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欢H傅临川-我们一直亲到嘴巴肿起来

2020年02月22日

“太子,你怎么看?”薛坛的眉头皱到了一块,这信息量太大,他自己一时半会也无法消化。

“先把她带回去,严加看守。”戚渊开口,想了想又觉得不妥,“现在带入宫中,恐怕会被有心之人发现害其性命,不如先带回你的府上吧。”

“也好。”薛坛点了点头,宫中的环境太过于复杂,二人对良妃都没有一丝防备,更不知究竟谁还是良妃的手下,贸然行动,恐怕事情又会断在这里。

“来人,带走。”

薛坛一扬手,身侧的几个黑衣人瞬间围了过来,将庆儿困得严严实实的。

“你们……你们不能带走我,这里还有人看守呢。”

“皇上的命令吗?”戚渊一脸的不可置信看着她,“你不知道我现在代理朝政,自然有权利撤回这些决定?”

“不……不是……”庆儿望向窗外,像是看到了什么一样瞪大了双眼。

还未等薛坛和戚渊回头看去,一枚银针从屋外“嗖”的一声射过来,戚渊下意识的躲闪,再回过神来,那枚银针已经深深的刺入庆儿的喉咙。

“快,快去找大夫来。”

戚渊眸色一深,连忙大步上前,为庆儿把脉。

已经没有脉象了,那枚银针用了很深的内力,此刻庆儿已经一命呜呼,瞪圆了的双眼惊悚的看着一个地方。

“还不快去追!”薛坛焦急的唤着身边愣住的手下,几人反应也算是机敏,一闪身便冲出屋外。

“怎么样?”薛坛凑近,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庆儿,除了伤口有一点鲜血外,其余地方都没有血迹。

“这是个高手啊。”戚渊眯起了眼睛,打量着伤口的位置。

正中喉咙,一般人可不会有这么高的精准,更何况,因为用了很强的内力,将血液都逼迫到身体里了,所以外观看来,并没有多少血液流出。

“小心。”薛坛见到戚渊要伸手去拔起银针,连忙阻拦。

“你看这针尖。”

银质的针尖已经变的乌青,显然已被人下了剧毒!

“好狠。”看来,是自己想的太好了,原本以为没有了父皇的阻拦,为尹清绮平反只是几天的事,现在看来,有人在故意阻挠自己。

六阿哥?!

戚渊的脑海里突然浮现他的样子,没理由啊,这件事和他没有一点干系,难道是庆儿口中的良妃?

“她怎么可能会会有这么大的势力……”戚渊剑眉微皱,丝毫没有头绪。

“先别想了,出去看看。”

薛坛拉着戚渊,两人身形一闪,出现在屋外。

“怎么样?”

见到气喘吁吁的手下,薛坛扫视了一圈,天已经快亮了,很多户人家都已经要转醒。

“糟了……”薛坛凝视着,一旦被人发现,恐怕自己和戚渊都不好全身而退。

两人之所以没有明目张胆的调查,自然是有原因的,薛坛也知道戚渊在想些什么。

若是被人发现,刚刚接管朝政的太子,第一件事做的不是为了江山社稷,而是为了一个女人,恐怕怎么也说不过去。

“我们该走了。”薛坛小声的提醒着戚渊。

“嗯。”戚渊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屋内。

“她就留在这吧,罪有应得。”薛坛冷冷的说了一句。

“少爷,方才没有见到任何一个人。”

几个人匆匆的向着村子外面赶去,一个手下贴近薛坛,小声的回应着。

“怎么会这样?你们干什么吃的?”

薛坛已经极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怒火,不让自己吼出声来。

“少爷,这个……真不怪我们,您看这村里淤泥如此这多,那个人竟然一丝一毫的脚印都没有留下。”

戚渊眯起双眼,打量着泥泞的道路。

的确,要在这种地方做到藏匿踪迹,可能真不是靠这几个手下,就能抓到人的,即使是宫中的几个大内高手,也不一定能够做到。

看来对方为了对付自己可真是下了血本,连这种高手都能请来。

戚渊冷笑了一声,“不怪你们,那个人的手法如此高明,不是单凭你们就能对付的。”

见到太子爷发话,几个手下也便默不作声,悄悄的跟在两人后面,埋下头。

“太子。”薛坛似乎突然想起来什么,小心的提醒着戚渊,“你可知道,朝中有一个秘密组织?”

在宫中有着无数的眼线,无数官员皇子妃子娘娘,都会在宫中不断安插自己的人,以此来获取信息,这并不奇怪,但一般都是些无足挂齿的侍女公公,或者侍卫,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本事。

“你什么意思?”

“十二时辰,你可听说过?”

戚渊也是一愣。

这个名字已好久没有出现过了,不过,当年在宫中,也是一个极为恐怖的存在,闹得人心惶惶。

“我知道,被父皇查明真相后,扫平了。”

十二时辰源于皇上的一个妃子,当年为了争夺皇后之位,而创立的一个情报组织,里面高手如云,同时又身怀绝技,若不是那个妃子后来太过于嚣张跋扈,现在恐怕……

“有没有一种可能……”薛坛大胆的说出了自己的猜测,“当年的那些人,并没有全部死光。”

戚渊也一直在考虑着这件事。

那时候自己还小,未经人事,对此并没有多少了解,但对于那个神秘组织,还是有所耳闻的,十二时辰,一直被认为只有十二个人,当年的那十二个人被父皇凌迟处死,而宠幸的妃子也被五马分尸,死相凄惨。

“应该不会。”戚渊摇了摇头,怎么会有这种事,说白了,还是当年的一个以讹传讹罢了,将故事完全神化,不然也不会流传那么广。

“你可是得罪了什么人?”

薛坛若有若无的一句,也让戚渊提起了戒心。

“不关你的事,我让你跟来,是为了调查尹清绮被欺负的事情,其余的…你不要多事。”

薛坛又摆出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戚渊也是拿他这副样子没有办法,毕竟是功臣,如今也不能过多的指责他,更何况,在尹清绮这件事上,薛坛在京城之中的人脉,也能帮上不少。

想到这,戚渊也是冷静了许多,不再搭理他一副无赖的样子。

“回东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