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n男小说-腰猛的向下一沉闷哼

2020年02月22日

他们正想着,门外的店小二陡然推开门进来说是掌柜的吩咐的给这两位爷送些新茶进来,可哪知他刚一进门就不知被何物把腿打了一下,登时就倒在了那屏风跟前。

哗!

屏风突如其来的倒下,让谢轻谣很是惊讶,当下也顾不得许多,便一个闪身出来了。

谢轻谣不自觉地就朝那云锦瑜和裴煜二人处看,接下来六目相对,皆是震惊之色。

原来此人当真是谢家小姐谢轻谣!

云锦瑜面上一片愕然,这这这,谢家小姐怎么会在外面卖诗,而且还是做得如此好诗?

反观裴煜只是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按照那书法字迹他早就怀疑起了这作诗之人,没想到啊没想到,果真是你谢轻谣。

那店小二看着自己压倒了这个屏风,还把给两位爷的茶给倒了,心里别提有多慌了。

“二位爷小的,实在对不住,小的真不是故意的,小的马上收拾,在给你们端一壶新茶来。”

说着那店小二将屏风扶了起来,这屏风本是木制的,质地也比较硬,也没怎么摔坏。

然后便拿着空茶壶急急忙忙的下了楼。

谢轻谣此时本还想强装镇定,心里不住地安慰自己,没事的没事的,自己今日可还是穿的家丁衣服,一点也不像一个大家小姐,况且那日卖绣帕的时候,还都是深夜他们定是认不得自己的。

可是没等她自我安慰完。

 “谢小姐的诗果然是不同凡响。”裴煜此刻却是直接点明了谢轻谣的身份,却是没有看谢轻谣。而是一直盯着那首诗,原本就是颇为冷峻的脸这时更是严肃了起来,让人猜不透他的内心,更是不明白这诗是夸奖还是威胁。

 果不其然,谢轻谣听到裴煜说谢小姐的时候,瞬间就愣住了,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裴公子,认错了吧,这里都是公子哥,哪里来的小姐。”谢轻谣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静一些,但她确实是很紧张。

自己今日这装扮分明就是一个家丁,这裴煜是如何看出来的?又回想了一下,自己方才说的话也是没有任何的纰漏,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裴煜听了谢轻谣的话却也没有反驳,只是抬起了头一双狭长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她,泛着丝丝的冷意。

他倒要看看这谢轻谣能强撑到几时,想到这里嘴角也是微微上扬,好像心情极佳一般。

“云公子,你觉得这诗大概值多少钱?”谢轻谣深吸了一口气,强装镇定,逼着自己不去看那裴煜,而是对着云锦瑜说道。

 云锦瑜心中疑惑那谢轻谣为何不承认自己是谢家小姐,而且她明明穿的也是谢府家仆的衣服,却也没有拆穿反而照着谢轻谣的话茬说了下去。

“这诗估摸着价格,在这城中应当也算是一百两起手。”云锦瑜看那谢轻谣怎会如此的贪财,一个女子不在家中好生待着,偏生出来卖诗。

谢轻谣此刻却是在怀疑,眼前的这两个人,这次前来,真的只是想买诗?还是有些别的目的?他们二人皆是在江南有些地位,谢轻谣虽不识得裴煜的真实身份,但看着云锦瑜的样子,细细想来裴煜的身份定是比云锦瑜还要尊贵一些。

只是他们这等身份的人如何会屈尊到这个小茶楼来?就是来买自己的一首诗?

而且就算自己今日真的将这诗以一百两的价格卖给他们,估计娘亲的病也是一时半会不能好的,况且自己这几次卖诗也买了不少好药材,都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为今之计只能找个大夫给娘看看了,瞧瞧这具体得了什么病,一直沉睡不起,但是这寻常大夫却又进不去这谢府,这可如何是好。

谢轻谣又瞧了瞧面前这两个人,眼波一转心中已是有了计量。

“云公子,裴公子,或许在下可以免费为你们写几首诗,但是在下有一个条件。”

谢轻谣笃定他们两人是需要自己的诗的,或者说自己还有一定的价值,不然这两人也不会因为这诗的名气就来到这易安居。

云锦瑜这时也是有了兴趣,这人那么爱钱怎么会转了性子,肯免费写了。

“不知姑娘所说条件是何?”云锦瑜这时也是开诚布公了起来,显然他对那谢轻谣所说的条件十分的感兴趣。

裴煜这时却是没说话,静静的看着谢轻谣,等着她说出那条件。

“我的条件就是我要一个神医,作为交换我可以为公子们免费写几首诗,两位公子以为如何?”谢轻谣此刻并没有急着否认云锦瑜叫的那声姑娘,既然他们已经知道了,自己再做否认也是白费功夫,倒不如就此承认下来,正好也有事需要去求助于他们。

他们两人好歹是这江宁有名是才子,肯定比自己这个穿越的人知道神医应该去哪找。

“不知谢姑娘找神医是有何缘由?”云锦瑜也很是好奇,怎么就忽然想找神医了。

裴煜此刻却是眼睛微眯了起来,方才还不承认自己的身份,怎么瞬间就变了脸孔。

如今竟然还敢大着胆子跟自己谈条件,还是用神医交换?此女倒真是有点意思。

“我娘生病了,府内大夫看过之后却一直没好,这两天人更是日渐衰弱。”谢轻谣说起了娘亲,眼眶却是微微泛起了红,却还是强忍着没让眼泪流出来。

这时裴煜终是明白了,原来这谢家小姐的目的是在此,找她以往的性子定是不作亏本的买卖。

云锦瑜原本是想拒绝的,虽是谢家小姐的诗才过人,但终究是个女子入不得官场,本就与他们原先的设想不同,如今更是要求了一个神医,但是他拒绝的话还没来得及开口。

“好,我答应你,在下正好认识一个神医。”裴煜却是抢先开了口,一双眼睛里面多了几丝晦暗不明的情绪。

谢轻谣也没想到这裴煜居然答应的如此爽快,她本想再写一首名诗送给二人的,加大她手中的砝码。

云锦瑜见裴煜已经答应了,也是有些错愕,这裴煜以前可不是这么乐于助人的人,可是眼下裴煜已经答应了,他也不好在说些什么。

“只是,谢姑娘,那么如何让这神医,进入谢府呢?”随后云锦瑜思考一下,抛出了一个问题。

这谢府虽不是什么官宦世家,但是礼教也是管的颇为严格,一个随随便便的男子直接进入,终究是不妥。

谢轻谣在方才说那一个条件的时候,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她可是记得这云锦瑜名气太甚,那谢悠若可是缠他缠的紧,想到这里,谢轻谣冲着云锦瑜更是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这突如其来的微笑让云锦瑜的心里有些恐慌,这个女人想来奇特,莫非她有什么办法。

裴煜瞧着谢轻谣那般危险的笑,心知她肯定是有办法了,而且还是把云锦瑜算计进去的好办法。

谢轻谣旋即走到桌案前,低下头朝着云锦瑜和裴煜低声说道。

“只要你们当日……这样保准能成。”谢轻谣说完了整个计划,更是觉得天衣无缝,谁能想到呢。

云锦瑜听了那计划,脸上顿时黑了一片,这谢轻谣一天这些稀奇古怪的想法都是从哪里来的,居然能想出此等办法,也当真是世间无二。

裴煜也是兴致不高的样子,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方法确实是眼下最好的办法了,左右他到时候也只是云锦瑜的陪同,这重头戏可不是他来演。

他倒是觉得可以接受,只是看那云锦瑜却是很不情愿的样子。

谢轻谣自然是不会给云锦瑜反悔的机会的。

这时谢轻谣终是抬起头来,忽然发现三人之间的距离已经是非常近了,因着自己刚刚声音小了下来,那两人也是侧耳凑了过来,一时间这三人只有不过两寸之隔。

毕竟是这是男主授受不亲的古代,而且就算在现代也从未和其他男子挨的这么近过,想到这里,面上更是缓缓浮现一抹红霞。

“即使如此,那轻谣便多谢二位了,救母之恩没齿难忘。”谢轻谣退下身去,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了一些,开口朝着这二人致谢,思考了一般却是拱了拱手行了个礼。

她原是想行女子礼的,但是又是男子服装,行女子礼也是颇为奇怪,只好拱了拱手表达谢意。

瞧着身边这两人尚未发现她的奇怪之处,便转身就想走,霎是有些落荒而逃的意思。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

“谢小姐,这一百两你先拿着,算是定金。”裴煜却是从腰间掏出了一百两银票直接放到了桌子上,示意谢轻谣来拿。

这谢轻谣今日出门本就是为了钱而来的,想着买更好的药,但是今日已然制定好了计划,过几日神医就回来,也是用不上这些银子买那名贵药材了,想到这里。

“裴公子,在下定不会言而无信,这定金就不用了,只是裴公子莫忘了方才小女子所说的时辰。”谢轻谣就拒绝了裴煜的这一百两,自己方才都说过免费送诗,自然是不能不讲诚信。

云锦瑜本就对裴煜拿出一百两就够惊讶的了,他更是没想到这谢轻谣会拒绝,按那女的贪财的性子怎么可能不拿?难道自己之前的判断当真是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