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厨房做啊呃呃&刘海瑞任兰其乐无穷

2020年03月25日

步琰远远地望了一眼win的作战室,唇角的笑意也越来越深,“因为喜欢的人就在赛场上啊。”

此话一出,整个直播间都炸了。

【啊啊啊啊什么情况?我老公居然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还就在赛场上?】

【有谁注意到他刚才好像往win那边瞥了一眼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麻麻我磕到真的了!腌菜cp锁了!钥匙我吞了!】

【接下来请收看腌菜日常……滑稽.  jpg】

就连女解说都忍不住笑道:“您又开始了是吗?每天调戏一句菜神你快乐吗?菜神那么要面子的人下了赛场真的不会打你吗?”

步琰从进kpl的第一天就丝毫不掩饰他对某菜神的喜欢,逮着机会就要gay他两句,此时更是不愿意放过这个好机会,没脸没皮道:“他快不快乐我不知道,舍不得打我是真的。”

女解说一脸我信你个鬼的表情,“差不多得了啊,小心菜神找你solo。”

步琰啧了一声,小尾巴几乎都要翘上天:“爱信不信。”

调试设备时突然发现自己耳机坏了的菜菜:“……”我听到了什么……

面红耳赤.  jpg

然后粉丝们就惊奇地发现,今晚的菜神好像发烧了一样,画面每一次切到他,他的脸都红得像是要熟透了一样,甚至在选英雄时手指一抽,直接点了个安琪拉。

女解说都被这一手打野安琪拉给整懵了,连连惊叫:“这是什么情况?菜神居然选了一个安琪拉?打野?是我瞎了吗?”

“不是你瞎了。”步琰道:“是菜神听到了我的告白,激动得手指都不受控制了。”

女解说:“……”行吧,你骚你说什么都对。

台下的炸裂简直没眼直视他,毫不犹豫地就在【kpl世纪佳缘搞基群】里艾特了步谣。

【遥遥无妻:你弟弟好骚啊@结婚了超高兴】

此消息一出,群里的复读机们都开始了工作。

【呆萌战队的咸鱼鸭:你弟弟好骚啊@结婚了超高兴】

【梁凉永远不凉凉:你弟弟好骚啊@结婚了超高兴】

【:你弟弟好骚啊@结婚了超高兴】

……

等步谣看到消息时,他们已经盖起了一栋高楼,全是吐槽她弟弟骚的。

步谣冷呵了一声,淡定回复。

【结婚了超高兴:没我老公骚@全体成员】

紧接着,她的新晋老公就冒了泡。

【出嫁了超开心:谢谢夸奖,笔芯.  jpg】

猝不及防被塞了一大口狗粮的群友们差点被噎死,瞬间就闭嘴了。

而始作俑者炸裂被狠狠地噎了一下,也不出声儿了。

由于心里藏着事儿,他整个人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菜菜很快就红着脸把自己手误点的安琪拉换掉,红蓝双方阵容确定。

而步琰也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骚得亲友们都看不下去了,逮住机会开始狂吹他家菜神:“恕我直言,把菜神的id遮住来看,win战队这把阵容确实不怎样。”

“那把菜神的id露出来看呢?”女解说很上道地配合他。

步琰:“加上菜神的id来看,这阵容强的一批。”

女解说:“……”不就是想夸你家菜神强吗?至于这么拐弯抹角?我都懂!

lemon看他耍宝,也忍不住扬了扬唇角,对炸裂道:“hero的弟弟还挺有意思的。”

而身边的人足足愣了有五秒钟,才猛地回头道:“啊?你刚才说什么?”

lemon:“???”

合着他一脸严肃地盯着舞台看了那么久,什么也没看进去?

那他带她来看比赛的意义何在?

lemon被他这波看比赛都能走神的操作秀懵了,扭头看向他道:“心里有事儿?”

炸裂本也不想瞒她,看她问起了,索性就点点头准备直说了。

他的一只手插在外套口袋里,手指无意识地把玩着里面的丝绒盒,紧张得都有点不敢看她的眼睛,“檬檬,关于我们俩的关系,我这些天想了很多,觉得……是时候做出一些改变了。”

一听他说他们俩的关系,lemon心里咯噔一声,莫名就有点慌了:“你要终止契约?”

炸裂连头都没敢抬,自然也没能注意到她眸中一闪而过的慌乱,只顺着她的话道:“对,因为我找到喜欢的另一半了。”

lemon咯噔过的心瞬间就凉了,满脑子都是:他要和我终止关系了,他找到喜欢的另一半了,以后再也没人送我键盘和鼠标了,也再也没人陪我双排喷人给我做饭了……

这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很奇怪,明明当初和他约定好了的,也一直做好了心理准备。

可当预想中的这一刻真的到来时,她居然有点难过。

她难过什么呢,明明大家都是朋友,以后也经常能见到,双排时也照常能拉他,除了不能再住一起之外,好像和之前也没什么两样啊。

可能是以后每个月的情人节,他都不会缠着她非要送她礼物了吧。

由于半天没得到应答,炸裂终于鼓起勇气抬起了头,然后就看到lemon很勉强地扯了扯嘴角,一脸耿直道:“可能是因为以后都没人给我做饭吃了,所以我一点都不想祝你们幸福。”

炸裂:“???”等等?你要祝谁们幸福?

他不就走了会儿神吗怎么他的檬檬还突然惆怅起来了呢?

他仔细琢磨了下自己刚才的话,又结合了一下lemon语气里掩不住的失落,突然就有了一个很大胆的想法!

他觉得檬檬很有可能喜欢他!他的告白很有可能会成功!

所以,去他妈的试探,直接说了算!

也许是察觉到自己话里的失落太明显,lemon突然就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她怕自己也会像那些小女生一样,抑制不住地说一些酸话,叽叽歪歪得一点都不像她。

于是她站起了身,顺手理着自己的裙褶道:“我去下洗手间。”

她刚转过身,垂在身侧的手就突然一热,炸裂的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覆上来,小心翼翼地握住了她的手指,声音也同一时间在她身后响起:“不先看看这个月的情人节礼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