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小姨子-疯狂抽插花蕊

2020年04月14日

沈澜月心下也是担忧不已,可是当着两个孩子的面,仍是一副淡然的模样。

“快去睡吧,一会儿也就回来了。”沈澜月边说边领着赵裴和赵斐两人回屋,好说歹说,将人哄睡下。

出来的时候,天已经下起了大雨,噼里啪啦打在地上的溅起轻微的声响,每一声都仿佛是击打在沈澜月的心尖。

她其实是有些猜到赵武夜不归宿的原因,只是不愿去细想。人生在世,很多时候,并不应该将事情弄得太过通透。

雨下的很大,一夜未停,天亮时分,才将将小了一些。第二日起来出门的时候,门前已经积起了一汪的雨水。

赵武一夜未归,沈澜月坐在房中也等了一夜,眼底带着一团的乌黑。

沈澜月睡不着,她虽然强迫自己入睡,可是一旦闭上眼睛,眼前全是赵武的身影,无法驱散。

孕妇本就容易思忧多虑,沈澜月这里最近还密密麻麻的堆积了许多的事情,四起的谣言压的她喘不过气。

若是赵武陪在身旁,还能好上一些。

正胡思乱想之间,房门响起一阵敲门声,声音很急促,似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进来。

“进来。”沈澜月说道。

她话语刚落,赵裴和赵斐就冲了进来。

两个孩子起的很早,比往日都早了一个时辰,起来就奔到沈澜月的房中,期待的往床上望,寻找赵武的身影。

“嫂子,我哥回来了么?”赵裴迫不及待的询问。

沈澜月强扯出一抹笑意,“嗯,不过你们来晚了,赵武又走了。他最近事忙,可能都会回来的很晚。”

赵裴闻言并未做怀疑,脸上又重新回归了笑意,他拦了住赵斐的肩膀,“我就说吧,大哥怎么可能会夜不归宿。”

赵斐没有回答,他只是抬眸看了一眼沈澜月,这孩子的情绪更为敏感,隐约之间察觉到事情似是有些不对,但又说不清为什么。

一连两日,沈澜月都未曾见过赵武的身影,他就仿佛是从未存在过般,未曾在沈澜月的眼中留在任何的痕迹。

在第二日的夜晚,沈澜月早早的将赵家两兄弟哄睡,打算出门去寻找赵武。

不管怎么样,是好是坏,都应该有一个结果,而不是想这个拖下去。

而沈澜月并不知晓,暗中一直有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她。

她甫一出门,邱卿就发现了,她最近一直都关注着沈澜月,死死的盯着,像一条毒蛇,正在寻机会,伺机而动。

邱卿勾了勾唇,转身去找了周婶子,自打上次被赵武将房门拆了之后,她就换了铁门,厚重的开开合合都要费一些力气。

“想报复沈澜月么?”邱卿见到周婶子之后,直言问道。

“你想要做什么?”周婶子戒备的看了邱卿一眼。

她们二人是合作的欢喜,想要搞垮沈澜月,却又在互相防备。

“绑架赵裴和赵斐。现在赵家没人,只有两个小孩子,如果孩子丢了,赵武就一定会和沈澜月产生隔阂,对她越发的不满起来。”邱卿缓缓的说出自己的计划。

让赵武厌恶沈澜月,这件事情她筹谋了许久,眼看就要成功,说什么也不能放弃。

“我不去。”周婶子想也没想直接拒绝。

赵武上次的事情给她带来了些许的心理阴影,若非必要,她并不想再招惹沈澜月。

邱卿似是早就料到周婶子的话语般,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拍在周婶子面前。

“成了,这就是你的。”邱卿说。

对付周婶子这种人,钱财往往是做好的武器。

果不其然,周婶子的眼睛都直了,快速的将银票一把抓住,塞到怀中。

“包在我身上。”周婶子拍了拍胸脯保证。

邱卿勾唇,对于目前这样的结果极其满意。她坐在周婶子的家中,等着周婶子归来。

周婶子就趁着月黑风高,快速的摸到赵家。

此刻已是夜半,再加上之前的那场大雨,月亮躲在云层中许久,伸手不见五指。周婶子深一脚浅一脚,在暗中摸索了许久,才找到赵家兄弟二人住的房间。

赵斐睡眠浅,在周婶子推开门往里面进的时候,就被惊醒了。

听见陌生的脚步声,他快速的推醒赵裴,两人从床上下来,躲在角落之中。

周婶子摸到床边的时候,摸到的是尚且还带着余温的被窝,她眼光瞬间转为凌厉。

“我知道你们在这里,快点出来。”周婶子高深吆喝。

不过是抓两个孩子罢了,没想到竟然如此麻烦,周婶子心下不由有些烦躁。

赵裴和赵斐没有开口,为了防止被发现,都不约而同的放轻了呼吸。

周婶子冷哼一声,四下寻找了一番,也为发现赵家两兄弟的身影,她眸光微暗,也不由急躁了起来。

好歹理智尚未丧失,略微思索之后,心中有了成算,大步的离开了这里。

临离开之前,还高声喊了一句,“原来不在啊。”

赵裴和赵斐却没有敢动,依旧躲在藏身的角落里,连动都未动。

两个小孩受了惊吓,脊背都被冷汗渗透,他们抱在一起,等了许久,确定没有那人离开之后,才从角落里走出来。

“哥哥和嫂子不在家么?”赵斐拉着赵裴的衣衫小声的询问。

赵裴安抚的拍了拍赵斐的肩膀,“没事的,坏人已经离开了。”

刚刚闹了那么大的动静,若是沈澜月和赵武在家,早就赶过来了。赵裴想起赵武的夜不归宿,意识到沈澜月之前不过是为了避免他们担心,哄骗两人罢了。

“快睡吧,明早嫂子就回来了。”赵裴和赵斐上了床,互相安慰着入睡。

可是刚刚经历了如此危机的事情,两个孩子根本睡不着,知道天色将亮未亮,他们才重新跌进无尽的睡眠之中。

周婶子这才冷笑的从暗中走出来,冲两个孩子伸出了手。

她之前并未离开,而是躲在暗处,等待时机,等到赵裴和赵斐睡着再出手。

虽说即使两人醒着,她也能带走,可闹出的动静未免太大,吵起周边的邻居,反倒是得不偿失了。

“这回,看你们还能躲到哪里?”

热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