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真粗大好充实-边走边做嗯啊好深

2020年05月18日

“水中泛着苦涩,有一中腥味儿,这么站在岸边闻还闻不出来什么。”

说着站起了身,沈炎萧知道,常天也曾经跟她说过,他的眼睛比较特殊,能看到平常人看不到的东西,还能看到自己身体里的鬼气。

“用我的眼睛,看不透湖底,说不定下面有什么东西。驿站的店小二也说了,这里“养”着东西。”

少年立于溪边,腰杆挺得笔直,溪水潺潺,阳光从背后打来,溪中倒影好像还挺明显,溪中游鱼三三两两,可能是溪水太浅,那鱼如那少年般消瘦。

“不过没想到这灵湖里还有鱼儿生活,来的路上看到了破旧的小木屋,说不定这里曾经有渔民在这里也说不定。”

沈炎萧听常天翻译的头头是道,不由得笑了笑,常天差异的看着沈炎萧,自己也无奈笑了起来。

“我习惯了,在主子身边一般都是我做这种事情。”

左立嘛,怎么说也是个人界皇族的皇子,应该外出历练的机会有不少,可能左立这是相当信任着常天了。

不知道常天有没有将自己是鬼族的事情说给左立,还有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不知道有没有传递出去。

跟着自己的并非常天一个人,还有一些人在沈炎萧较远的地方,暗中观察着,不过相信那些人都是听着常天号令的。

“去那个小木屋看看吧。”

沈炎萧和常天开到了来路时所看到了小木屋,小木屋看起来已经历经风雨,破旧的木门可能经受不住一次开关门。

果然,沈炎萧打开了小木屋的木门时,那扇门就一命呜呼的瘫在地上了,屋子并不算大。

一张桌子,一张床,一个衣柜,破旧的板凳被收在了桌子的下面,几个物件被紧紧的放在了这间小木屋里。

桌子上还有笔筒,虽然笔筒里只有一笔,桌子上有一张灰蒙蒙的信纸,上面看不清内容,但沈炎萧推测,这张信纸似乎被水泡过。

“墙角处已经长了青苔,不多,但是足以证明这个屋子曾经发过水,可以推测,那个时候,屋子的主人便没有回来”

似乎知到沈炎萧在想什么,两个人又环绕了一周,房顶上有陈旧的蜘蛛网,又说明这个木屋受水之后又非常的干燥。

灰尘扑扑的令沈炎萧实在受不了,记住了屋子里的样子,沈炎萧又去了小木屋的外面看了一圈。

“你觉得…………是屋子里发了水,还是灵湖的水涨到了木屋这里呢。”

常天听到了沈炎萧的话,也出了木屋,赶了赶鼻子前的灰,开始思索沈炎萧所说的话。

“你是说…………灵湖之前涨过水,让这木屋的主人直接离开了?或者是…………木屋的主人,没有发现这一变故,葬身在灵湖里,再也没回这木屋。”

常天推测的跟沈炎萧所想的一模一样,不过这些都还没有证据,不过是两个人的头脑风暴。

“别认真,这只是我的猜测。”

沈炎萧这么说着,又继续在木屋的周围左看看,右看看。只觉得小木屋后面的草地凹下去了一块儿。

用脚尖探着踩了踩,竟然听到了一声闷响,就像是隔着一个墙,听到隔壁锅掉在地上的声音。

用灵力幻化成了一根长长的冰棍,戳在了那块儿凹陷的地方。这次响动引起了一旁常天的注意。

“这是什么?”

常天走了过来,看出来了沈炎萧关注的那个点在哪儿,常天蹲下身来,探查这个凹陷的地方。

他摸索着,摸索着,突然掀开了一块儿草皮。泥土翻飞,一整块儿草皮被常天甩在了一边。

映入眼帘的是,一块儿深色的铁皮,由于时间比较长,铁皮已经生了锈后,泥土紧实的覆盖在了上面。

“彭…………”

常天掀开了那儿块儿铁皮,一个黑黝黝的洞口呈现在了二人面前,常天吸了一口气,这么小小的木屋居然还能有地窖。

常天摸索着一块儿石子儿扔了下去。只听到:

“噗通…………”

一声,石头落在了水里面,常天不由得回头老向了沈炎萧,哭笑不得的说道:

“看来你的猜测是对的。”

沈炎萧耸肩,望眼看去这木屋周围的情况,距离灵湖有点将近两公里的距离,稍微倾斜着的弧度。

“等一刻钟,我们下去看看。”

说着,常天从灵界里拿出来一张符咒扔了下去。

符咒是空间系的符咒,符咒一入了水里,发出了一声几不可查的声音,随后符咒在常天念了咒术下,发出了“唰…………”“唰…………”的声音。

常天这是正在用空间系的符咒将里面的水给吸光,过了又小一会儿,水被抽噎了个干净。

“我先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