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被拉到树林里糟蹋-教授你的好大我

2020年03月07日

繁华的京城一片寂静,头顶上黑云欺压下来,浓重的肃静感渲染着平时熙熙攘攘的街市。天上下着淅沥沥的小雨,黑云带来的肃杀之气如同惩罚一般在百姓的心头挥之不去。

一位雍容华贵的女子穿着一袭明黄色的凤袍,凤袍上镶着金丝边,袖口还绣着栩栩如生的凤凰。她远远出现在了城门前,头上的珠钗和金步摇在脑袋上晃荡着,步子显得有些踉跄,手上提着凤袍的两边,一路小跑着。

她喘着粗气,跑到了城门前二三十米便停了下来。明黄色的凤袍已经被雨水打湿,她整个人浸泡在雨里,显得凄凉又无措。她捂着嘴,眼角里浸出了血泪,看着眼前的两个头颅,心中止不住的打了寒颤。

她抖着身子,声音沙哑:“爹......娘......”话语哽咽在喉咙。

鲜血淋漓的场景,她不敢看,但是她逼着自己,直视满地的尸体与殷红,哪怕她的身体在不停地颤抖。她已经顾不得自己脏乱的凤袍,跪着走到了尸体前。

常青眼中似乎有泪,她却哭不出来,直到如今,她才发现自己的愚蠢。她那泛着冷光的眼看着卫军。

“把他们还给我!”她怒喝一声。

“这......”卫军蹙起了眉,有些为难的看着她。皇后的命令他们不敢违抗,可是.......

“皇后娘娘,这是皇上......”

“现在我说了算!还不快放!”她满脸怒容。

只是话音刚落,一句戏谑的轻语如从地狱中传来:“是谁让朕的皇后如此动怒?”

望去,一行人为皇帝和宁妃打着油纸伞,一位英俊的男人穿着明黄色龙袍,嘴角还带着讥讽的笑容,在众人的拥簇下缓缓走来。

“参见皇上。”卫军立马跪下。

他挥挥手,示意他起来。常青用冷漠的眼神看着皇上。

“呵呵,风慕卿,这便是你要的结果?”她笑着问道。

看着城门血流成河的场景,眼前的男人却没有一点表情。他轻笑不语,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狼狈的她。

“呀,妹妹你怎么这般模样?”尖锐的声音从风慕卿身后响起。

只见常婉婷嘴角微翘,眼神不屑的打量着。

她明黄色的凤袍沾满了污秽,变得残破不堪。头发已经被淋湿,紧紧地贴着她白皙的脖颈,脸上挂着淡淡的血痕。整个人的形象和乞丐差不多。

风慕卿大手一揽,轻松环过常婉婷纤细的腰肢,将她拉倒自己身边来。

“咿呀~讨厌!”常婉婷娇嗔道,用柔软无骨的拳头轻轻捶打在风慕卿的胸膛,俨然一副小女人的样子。

常青冷笑,目光冷冽的看着正在做戏的两个人。

“风慕卿,你为何要这般置我全家于死地?”她眼神哀伤,宛如受伤了的小兽。

“难道你不知道吗?”常婉婷反问。

她眉毛往上挑了挑,轻柔地踱着玉莲步走到常青面前。

“就是因为你,导致你全家遭殃的啊。”常婉婷的声音幽幽的回荡在她的耳畔。

“你说你,为什么好抢不抢非要和我抢皇上呢?你是大伯的女儿,怎么样都能寻到个好人家吧?最终你却什么也没得到。”她戏谑的看着一脸苍白的常青。

常青瞪大着双眸看着眼前美艳的人儿,不敢相信她也喜欢骊王殿下,明明她从来没有摆出一副喜欢他的样子!现在又怎么可能......

“是你!”常青幡然醒悟,愤恨的看着笑得花枝乱颤的女人。

“是我又如何?要怪,就怪妹妹你太蠢!呵呵,你也没想到你刚刚从蛮夷那边回来你的父母就死了吧?谁叫你的父母要谋反呢?你这罪臣之女又怎么逃得了呢?”常婉婷看着她一阵青一阵白的脸,笑得越发猖狂。

常青震惊的看着他们,眼神慌乱,道:“不可能,不可能的!我父母怎么会谋反呢!一定是你们所有人搞错了!”

“妹妹,妹妹你这是怎么了?皇上,妹妹好凶呀~”常婉婷装作一副害怕的模样,不停往风慕卿的胸膛上靠。

常青憎恨的看了常婉婷一眼,自己信任了十几年的堂姐却是害死他们全家的帮凶!自己竟然还这般愚蠢以为她是真心待自己好的,想来也是猪油蒙了心。

“李公公!”风慕卿威严的喊道。

“老奴在。”李公公顺势站到了风慕卿的身边。

“宣!”风慕卿一声令下。

李公公展开了明黄色的圣旨,尖锐的声音仿佛要撕破天际:“今,因常将军府谋反,故常府满门抄斩!常青贵为皇后,本应母仪天下,为女子之表率,然今将军府谋反,难辞其咎,今废除皇后之位,御赐毒酒一杯。皇后娘娘请接旨。”

常青冷笑着,看着眼前人面兽心的男人。御赐毒酒一杯?自己是他的糟糠之妻,他怎能.......

“哈哈哈哈,风慕卿你好狠的心呐!”常青放肆的大笑,不知不觉却笑出了泪。

风慕卿眯着眼睛,双目危险的看着眼前几乎癫狂的女子。

“常青,我保留你一条全尸已是对你仁至义尽,你别得寸进尺!”风慕卿吼道。他额上的青筋都已经露出来,他对这个女人已经没有什么耐心了。

“我恨你!”常青嘶吼道,一双漂亮的杏眸已经布满了血丝,眼睛也哭肿了。

“李公公,我平日待你不薄吧?没有我你也上不了这位置吧?”常青看着宣旨的他,面露冷色。

“自然,皇......姑娘待本公公的好,会记在心中的。”他低下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常青。

“那您为何要这般?”常青问道。

李公公瞬间语塞,皱了皱眉头道:“娘娘,今时不同往日,望你认清楚现实。”

常青悲凉的笑道;“好一个今时不同往日!”

风慕卿紧蹙着眉头,极其不悦的看着常青。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暴怒的声音炸响在所有人的耳边。

除了常青一个人把腰板挺得直直的,其他人都底下了头。

“风慕卿,我诅咒你,沐风国在你手上,总有一天会衰败!”她用喑哑的声音怒喝道。

常青恶狠狠地剜了在场所有人一眼,奔向侍卫手中拿的毒酒,豪迈的一饮而尽!转而拔出头上金灿灿的发簪,往风慕卿的脖颈上刺去。

众人惊呼。

风慕卿也始料未及,他没有想到常青会拼死一搏。

“噗!”一声响,常青低下头看着当胸穿过的十几只长矛,手中再也握不紧那根发簪。

“哐当”一声,发簪已经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声响。然而她口中强忍的血液也忍不住喷涌而上,殷红的血喷到了风慕卿的脸,血慢慢滑到明黄色的龙袍上,滴在潮湿的地上,绽放出一朵又一朵绝美妖冶的血花。

“皇上......”

常青依稀听见常婉婷的尖叫,身边的一切却变得模糊。

她终于咧开嘴笑了,轻声呢喃着:“哥,爹娘,我来陪你们了。”

没想到最后的结果却是落得哥哥跳河自杀,父母因谋反被斩头,自己一杯毒酒赐死的下场。呵呵,奈何我这一生悲凉,爱上了这么一个毒蝎心肠的男人,终其一生也不得回头。高慕卿,若我常青来世得以重生,我会亲手......亲手将你的所有给全部毁掉!

常青睁大着眼睛,身体有数十根长矛穿过,宛如刺猬一般。血染红了一地,雨却依旧下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