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辣文小说—千灯观by秃饼大刀刀

2020年05月03日

因为萧菡和陆明辉一会儿还要谈些生意合作上的事情,沈千结和姜瑾两个人吃完晚饭以后就没有多留,只在客厅和他们一起又坐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就借口要回去收拾东西离开了。萧菡本来要让家里的司机送她们回酒店,沈千结礼貌的拒绝了。

萧菡家住郊区,而酒店却在市中心,等二人回到酒店,夜色已经很深了。于是她们匆匆洗了个澡,就关灯上床睡觉了。

也许是太累了,鲜少做梦的姜瑾,今天晚上居然又做了一个梦。

她梦到自己和沈千结正在爬山,而且感觉还挺真实的。两人身上穿了防晒的衣服,但没有遮挡住的脸则直接的暴露在了阳光之下,尽管涂了一层防晒,但却抵挡不了阳光的侵袭。体温升高,大滴大滴的汗水顺着脸颊滑下,滑入更深处的地方,而有些甚至直接滴落在了地上,转瞬间,消失在了被烈日晒得有些干燥的泥土里。

姜瑾本来知道自己是在做梦的,但这个梦的感觉太真实了,她能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肌肉紧绷,而过于剧烈的运动,导致她的身体现在有些缺氧。姜瑾站在原地,撑着双膝急促的喘了几口气,等她再起身的时候,她的头突然晕了一下。

“阿瑾你怎么样?还能坚持住吗?”

一直走在姜瑾前面的沈千结向她伸出手来,那手上戴着一只黑色的防滑手套,保护着手掌,只露出了五根修长的手指。

姜瑾的脑子有些懵,但还是下意识的将自己的手递了出去,她这才看见自己的手上也戴了一只黑色的手套。两只手在空中紧紧的握在一起,紧接着姜瑾就感觉沈千结手上一用力,本来还落在沈千结后面的自己就被拉到了她的身边。

“来,喝点水。”沈千结从身后背包的一侧取出一条细管,将吸口递给姜瑾,姜瑾接过去喝了几口,感觉身体的异样感好了很多。

“我们还有多久才能到?”姜瑾问道,她已经完全忘记这只是一个梦了。

沈千结展开手上拿着的地图,用指南针比了比:“不远了,我们保持这个速度,大概再有一个小时就能到了。”

“千结,这附近有什么休息的地方吗?”姜瑾有些累了。

沈千结又看了看地图:“我记得这附近好像都是树林吧...咦?”

“怎么了?”姜瑾凑了过去。

“这里怎么突然多出一个房子?”沈千结指着地图上突然多出来的一个图标,“我以前怎么没看见。”

姜瑾也看了看,觉得有点像个寺庙:“看着好像离我们不远,要不我们去这里看看?”

话音刚落,周围的场景突然扭曲,无穷无尽的树林一下子变成了一个规模极小的寺庙,庙里只供奉了一个奇怪的神像。

姜瑾正站在庙内,那个神像的正前方,神像的旁边还站了一个老和尚,老和尚闭着眼睛,看起来很像是睡着了。但奇怪的是,沈千结却不见了踪影。

“千结?”姜瑾试探着喊了一声,没有人回应,只是站在神像旁边的那个和尚突然睁开了双眼。

“女施主。”和尚上前对她行了一礼,“殿内不得喧哗。”

“不好意思。”姜瑾回礼,低声问道,“请问大师有没有看见我的朋友?”

和尚没有回答,而是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她到殿外去。两人一齐走到庙外,姜瑾问道:“大师知道我的朋友在哪吗?”

“施主所求,满眼空花,一片虚幻。”

“...你什么意思?”姜瑾冲上去揪住老和尚的衣领,狠狠的摇晃了他几下,“我警告你,不要胡说!”

和尚即使是被姜瑾扯得踮起了脚,被攥着的衣领勒紧了他的脖颈,他的脸上也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只是低声自顾自的念了一句佛号:“阿弥...”

这句佛号还未念完,场景再次发生改变,极限的扭曲逼得姜瑾下意识的闭上了眼。她只感觉到自己的手上一松,再次睁眼的时候,就看见自己还站在刚才的山林里面,沈千结也好好的站在她身边研究着地图。

“我看这里有个小亭,距离我们不远,不如我们先去小亭里歇一下吧?”沈千结指了指地图上的一个地方。

姜瑾看了看:“这小亭,像是建在山边上的?”见沈千结点头,她连忙摆手道,“不行不行,这亭子建的地方也太吓人了。”

“阿瑾你不是累了么,刚好去休息一下。”

“我们还是别去了,我恐...”姜瑾话还没说完,巨大的落差感一下子侵袭了她,她脚下原本好好踩着的土地像是一下子就消失了,她什么都没来得及抓住,就飞快的落了下去,站在她身边的沈千结像是没有注意到她,还在认真的研究地图。

下降速度很快,姜瑾感觉自己的腹部有些痒麻感,但却挠不见搔不着,巨大的恐惧感化为一只大手,一下子攥紧她的心脏,她的喉咙。

随着下降深度的增加,姜瑾能看见的那一小块光明正在逐渐变小,最终,她被无尽的黑暗吞噬。

等姜瑾再次睁眼的时候,她以为自己会看到酒店那刷得洁白的天花板,但是并没有,她极力望向四周,然而她现在唯一能看见的,只是一片混沌黑暗。

奇怪的是,姜瑾并没有感觉到害怕,相反,这片黑暗给了她一种很熟悉的安心感,仿佛她曾经到过这个地方,而且还在这里呆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姜瑾躺在黑暗里面,在一片静谧中,慢慢的阖上了双眼。

一夜安好。

“阿瑾,阿瑾?快醒醒,我们到了。”姜瑾感觉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脸,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原来是飞机已经落地了。

两人拿好托运的行李,刚走出航站楼,就看见一辆公司的车停在路边,司机小李正探头看着来往的人群。很快,小李就注意到了她们俩,赶紧下车,一溜小跑过来,接过了两人手中的行李。

“我不在的这几天,公司怎么样。”沈千结和姜瑾上了车,一起坐在后座,等车驶上高速以后,沈千结突然开口问小李道。

“挺好的,自从沈总您把合同传真回来以后,我们和C公司达成合作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有好多家公司陆陆续续的表现出了要和我们接洽合作的意愿。”暂时充当司机的小李显然是在来接人之前,就打好了腹稿的。他预料到总裁肯定要问点什么问题,所以提前都把答案给想好了。所以他回答的时候,特别顺溜,跟背书一样。

沈千结端坐着,手放在膝盖上敲了敲:“那些想要寻求合作的公司先不忙回应,再等待观望一下。然后通知各部门主管,今天晚上七点开会,让他们下午准备一下,我在会上要听他们的规划。”

“好,好的。”

车一路开到了沈千结的公司,沈千结让小李下了车,先上去工作。然后她坐上了驾驶位,对姜瑾道:“我先送你回去,你在家休息一下,我今天晚上会晚点回来。”

姜瑾坐车坐得实在有些头晕,听了沈千结的话,她昏昏沉沉的点点头,然后靠着不太舒服的靠背,又睡着了。

姜瑾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她已经躺在了家里的那张大床上面,旁边窗户上合在一起的窗帘被风吹开了一条缝,夕阳的余晖斜斜透过缝隙的映进了屋内,隐约可见外面昏红色的天。

姜瑾坐起身,捞起旁边插着充电线的手机看了一眼,已经六点多了。她迷迷糊糊中记得沈千结说要开会,会晚些回来,所以现在家里应该只有她一个人。

她低头看看,身上原本盖着的薄被因为坐起身而滑了下去,露出了一件睡衣,应该是沈千结趁她睡着的时候,给她换上的。

摸了摸肚子,姜瑾觉得有点饿了,她今天只吃了一顿早餐,中午是在飞机上度过的,直接把午餐给睡过去了。于是她起了身,走到一楼的厨房,打开里面的冰箱。

姜瑾失望的发现冰箱里面空空的,因为这几天她们俩都不在,所以里面并没有什么菜,只有几排卡士酸奶。

姜瑾取了一盒,撕开上面的包装,然后踱步到客厅,坐在沙发上,一边吃着酸奶,一边打开了电视。

电视一打开,画面还没显示出来,声音就先传出来了。

“施主!不要妄造杀孽啊!”

这句话听得姜瑾心里莫名的一惊,然后她就看到电视上,有一个满脸是血的和尚在苦苦规劝一个看起来像是走火入魔,正在大开杀戒的男人。

紧接着,和尚被男人揪住衣领,一手给提了起来。

电视上正在播放的画面和姜瑾梦里面的画面突然重合,本来她已经忘记的梦境记忆一下子想起了大半。

“施主,不要...”

那个和尚还想说些什么,但在下一秒,他就被发狂的男人给一掌拍了出去。和尚口中喷出的鲜血淋了男人满脸,连镜头上也沾上了血。

血淋淋的画面让姜瑾看得一抖,她将自己的手缓缓抬到眼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像是担心上面也沾了血一样。

好害怕。

梦里那个人,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