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三个女孩的真实故事—我和后妈啪啪啪的故事

2020年04月14日

“兆,现在有个好消息和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这就是你一大早坐在我身上的理由?!”

“呃,表在意细节嘛”

清晨5点,焱麻来到下界,小福的家里。顺利的在一个暂时空出来的杂物间找到了熟睡的兆麻。焱麻表示她对此是愤慨的!老大出了事,他居然还能睡得着!作为道标怎么能这样懒散!他不该为了毘沙门大人的事劳心伤神,挂个黑眼圈吗!(其实是自己失眠了看不惯别人睡得香)

“那么”兆麻带上眼镜,“先听好消息吧”

焱麻元气慢慢的竖起大拇指,“好,那咱们先说坏消息!”

“……好”兆麻被她磨的没脾气。

“今天你最好注意点夜斗身边的那个女孩,她八成会出事”

“一岐日和?出事?”兆麻有些不知所云,一岐不是和夜斗在一起吗,能出什么事?

而焱麻已经蹲在窗户上,准备离开,“你自己留心点,我先走了。四叶在家待了一天,我不回去的话,估计离饿死不远了。”(PS:忘了说,四叶送雪音到小福家后,就听焱麻的话,回自己的家了)

“喂,等等!”

等兆麻反应过来,酝酿了一肚子的问题想问焱时,人早就跑远了。

“呜~焱~你终于回来了~”

一开门,某个不明生物就迎面扑过来,死死抱住焱的腰,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往她身上抹。

焱麻习以为常的掰开四叶的手,将自己的衣服解救出来,无奈的在四叶面前晃晃手中满满当当的塑料袋,“好了,你看我”

话还未说完,一阵疾风驶过,焱麻手中的袋子没了踪影。客厅,四叶已经拆开四个美味棒一起送入嘴中,大口大口的吃的很欢。

“那些是零食,别吃太多,我还叫了外卖”朝客厅的神受喊着,焱麻换鞋,从衣柜里拿了几件衣服,进了浴室。

热水倾泻而下,焱低头站在花洒下,一手握拳猛打在墙壁上,好像那就是陆巴那副阴阳脸。

曾几何时,她为了替兆麻“收拾烂摊子”,保护毘沙门天,右手骨折,全身多处损伤;

那天,老大急急忙忙的赶回高天原。躺在病床上,我痛的直抽冷气,无名之火伴随疼痛越来越烈。当时,一个没见过的灰发男人走了过来,毘沙门对他很信任的样子,说了几句,安慰性的望了我一眼,离开了。

接下来,男人娴熟的为我处理伤口,并无过失,可我的怒火却无端喷发。“靠!阴阳脸混蛋你TMD能不能轻点”

男人没有搭话。

“斯…握草!你会不会啊!不会滚开!”

男人继续沉默。

“嗷!!!你丫等会别走!你看我不揍的你…啊!斯…”

男人为焱固定好了右臂,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焱麻桑真么有精神,想必没有大碍。真是太好了,毘沙门大人这下可以放心了。”

“…我…我艹你大爷…”凸(>皿

热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