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吃了牛鞭晚上会硬_别摸哪里深点使劲一起

2020年04月06日

孙氏综合医院的VIP病房门口,两个鬼鬼祟祟的小身影在那里不停地张望。

“没人了,我们进去吧。”一个身穿粉衣的小身影,一手拿着一个花篮,一手牵着一个身穿蓝色背带裤的小身影,走进了病房。

“熙熙,我们为什么来这里?”身穿蓝色背带裤的小身影问道。

没错,这两个鬼鬼祟祟的小家伙就是熙熙和呵呵,他俩现在就在文哲的病房里。

“看到床上躺的那个人了吗?”熙熙指了指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文哲。

“恩,看到了,他是谁?为什么都不动?”呵呵问道。

他就是你呀!熙熙在心里呐喊道。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没有他,就不会有我,也不会有你。”尽管内心汹涌澎湃,但表面还是云淡风轻。

“哦,他是因为救你才这样的吗?”呵呵问道。

“嗯嗯,就是为了救我,他才会受伤的。所以,以后我们每天都来看他好不好,把我给他插的花篮带给他,他可喜欢我做的花篮了。”熙熙笑着说,然后将新做的花篮放到了文哲的病床旁。

“我也喜欢熙熙做的花篮。”呵呵扯着熙熙的衣摆说道。

“知道知道,你是我的死忠粉!”熙熙回头,捏了一下呵呵的脸颊。

果然是10后,皮肤就是比我这个90后好。同样是胶皮脸,呵呵的脸就是比熙熙柔软,连熙熙都忍不住没事就去捏两把。

“呵呵。”呵呵害羞地笑了笑,脸上泛出了红晕。

自从呵呵被文哲的三魂附上后,就只记得熙熙了,并且把熙熙当成是自己的亲人。

“呵呵,我们不是亲人,这样会乱丨伦的。”熙熙纠正着呵呵的想法。

“那我们是什么关系?”呵呵刚苏醒那会,迷茫了好一阵子。

“我们是恋人关系,你是我的男朋友,我是你的女朋友,知道吗?”熙熙拍了拍呵呵的小肩膀,语重心长。

“哦,我知道了,熙熙是我的女朋友,我是熙熙的男朋友。”呵呵点了点头。

“对啦!”说完,熙熙就凑过去,抱着呵呵的小胖脸吧唧了一口。

“哎,我还是没法阻止熙熙早恋。”看着两人在那里卿卿我我,锦鲤叹了口气,吹了个形状怪异的泡泡出来。

“得了吧,熙熙都快四十岁了,在人类世界里,都快当奶奶了。”云熙子在旁边嗤笑着。

云熙子觉得这样也挺好的,至少熙熙和文哲的还是在一起了,尽管是以这样的方式。

就这样,“熙熙不攘攘”里又多了一名新成员。

“呵呵,老不死的给我吹的泡泡比你的大!”某天,锦鲤突然心血来潮,吹了三个大泡泡,分别将熙熙、呵呵,还有冰淇淋圈在了里面,并且飘了半空中。

“因为熙熙最漂亮,所以锦鲤大叔才把最大的泡泡给你。”呵呵笑着在泡泡里打滚。

“汪汪汪!”冰淇淋也不忘附和。

“啧啧啧,呵呵这个小家伙,可真会说甜言蜜语,比那个冰块脸萧大神强多了。”锦鲤在鱼缸里甩了甩尾巴。

“哟,老不死的,嫌命长呀,敢背着说萧大神的坏话。”熙熙在泡泡里跳来跳去的,还不忘对锦鲤做鬼脸。

“额,我刚刚说了什么,我怎么不记得了,哎呀,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了。呵呵,我刚刚说什么了?”锦鲤看向呵呵,不停地眨眼睛。

“锦鲤大叔刚夸我呢,没有说其他。”呵呵虽然因为爽灵受损失忆了,可机灵劲儿丝毫不减。

云熙子说,这是底子好的缘故,文哲以前就很聪明。

“对对对,我夸呵呵来着。”锦鲤打着哈哈。

“哼,呵呵都被你带坏了。不过,你说错了,人家大神对别人是冰块脸,但对熙子不是。我有次悄悄听到大神对熙子说呀,”熙熙瞅了瞅楼上,然后小声说道:“我听到大神对熙子说:以后要多吃点,你瘦得来只剩胸了,再不吃胖点,我就只能摸你的胸了,不然其他地方都硌人。”

“哈哈哈,没想到大神是这样的人,占了便宜还卖乖,看来大神是个闷骚男呀!”锦鲤笑得来在鱼缸里乱窜,溅起了许多水花。

“聊什么呢?这么开心。”云熙子冷冰冰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

“呀!熙子,你不是在楼上吗?怎么又跑去厨房了。”熙熙搓着小短手,献媚地冲云熙子笑着。

“哼,你的耳朵可越来越灵了啊。”云熙子走过去,戳了戳熙熙的泡泡。

“嘿嘿,人家以后不敢了。”熙熙低着头,不停地搓着小短手。

幸好,还有老不死的泡泡保护,不然,这会估计会被云熙子逮着狠戳额头了。尽管她没有痛感,但她的三魂都在额头里,被戳多了也不舒服。

“锦鲤大叔,你是不是该有点做长辈的样子。”云熙子又把矛头对准了锦鲤,眼神冰冷。

“呵呵,老板娘,我悔过我悔过。”锦鲤摇着尾巴,一脸讨好。

“啵!”

“啵!”

“啵!”

三个泡泡同时破掉。

“哎哟!”熙熙、呵呵、冰淇淋,一同掉到了地上。

看到熙熙的假发都摔来移位了,云熙子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身上了二楼。

“你们有没有觉得,云熙子的气场和萧大神越来越像了?”熙熙小声地说着。

“嘘!”呵呵对熙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夜里,熙熙也会拉着呵呵跟自己去楼顶晒月光,希望呵呵也能吸收天地的精华,增强灵气,修炼出一些法术来。

于是,每当月亮露出全脸时,在“熙熙不攘攘”的楼顶,就会看到两个婴儿般大小的洋娃娃,坐在上面晒月光。

看着云熙子和萧瓒时不时要出去约个会看个电影啥的,熙熙便也想带着呵呵去看电影。

不过,两个洋娃娃怎么去看电影呢?她可没那个胆子让萧瓒带云熙子去看电影的时候,顺便也带上他俩。

于是,小笼包和薇姐,就被熙熙盯上了。

趁着薇姐休假,小笼包抱着熙熙,薇姐抱着呵呵,四人就前去看了场电影。

为了低调,薇姐买了最后一排的位置。

不过,20年未进过影院的熙熙,依旧兴奋地闹腾开来。

“呀!现在电影院都这么高级了呀,还这么大,你说是不,呵呵。”熙熙坐在小笼包身上,一点也不安分。

“你可不可以不要乱动呀,我的裙子都被你弄皱了。”小笼包抱怨道。

“嘿嘿,人家有点激动嘛,你说是不是呀,呵呵?”熙熙还是转头看向呵呵。

“呵呵,我不记得自己来过电影院,但是对这个地方还是有种熟悉感。”呵呵说道。

小笼包和薇姐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均默而不语。

这个电影院在师大附近,以前文哲请云熙子寝室的四人来这里看过电影。可是,呵呵已经不记得了。

“一会电影开场后,你们不要聊天了哈。”薇姐提醒道。

“遵命。”熙熙猛点头。

可是,电影一演到精彩处,熙熙又不安分了,不停地跟呵呵聊着里面的剧情。尽管她压低了自己的声音,但在安静的环境里,还是能听到后排传来的细细嗦嗦的声音。

前排有人偶尔会转过头,用略带责备的眼神看向小笼包和薇姐。可是,看着小笼包和薇姐都一直看着屏幕,连嘴都没动一下,便觉得是自己多心了。

而且,声音也不像她们,明明是两个小孩的声音。

可是过了一会,又听到了细细嗦嗦的声音,然后又转头,还是没发现是谁在说话。

再仔细一看,只看到小笼包和薇姐各抱了一个样娃娃在怀里,两张可爱的洋娃娃脸,均一动不动地看向前方。

总不会是洋娃娃在说话吧?那人忍不住在心里想到。

等那人转过头去,熙熙和呵呵就会相视而笑。而小笼包和薇姐则只能扶额,希望电影早点结束。

电影结束后,观众开始散场。前排那人看到了小笼包和薇姐怀里的熙熙和呵呵,心想,看个电影,还带洋娃娃,有病吧。

好像听到了那人的心声似的,熙熙忽然转过头,冲他龇牙咧嘴地笑了笑。

“我勒个去!”那人立马吓得来后退一步。

“怎么了?”他身旁的人问道。

“我...我好像见鬼了!”那人揉了揉眼睛。

“小笼包,薇姐,你们先回去吧,我带呵呵去看看夜景。”看完电影,熙熙就打算支走小笼包和薇姐了,和呵呵来个二人世界。

“哟,这是利用完就一脚踢开呀。”小笼包戳了戳熙熙的头。

“也行,我也困了。不过,你们两人注意安全呀,不要再闯祸了。”小笼包没注意到,但薇姐可是看到了熙熙刚才对那人做的鬼脸。

“嘻嘻,放心好啦,我可是个有分寸的洋娃娃。”说完,就从小笼包的怀里跳了下来,拉着从薇姐怀里跳下来的呵呵,一起蹦到了房顶上,并迅速消失在了夜色中。

“薇姐,连洋娃娃都谈恋爱了,我们俩还是单身,嘤嘤嘤。”小笼包拉着薇姐,故作可怜状。

“呵呵,我还嫌谈恋爱麻烦呢!”想到那个天天给自己发微信打电话的孙挺,薇姐便头疼。

果然,就像熙熙说的,孙挺脸皮比城墙还厚,完全无视自己的冷漠和拒绝。

挥别了小笼包和薇姐后,熙熙牵着呵呵的手,在夜色中疾驰着。

“呵呵,喜欢这种风一般的速度吗?”熙熙捋了捋飘到脸颊上的假发。

“喜欢,熙熙,你真厉害!”呵呵开心地说。

两个洋娃娃的娃娃生由此翻开了新的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