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小文章_女说放烟花什么意思

2020年03月12日

(北境军营)

苏诺把北境的季节定格在了春。

初春,百花盛放的季节。

在这片被神重新定义的土地上,种子落地便会成熟,小鸡仔出生便能咯咯打鸣,所有一切都是生机盎然的模样。

“你看见那颗最亮的星星了么?”

忙碌了一整天,吃过晚饭的东方澈和青玄在旷野里散步,走的累了,两人并肩躺在草地上。看着满天繁星,东方澈侧过脸问道,“你看见那颗最亮的星星了么?就是离月亮很近的那一颗,看见了么?”

青玄指着东边问道,“是不是那颗?”

东方澈道,“是的。”

“好漂亮。”

东方澈侧过身,望着青玄的脸,认真的说到,“那是启明星,是光明的指引,即使是黎明时众星暗淡,它也依然璀璨夺目。”他说话的时候双眸闪烁,满眼尽是喜欢,那一句“璀璨夺目”仿佛所说不是天上的那颗启明星,而是眼前的青玄。

“那边两颗呢?也很亮。”青玄指着牛郎织女星问道。

“那是牛郎星和织女星,他们之间隔着浩瀚银河,相爱却无法相守。”语罢,东方澈轻轻拨开青玄被风吹乱的长发。

青玄看着东方澈的眼睛,有些意乱情迷,伸出手抚摸他的脸颊,小心翼翼的说到,“如果这个世界上,相爱的人,都可以在一起就好了。”

东方澈深情的答道,“一定可以。”

他慢慢靠近她,望着青玄脸部的轮廓,情难自禁的用唇划过她的眼睛,鼻子。东方澈觉得自己心跳都快停了,呼吸逐渐急促,他试探性的啄了几下青玄的唇,当快要窒息的时候,他深深地吻了下去。

青玄紧张的闭上眼睛,浑身僵直的回应着他热烈的吻。

他的手划过她的腰,酥酥麻麻的感觉,青玄忍不住颤了一下。

东方澈感觉到怀里的姑娘轻轻的颤抖,见她皱着眉头的样子煞是可爱,忍不住想要对她使坏,嘴角上扬,他活动活动手指,开始挠青玄痒痒。

她被突如其来的一顿整蛊惊的手足无措,瞪眼,见东方澈一脸坏笑,心里又羞又气,左扭右扭,没法挣脱开,恼怒之下,咬破了东方澈的嘴唇。

“啊!”东方澈小声呻吟一声,将她松开,抹掉了嘴角的血迹,看着躺在身下羞得满脸通红的小娇娃,忍不住又亲了下去……

躺在床上回味初吻的味道,两个人激动的像偷吃了太多糖果的小孩,兴奋的彻夜未眠。

窗外月似银勾,夜出奇的静,东方澈挑亮灯芯,磨好砚台,凭着记忆,开始临摹初见青玄时她的模样。

纤腰细臂,灵动清逸,青丝及腰,随风飘舞。

他仔细斟酌,细细的回味,尝着自己心里的那一罐蜜,齁甜齁甜的,却怎么也不觉得腻味。

一夜过去,日出东方,当第一缕日光刺破天际,东方澈脑中所有关于青玄的全部记忆消失,他握着笔,错愕的看着眼前这一副出自自己之手的美人图。

画中女子一袭白衣,清丽脱俗,不染凡尘。

方澈放下画笔,对着尚未描出眉眼的画中人喃喃自语道,“你是谁?”

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小翠提着食盒立在东方澈房门外,轻声叩门,小声询问道,“我看屋里灯亮了,殿下起了么?”

东方澈问道,“是谁?”

小翠答道,“殿下,我是小翠。”

“你有何事?”

“我家姑娘今早天光未启便去厨房熬了一锅粥,还精心配了几道小菜,特让奴婢送来。殿下,奴婢可以进来么?”

东方澈道,“你进来吧。”

他记得小翠,可记忆中的小翠只是詹府的一个小丫鬟。他皱起眉头,满心疑惑。她家姑娘?难道是璋铎哥哥的妹妹?可是转念又一想,詹家只有一个独子,哪里来的妹妹?

小翠推门而入,提着食盒来到东方澈身边,替他收拾书桌,见那副还没来得及描出眉眼的画像,笑道,“殿下把我家姑娘画的真好看。”

东方澈尴尬的笑道,“是么?眉眼还没画出来,这你都认得?”

小翠笑道,“这身段,还有这气质,肯定是我家姑娘。再说了,殿下和我家姑娘情投意合,羡煞旁人。殿下的眼中只有姑娘,姑娘的眼中只有殿下,哪还有旁人的位置。”

东方澈收起画卷放在一旁,接过小翠递来的粥喝了一口,又夹了一撮小菜,他记得这个味道!

“好熟悉的味道。”东方澈鬼使神差的自语道。

小翠觉得今早的东方澈和平常有些不太一样,蹙眉关切的寻问道,“殿下,是不舒服么?”

东方澈恍了个神,他放下碗筷笑道,“没事,可能起的太早,还没睡醒。你……你家姑娘呢?”

小翠偷笑道,“我家姑娘昨日与殿下去散步回来,激动地一夜未眠,大清早在厨房忙了一个时辰,今早把食盒交给奴婢又去了杏园练剑。”

“是去了杏园么?”东方澈自语道。

“是呀,殿下可是要去寻我家姑娘?”

“不了。我还要去……”想了半天却不知道该说自己要去哪里,顿了半晌,东方澈放下碗筷笑道,“饭菜很好吃,替我谢谢你家姑娘。”语罢匆匆出了门。

他记得所有的事,可是每一段完整的故事中间都有一大块空白,那一大块空白让他莫名心慌。他非常确信自己的生命中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一个人,可那幅美人图笔墨之间无法掩饰的喜欢该怎么解释?

恍惚之间,他竟来到了杏园门口,踌躇片刻,他跨步踏入其中。

初春。

杏花开了满园。

在花雨中,他鄙见一女子正在练剑,一抹纯白在浅粉的杏花林里敏捷的穿梭。

恍如隔世。

他一步步走入杏林中,无意踩到了一根树枝,引起了女子的注意。女子回头浅笑,世界在这一刻安静了。

略施粉黛的眉眼,一颦一笑,如明媚春光,惊为天人!

他痴愣愣的站在原地,见女子在杏花雨中奔向自己,惊得头昏脑涨。

见女子扑到自己怀里唤了一声“世倾”,东方澈有些犹豫的抱起怀中的青玄,扑面而来的少女体香让他神魂颠倒。

他不记得怀中女子的一切,却清晰的记得怀抱她的触觉,记得此时此刻这种难以描述的内心活动。

怦然心动?

一见钟情?

都不是。

是一种温润绵长的情感。

当晚,他再次挑灯,在画纸上,添上了漫天飞舞的杏花,还有那张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的脸。

东方澈凝望着画中佳人,喃喃自语道,“这一次,我不会再忘记你。”

(帝都皇城)

司马错若有所思的看着对面的古知音,半晌笑道,“你是不是故意放走东方庄的?”

古知音在堂上端坐着烹茶,面不改色,淡然道,“是。”

司马错一掌拍在桌子上,怒然起身道,“你可知纵虎归山是何其愚蠢?你觉得我们能和东方庄斗么?你这样擅自行动,如果破坏了现在的局面,我该如何同主人交代!”

“哥哥请坐,静静听妹妹我给你分析分析。”古知音将一杯沏好的茶递给司马错,道一句,“哥哥喝茶。”

司马错犹豫片刻,接过茶杯,一饮而尽,道,“你说!”

“天界群龙无首,父亲正在大举进攻南冥,要是现在咱们把这人界给搅乱,任由兄弟二人自相残杀,待两方斗得两败俱伤,由父王自冥界引兵直捣黄龙,坐收坐渔翁之利,到那时三界已得其二,一统天下指日可待!”语罢,古知音颇有深意的看了司马错一眼,笑道,“咱们要替父王谋大计,而不是拘泥在这宫墙之内。哥哥以为如何?”

司马错眯眼细看眼前的古知音,盘腿坐下。据他对眼前这个女人的了解,凭她的能力想出这样的计划,不足为奇,奇怪的是这个女人被东方义迷得七荤八素,一直拐弯抹角的拖延主人的一统大计,如今使出大招,这闷葫芦里买的到底是什么药,很难看破。

“哥哥在想什么?”古知音放下手中的茶具,皮笑肉不笑的盯着司马错问道。

司马错低头,拍手称赞道,“小主人这一招,果然是妙,在下佩服!”

“我也并不是没有私心的。”古知音盯着一旁即将燃尽的香炉,挥手示意一旁的小妖端来一套工具,打开了香盒,挖了一小勺的苏合加进了龙涎香中,一面搅动香料一面说道,“想必我对人皇的心思,哥哥是很清楚的,可是……”

她将香灰压平,把祥云的模子放在雪白的香灰上,继续说道,“王上虽对我十分宠爱,心里却一直记挂这王后那个老女人,如何都不肯废后立我。”

将香料一点点填进祥云模子里,古知音蹙眉道,“如今我对那老头的新鲜感都没有了,可是我对王后的恨可是一点都没减少。哥哥也是知道的,除了魅惑人心,我也没有其他的本事了,竟输给了青春不再的王后,我心里的怨愤如何能平。”

司马错笑道,“小主人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今后,王后就留在我宫中了,我要做什么,哥哥也不必管。等大事成了,功劳都算哥哥的。”将模子取出,点燃了那香炉,古知音道,“我想要的就这么简单。”

“不过一个凡人,你要只管拿去,但是……”司马错揪了揪自己的小胡子,挑眉说道,“下一次有什么大动作,你最好提前通知我一声。”端起面前的茶杯,一饮而尽,“让我这个当副手的也好有个心理准备!”语罢,起身离开。

看着消失在拐角处的司马错,古知音也不知今日的话,他信了几分,不过许烟雨,看来暂时是保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