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松一会就不疼了高H-花液白浊硕大缓缓流出

2020年02月22日

兢兢业业保护着她的安全,以防出现什么万一。

这样的任务,是早就在鼓业酒楼开张之前,叶霜打算将刘碧凡放到大众面前的时候,就已经在详细叮嘱她的事情。

原因,自然是因为之前来京城的时候,刘碧凡招惹了那三品中书侍郎钱会钟儿子,钱天宝的事件。

那小胖子看着模样狠厉,心思狠辣,隐晦。

便是当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将他赶走。

且叶霜还为保万一,在空间里对那小胖子下咒,不让他将此事告诉自己的爹,但是。

也难保这货不会告诉其他人,不会用别的手段。

怀恨在心来报复她们。

她自己倒还好,不仅有空间,身边还跟这个顾景瑄,倒是完全不必愁这样的事情,很好就能解决。

但刘碧凡终究身边一直没人跟着,而且她本身也是个三脚猫功夫的小打手,打得过那小胖子,但不一定能打过别的他身边的人。

要是这么一不小心落了单。

被抓走被欺负,实在算不得什么能让人开心的事情。

她会急死的。

所以,还是让小绿这么保护着她吧。

这般想着,其实从很早以前,叶霜就将保护刘碧凡的重任,委派给了小绿。

让她这个功夫高手跟着刘碧凡,保护她。

叶霜是自家主子的夫人,是小绿除主子之外最崇拜最信任最喜欢的人,自然满口答应。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她和刘碧凡、牛翠花的关系。

实在算的上非常不错,到达了闺蜜级别。

所以论公论私,她怎么都不会拒绝这样的任务。

也就站在了这里,监察着刘碧凡的安全。

虽然,这几天在这里并没有发生过什么非常大的事情;虽然,刘碧凡尽管知道,但还是一如既往地保持开心、爽朗。

她却不能松一口气。

心下划过这样的念头,小绿当时就狠狠地喘了口气,提神接着看向四周,看有没有不怀好意的,潜藏在人群里放冷箭的人。

却实在没想到啊没想到。

他们以为的,报复他们的人,会混在人群,偷偷放冷箭、绑架这位小姑娘。

但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大摇大摆的过来找她。

就像现在。

像小绿正在目不转睛的盯着刘碧凡的安全,观察着四周,刘碧凡正在四下里游走着,给客人们添茶水,保证客人们的心情的时候。

“踏踏踏踏踏~”

一阵高昂的马蹄声,伴随着车轱辘“咕噜噜”转悠的碾压声。

忽然从这酒楼大街的宽宽街道一头响起,向着这边横冲直撞过来。

吓得百姓们惊声尖叫。

四下里逃窜。

而站在马车上面,头戴车夫帽,脚踏黑布靴,身子精瘦、意识高昂的马车夫,却看着这一切,眼神里没有丝毫的怜悯、惊慌以及同情。

反而随着百姓们的惨叫声,愈发亢奋。

将那手中的马鞭甩的是虎虎生风,威风凛凛,就差没有直接抽在那些周边逃窜的人身上。

去愉悦自己的心情,增加自己快然又变态的心理,然后像土匪一般哈哈哈大笑了。

真是.....

居然态度这么嚣张、跋扈?

小绿站在门边上,靠着门框。

正心下平静的时候,就被这远远传来的马蹄声打断,吸引了目光。

然后转头望去,目光落在这些奔腾放肆的车架身上,马车夫身上,一瞬间又变得清明与漠然。

带了些冷冷的寒光。

她放下双手,不再抱臂,而是按在了自己腰间的长剑上。

但她,没有出手。

如果现在,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江湖侠客,一个自由的,愿意追风逐马,浪荡江湖的人的话,她一定会非常快速的出手。

将对面的,拥有这般嚣张跋扈形态的人,狠狠教训一顿。

讨回公道。

但。

生在这样的世界里,成为了主子身边的杀手。

打从那一刻起,她就深深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她并不能够自己再去做自己的主意。

她要听从主子的命令,要把命献给主子。

而不是自作主张!

杀手堂交给自己的东西历历在目,与小绿心中那一瞬间最真实的想法进行了完美的碰撞。

到最后,理智战胜了感性心里。

她也只把剑按在了自己的剑鞘里,重新抱臂看着那远远赶来的马车夫们。

打算不做理会。

有些事情该发生的时候,或许冥冥之中,早已经有了预定,结局。

就像现在,小绿并不想管闲事,只想做好自己的事情的时候。

那远在街口的马车夫,一眼看见她,却是当即一吹口哨,将手中的马鞭狠狠甩在马匹身上,打的烈马。

“嘶嘶嘶嘶嘶嘶~”

就这么忽然更加激昂的尖叫着,向鼓业酒楼这边,小绿这边冲了过来。

左摇右摆,快的像风。

“哎呀哎呀,快跑,这钱公子家的车又来了,赶紧闪开!”

“快,咱家女儿,女儿还站在马路中间,抱走抱走!”

“往远了走,跑,马车疯了!”

已经在刚开始的那种情况下,跑了不远的人们,本以为这马车、马车夫便是再跋扈,也就那样了,到顶了。

不会再有什么别的举动与行为。

去伤害他们。

毕竟之前好几年的时间,面对着这几辆让人非常熟悉的马车,他们就是这样以为的,并且这样做的。

结果自然也完美至极,对方只是堪堪那么炫耀一下,就没了下文。

带着这样的习惯,今天,他们也以为,对方会和以前一样。

大人不计小人过,放过他们呢。

却万万没想到,光是这天气,一年都是四季之分,每一天的阳光总量都有可能不一样。

这人.....?

又怎么可能十年如一日的坚持自己的习惯,还是京城里的四小混子呢?

自然是完全会出乎大家的意料,做出有悖常理的事情。

就像现在,他们非但没有让自己的马车夫停下来,止住伤害百姓的事情,便是根本直接一言不发,默认了他们的行为。

坐在马车里听着他们鞭打、欺凌百姓,心中..快然不已。

兴奋的几乎要爽上天去。

而外面。

百姓们,无力抵抗,放弃挣扎。

嘶吼的、痛苦的惨叫声乱成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