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遇顾盼成欢小说免费—快点呀老公,在家也是一样

2020年05月09日

化学系学生周末的日子,不是在做实验,就是在去做实验的路上。

此刻,窗外阳光正好,再望向实验台前的沈阔,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讲解完实验原理,沈阔给每个人分配了一个实验台。

夏冉最怕需要单独完成的实验,因为她总是最后一个才能完成——还是在同学做完后悄悄帮她的情况下。

实验原理并不是很清楚,预习的时候也只是完成抄写的任务,望着眼前七七八八的器材,完全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只能看着旁边和对面的同学,跟着一步步做。

“你没预习?”沈阔看着夏冉东张西望,走过来问她,并不友善的语气。

“预习了……忘了。”

“这么容易忘?刚没听我说要怎么做?”叠加的疑问,咄咄逼人。

夏冉窘迫地低下头,“听了……不太懂”

沈阔拿起她面前的实验书,重重地递给她,“把实验书翻开,自己再看一遍再动手。把你手里的仪器放下,免得赔钱!”

打坏实验室里的任何一样仪器都是要照赔的,夏冉对此很有经验,所以乖乖地放下了手里的压力计。

原理确实写得很清楚,然而还是看不懂。还好实验步骤比较详细,再参考下旁边同学的,总不会差太多吧。

在别人已经做了半个小时之后,夏冉开始了第一步。

“大三了,我不想再强调第二次,下次再让我看见课前不好好预习的,直接从实验室出去。”

沈阔一向对实验十分严肃,偏偏才第一次实验,就看到有好几个人都木讷地站着,没理由不生气。

知道他说的是自己,夏冉不敢抬头,闷着声装模作样地研究下一步。

陆陆续续开始有人去交实验数据了,果不其然,她又成了最后一个。

偷偷瞟了一眼台上,沈阔正盯着她这边,夏冉只好偏着头,小声地让约好一起吃饭的同学先走。

整个实验室只剩下他们俩人了。

“到哪一步了?”沈阔走过来问。

“大概还差最后一步了。”前提是现在进行的这一步不会出岔子。

“大概?”

“恩……”

“我看看”

夏冉主动让位,沈阔弯下腰观察眼前沸腾的溶液,立马起身,瞥了她一眼。

“你忘记放沸石了。”

……

她顿时想起蒸馏的时候,貌似是刚放上圆底烧瓶,就去请教别人下一步该怎么做了,完全忘了这回事。

只好硬着头皮问“怎么办……”

迎来的是沈阔冰冷的语气,“把烧瓶拿下来,冷却后加入沸石再开始。”

“……好”

难过肯定是有的。

她没少被老师们数落过,也自知自己是不够热爱因而不认真。但被沈阔这么一瞥,心虚地简直要开始否定自己。

垂头丧气地,把烧瓶拿下来,灭掉酒精灯,然后趴在桌子上等待溶液冷却。

“你是怎么读到大三的?”

思绪被打乱,回过神来,该怎么回答?不想表现出自己的失落,只好勉强挤出了个笑脸。

“活蹦乱跳的?”

沈阔停笔,凛冽的目光望向夏冉,“连高中生都知道要加沸石,你作为化学系大三的学生,自己觉得好意思吗?”

继续伪装。

“还好,反正只有沈老师您一人知道。”

“就我知道还不够?给你贴张大字报宣传一下?”

这是在……调侃?看来气消了,夏冉索性抖着胆子继续贫嘴。

“那倒不用了吧,多浪费人力物力财力。”

沈阔继续恢复严肃面容,“赶紧做你的实验,别把我今天说的话当耳旁风。”

“知道了。”夏冉讪讪地回答道。

溶液终于冷却了,加入沸石,点燃酒精灯继续加热,这下应该快了。

沸腾、蒸馏、观察、记录,终于可以拿着数据交给沈阔了。

幸好夏天暗得迟,有光不觉得太晚。

“做好了?”

“恩,终于。”

沈阔一手指着墙上的挂钟道:“你看看钟,一个人耗了别人两倍的时间。”

夏冉偷偷抬头瞟了一眼,“是不是耽误您约会了?”

“这次实验的表现分是不是想全扣了?”

夏冉服软,“您当我没说,刚才幻听。”

沈阔翻着她的实验报告和最终数据,“原理都懂了吗?”

心虚地回答,“懂了一点点。”

“把你懂得那一点点说给我听。”沈阔放下实验报告,问她。

夏冉愣了愣,“就是一点点,连贯不起来。”

沈阔没有接话,轻描淡写地说了句“去搬条凳子坐过来。”

难道要给自己单独补课?夏冉偷笑着小跑过去搬凳子,在实验台的另一边坐好。

沈阔放下课本,“我重新给你讲一遍,记得做笔记。”

低沉地声线环绕在耳边,夏冉莫名脸红。

恰逢微风徐来,吹起心底一阵涟漪。

她低头拿起笔,轻声道了句“好。”

夏冉一手撑着头注视着他,一手配合地假装在书上做笔记。偶尔俩人都不说话的时候,画面美得像一帧电影截图。

独处的时间过得飞快,夕阳开始悄悄褪下,只剩沈阔清润的声音回荡在偌大的实验室里,带动着夏冉心跳的节奏。

她最终没怎么听进去,只是呆呆地附和着,“嗯、知道了”。

若这要怪起来,只怪沈阔的气息包围得太紧密。

“下不为例!”沈阔讲完课,揉了揉太阳穴,对夏冉警告道。

“好!不会有下次啦!谢谢沈老师。”

沈阔微微点头,站起来,走到门口,脱去了身上的实验服挂在衣帽架上,回头看了夏冉一眼。

“走吧!”

她急忙收拾好书本,轻快地走向门口。

踏出实验楼,天已完全暗下,有点点星光闪烁着。

城市很少能见这么美的夜空。

抬头仰望,夏冉经不住感慨,“今天晚上好美啊!”

接着,转头望向身旁并肩走的沈阔,说道“沈老师,耽误你到这么晚,我请你吃饭吧?”

“不用了,我有事。”

“真耽误您约会了啊?”

“没关系。”

夏冉耷拉着脑袋,“不好意思啊。”

“下次只要不是最后一个做完,就算你改过自新了。”

有气无力地回答“好吧。”

毕竟对她来说,做到非倒数第一,是要质的飞跃。

“快去吃饭吧。”说完,沈阔往另一个方向走了。

路灯将他的身影拉得很长,直到拐弯不见了身影,夏冉才收回目光。

这时候去聚会也晚了,又不想一个人去吃东西,夏冉想起了周静雯,赶紧从包里掏出手机打给她。

“在干嘛?”

“躺着呢。”

“出来,请你吃宵夜!”

“我没听错?”

“有事相求啦!南门老地方,我先过去了。”

“好!”

烧烤一条街如往常烟雾缭绕,酒瓶碰杯的声音与激动的人声交织着,形成校门口独有的奏乐。

夏冉刚点好菜,周静雯就到了。

端起桌上的茶壶,给她倒水,“这么快?”

周静雯边拉开椅子,“你请客那必须啊。”

夏冉放下茶壶,瞥了她一眼,“见钱眼开。”

“现实点好。对了,你在电话里说有事问我,什么事?”

犹豫了一下,“嗯……上次你送林舒薇回去,没发生什么吧?”

周静雯笑说,“动作太快怕吓着她,你耐心等着就好了。”

“我就怕你吓着人家,到时候别让我去做说客,我没这能耐。”

“别给自己脸上添光,还说客,我这事能劳烦得上你?”

夏冉不以为意,“切,莫名的自信。”

周静雯投来意味深长的眼神,“哎,你不会就为这事吧?”

夏冉小声地回答:“是还有一件事。”

“我就知道,醉温之意不在酒,我猜猜?”周静雯见她嘴角浅浅的笑意,带着点羞涩,“是沈阔吧?”

夏冉心里一惊,自己表现得很明显吗?

“你怎么知道?”

“果然是,我就说那天在酒吧,觉得你有点不对劲,你不会——”

见老板端着烧烤过来了,夏冉连忙打断,“哎,烧烤来了,凉了不好吃了!”

“行,边吃边说,你反正逃不了。”

周静雯随手拿起一只鸡腿,边吃边问夏冉怎么回事。

夏冉一边嚼着韭菜,一边回她:“还有什么说的,你不都知道了。”

“我知道什么了?我什么也不知道啊。”

……

夏冉横了她一眼,“我啊,沈阔啊……就这么回事。”

“就哪么回事啊?你倒是说清楚了。”周静雯明知故问,逼着她自己说出口。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有点感觉!”

周静雯大笑,“看不出啊你,还想搞师生恋?”

夏冉理直气壮地回击她:“师生恋怎么了,违反哪条法律了……”又突然停下,像想起了什么,小声地问道“他单身还是结婚了啊?”

“结婚了。”

“啊?”

夏冉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看向周静雯,差点把嘴里的烧烤给喷出来。又见她忽然偷笑,赶紧放下手里的签子,搬着椅子往她那边靠了靠。

“到底怎么回事啊?”

周静雯止不住笑意,边回她“我看你不只是有点感觉吧。就随意吓你一下,这么敏感!”

夏冉焦急地问道,“什么意思啊?他没结婚是吧?我就知道,我们这种优质的人都单身。”

“噗……你别自恋了好不好。他虽然现在是单身,但属于离异,跟你状态完全不同!”

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下来了,只要他是一个人就行。

“吊我胃口好玩是吧!真是的,烧烤都冷掉了。”夏冉终于转移目光,去拿桌上的鸡腿吃。

“我就知道这么多,离异,没有孩子,黄金单身汉一个吧,你要是真喜欢可得把握了。”

夏冉一边吃着,一边脑海里在高速运转着,这事可能得提上议程了。

“知道了,知道了。以后有更多八卦记得及时告诉我!”

周静雯:“凭什么?”

夏冉挑眉,“你还想不想追林舒薇了?”

“行,我们现在起算是一条船上的了。”说完,周静雯又叫老板上了两瓶酒。

夜越来越深,烧烤摊也随之人越来越多,一桌一桌都疯狂起来,好不热闹。

酒上来了,她俩碰了一杯,“祝……祝什么呢?”夏冉问道。

“祝我们早日抱得美人归啊!”

你的是美人,我的是男人啊!算了,不重要。夏冉举瓶,“好!干啦!”

胡乱瞎侃着,回忆着,一顿烧烤吃了2小时才算结束。

今天算是一次胜利的会师,虽然有用信息不多,至少知道沈阔是单身了,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

想到这,夏冉内心有点蠢蠢欲动了。

热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