不能治,治不了那就找别的太医,丝雪快去请别的太医。”遥远生气的直接把天目推到一边。

丝雪快速的去请别的太医,连请了四个,但没一个人诊断出卿遥到底怎么了,而这件事也惊动了梁帝。

梁帝问讯敢来,只听到欧阳卿遥的嘶吼从殿内传来,殿内的太医得知陛下来了,来到殿门口。

“欧阳卿遥怎么样了?”梁帝心里也是很着急的。

“陛下,我等不管怎么诊断都看不出欧阳姑娘到底因为什么而胸口疼痛也不能对症下药。”为首的太医直接跪下。

“你们可都是太医,要是连病都瞧不出,要你们干嘛。”梁帝发怒大手一挥。

“陛下,我等怀疑欧阳姑娘怕是被人下了蛊。”太医看到陛下这样更是惊恐,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怀疑。

“什么下蛊,说明白点。”梁帝狐疑的低头看着太医们。

“南楚的镇北大将军两年前曾被吓下蛊残害,症状很欧阳姑娘很是相似。”太医颤颤巍巍的抬起身子,却仍然不敢看陛下。

“南楚的镇北大将军,他不是至今都活的好好的?如果他也是被人下蛊,那肯定有解蛊的办法。”梁帝似有明白。

“可我等并不会解巫蛊之术啊。”为首的太医实在是不愿意说出这句话。

“那何人会解?”梁帝再次询问

“臣等不知。”众大臣直接叩拜陛下。

而卿遥的惨叫也停止了,卿遥晕厥过去,而一直在身边安抚卿遥的遥远并没我因为陛下来了而去迎接陛下,专心的照顾着卿遥。

看到卿遥晕厥过去,遥远才出殿外去找太医,一出来就看到太医们跪着,而面前站着陛下。

梁帝并没有怪罪遥远没有出来接驾,而是直接询问欧阳卿遥的情况“她怎么样了。”

“陛下卿遥已经晕过去了”遥远如实禀告。

“你们快进去看看,快点招出解蛊的方法。”梁帝把太医赶进殿内,为欧阳卿遥继续医治。

“陛下会是谁对卿遥下蛊。”遥远已经听过太医说卿遥可能是被下蛊所害。

“朝华把这琼花宫的所有宫人都带下去严加拷问,务必让他招出是谁毒害欧阳卿遥,把欧阳卿遥最近吃过什么,用过什么喝过什么都给朕盘查仔细。”梁帝吩咐身边的朝华,而身后的禁军也开始行动把琼花殿的所有宫女太监都带了下去。

何府内欧阳修一直在研磨草药,何敬中在一旁帮忙,欧阳月也在翻看医书“师兄你说会是谁害卿遥,手段这般毒辣,竟然下蛊毒害。”

“这谁又能知道,卿遥做事向来胆大妄为,直接直去,在江湖上树敌颇多,如今她又被禁锢在梁宫,自然有很多人对现在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卿遥动手。”欧阳修不停手里的活,一直用力的研磨药粉。

欧阳月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师兄你说会不会是梁帝?”

“不可能是他,他现在已经猜到卿遥就是偲鸢皇后的女儿,他对偲鸢皇后那样溺爱,不可能是他。”欧阳修停下手里的活,翻看这医书。

“那还能有谁”欧阳月百思不得其解

“会不会是那个灵犀郡主,梁宫那种地上江湖上的人怎么敢随意闯入去毒害卿遥,宫廷里的鬼魅不是前来禀告说瑞王的嫡女灵犀郡主前几天来找卿遥的麻烦,两人也还动起了手。”何敬中一语中的

直接让欧阳修想了明白“我怎么把她给忘了,那个灵犀郡主有个即将成亲的夫婿,对卿遥很是照顾,两人也曾彻夜饮酒畅聊,而那灵犀郡主对这件事也是非常的生气,所以才会去找卿遥的麻烦,而那个灵犀郡主的夫婿就是前几天过来告诉卿遥在宫里情况,那个带着恶鬼面具的男子。”

“原来是那个男人啊,可那灵犀郡主她一个深闺的郡主会这样的狠毒的”欧阳月有些不相信,毕竟这王府郡主不都是养尊处优的样子吗?还没有这样的狠辣。

“师妹你有所不知这灵犀郡主喜欢闯荡江湖,化名燕灵犀曾找过龙虎门的麻烦。”欧阳修取出要找的药材继续研磨。

“不如这样我们透风给梁帝,让他去查这件事。”何敬中提议道。

“好,正好也看看梁帝到底是个什么态度。”欧阳修把研磨好的药粉分成几份,让鬼魅的人拿进宫。

“你去告诉天目,这药许用白酒调和让卿遥服下,可以暂时稳住卿遥体内的噬心蛊虫。”欧阳修吩咐这太监打扮的鬼魅。

卿遥服下天目拿过来的药清醒了过来,而被严刑拷打的宫人也有了线索

养居殿内,遥远站在下面,龙椅上的梁帝听着朝华查出来的消息“琼花殿的宫女小娥说,昨日灵犀郡主身边的丫鬟翠翠到了琼花殿的小厨房,说是找东西,禁军已经把这个翠翠缉拿拷问,终于这个翠翠扛不住酷刑吐了口,说是灵犀郡主指使她在欧阳卿遥喝过的水里面下来一种名叫噬心蛊的蛊虫。”

“来人啊”梁帝对着禁军喊到。

殿内禁军上前一步“去吧灵犀郡主给朕带过来,朕要亲自审问。”梁帝说完叹了一大口气。

没多久灵犀郡主就被带到养居殿而跟着一起来的还有瑞王,灵犀见了陛下行了叩拜之礼,梁帝却没让她起来,只是让瑞王站起身来。

“灵犀朕问你,你要如实回答。”假梁帝一脸的严肃

“陛下问吧。”灵犀似乎很是坦然丝毫没有惧怕。

“朕问你,欧阳卿遥被人下蛊,是不是你所为。”梁帝看着灵犀,而灵犀也直面陛下。

“灵犀不清楚欧阳卿遥中蛊之事。”灵犀知道如果自己承认了,那么现在在自己面前的遥远会更加讨厌自己。

“当真不是你所为吗?”梁帝狐疑的看着灵犀。

“当真不是臣女所为。”灵犀眼里没有任何的波动,反而让梁帝也反问自己到底是不是灵犀所为。

“放肆,灵犀不要以为朕平日里宠你,你就可以目无君上,你身边的丫鬟翠翠已经招认了。”梁帝大怒直接让一旁的瑞王打了个冷颤。

“臣女竟不知道翠翠很欧阳卿遥有这样的仇恨,竟会毒害她。”灵犀死不承认让梁帝直接把喝茶的被子摔到地上。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承认,来人啊,把翠翠带上来。”梁帝对着禁军说到,没一会两个禁军就把翠翠给架了进来放到了地上

满身伤痕的翠翠支起身来“奴婢翠翠拜见陛下。”

“翠翠把你供认的如何收人指派加害欧阳卿遥的事说出来。”梁帝做起身来。

“启禀陛下,奴婢受灵犀郡主的吩咐去琼花殿的小厨房把一名字叫做噬心蛊的白色药粉涂抹在欧阳卿遥平日里喝茶吃饭的杯子碗上面,郡主说写白色粉末的噬心蛊只要人吃下去,稍微一动情就可以使白色粉末变成虫子,一点点的把食用蛊虫的人的心吃掉。”翠翠说的上气不接下气,自己毕竟深受重伤。

“灵犀可承认翠翠所说。”梁帝看着跪在地上的灵犀。

“臣女没有做过,这贱婢是胡说八道,定是受了他人指派来诬陷臣女。”灵犀的狡辩让一旁的遥远恶心至极。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承认,灵犀啊灵犀,你真是枉费了朕对你的疼爱,来人啊,把灵犀郡主给我押入天牢交由刑部主理。”梁帝已经算是对灵犀失望至极了。

迟迟没有开口的瑞王直接跪下“陛下,灵犀年纪尚小,怎么能受得了刑部天牢的阴寒脏乱。”

“她受不受的了,那是她自己做出的孽。”梁帝真是恨铁不成钢啊。

“陛下,皇兄啊,你看在偲鸢姐姐的份上就饶了灵犀这一次把。”瑞王没办法只得拿出皇兄最疼爱的亲妹偲鸢皇后。

梁帝一听这个更加生气“你不要总是灵犀一犯错你这个当父王的就求情,更不要拿出偲鸢来跟朕说。”

“皇兄啊,就算这次是灵犀的错,可她只不过是是要杀一个弑君的欧阳卿遥,皇兄何必大动干戈要处罚灵犀。”瑞王护女心切,直接说出这样的话。

“你给朕闭嘴。”梁帝气的大喊,把桌上的奏章扔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