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揉胸一边摸下体-今天早上儿日了我

2020年04月17日

秦碧瑶拿着锦盒向丞相府方向走着,耳边响起萧雪悠的话:

“哦呦,妹妹什么时候变得心地如此善良了?

“我的好妹妹,你可真是傻啊!她那些好,那些宠爱都是做给别人看的。

“对,嫡女就是比庶女更有影响力和说服力”

“你仔细想想,她现在已经开始有所动作了,如果知道之前是你散播她的谣言,故意将她丑化,她会怎么对你呢?

“你虽然长得漂亮,但却是庶出,试问哪个皇亲国戚会娶庶出的女儿”

“当然,及时人娶那也是一般人家,王宫贵胄娶过去也会低人一等,嫡女身份就高贵”

“妹妹,因为丞相府没有了秦碧玉,那么就只有你了,萧倦瑜要秦府的力量做大后盾,那么自然而然的就要娶你。”

这些话就像是咒语一样在她耳边围绕着,让她本来还有一些犹豫的心变得坚定,要杀掉秦碧玉的坚定。

回到府里的秦碧瑶非常谨慎,她快步的走过前厅,往自己的小院子走去,在自己房间门口还朝四周看了一遍,觉得放心了才关上了门,走到梳妆台前,取出锦盒看着那八面形状的晶体,散发着杀人的光芒。

秦碧瑶想着萧雪悠的话,“你仔细想想,她现在已经开始有所动作了,如果知道之前是你散播她的谣言,故意将她丑化,她会怎么对你呢?”

对啊,她现在已经不像以前那样,任我欺负了,如果知道是我在背后散布谣言,来诋毁她的话,她一定会呲牙必报的。

想到父亲现在很宠爱自己,如果知道是自己一直在散布秦碧玉的谣言和一直欺负她,父亲必定会生气,甚至会不再宠爱自己。

又想到如果秦府没有了秦碧玉,只有自己一个小姐,那还有什么嫡出、庶出呢,那时候只会有相府小姐,所有的尊贵只会在自己身上。

还想到自己在宫宴上大放光彩的样子,每个小姐都那么羡慕,那种感觉非常好。

再想到萧倦瑜,顿时眼前闪现出萧倦瑜宫宴时官服在身,散发帝皇家威严时的样子,又闪现出那日在丞相府偏偏贵公子时举止优雅,玉树临风的样子,心里一阵欢喜。

但是当想到萧倦瑜宫宴时看到她的失望和在相府家看见秦碧玉时的那种惊喜!秦碧瑶的眼睛暗了暗,如果没有了秦碧玉那么萧倦瑜的眼睛里就只有我,到时候就可以和他多接触,更可能会因为自己相府的强大背景而嫁给他。

嫁给他,秦碧瑶被自己的想法惊了一下,稍稍一会便露出笑容,一定要嫁给他!

最后秦碧瑶想到萧雪悠告诉她,只需要她把毒药带进皇宫找机会放到“揽月小居”的茶水里,后面的事情她去的,那么这和自己雇佣“临月楼”的杀手去刺杀秦碧玉有什么区别呢!

这些想法让本来还有一丝犹豫的秦碧瑶下定了一个决心,这次一定要杀掉秦碧玉的决心!然后她把这个锦盒放在自以为即隐秘又安全的地方,静静的等待着宫宴的到来。

第二天,秦碧瑶和自己的丫鬟在花园里散步,听到府里几个丫鬟在议论:

紫衣丫鬟:“真是没想到啊,我们大小姐居然还会医术。”

蓝衣丫鬟“对啊,平日也不怎么与人接触,只看看书,原来看的都是医书啊,不是那里李尚书家小姐过来感谢,我们谁晓得小姐会医病!

粉衣丫鬟:“那个倒是还好,替瞎眼老婆婆医治才厉害呢,你们又不是没有看见小姐那灵活的双手,巧妙的针法,小心翼翼的神情,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小姐是个女大夫呢!

青衣丫鬟:“小姐这么好的医术好不和外人说,我们都以为是在打法时间呢,原来不喜欢琴棋书画,反倒喜欢这些无聊的医理。”

紫衣丫鬟说道:“医理怎么会无聊呢,琴棋书画可以取悦别人,可是医术确是可以治病救人,大小姐是不屑去取悦别人,不像………。”

秦碧瑶身边的丫鬟听见了他们的议论,立刻“咳咳”了两声。

议论的丫鬟听见咳嗽声,望过去发现是秦碧瑶立刻就停止了议论,并向秦碧瑶作揖行礼,正想走的时候,秦碧瑶身边的丫鬟厉声指责:“你们几个不去干活,倒是有时间在背后议论自家主子啊!”

丫鬟听了不敢说什么纷纷离开了。

原本兴致勃勃的秦碧瑶,听见这些话哪里还有心情散步啊,只能带着愤怒的表情回到自己的小院去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发现自己的房间被丫鬟打扫过,到自己藏锦盒的地方寻找,但是却没有找到,她心急败坏的对外面大声囔囔:“你们这群该死的丫鬟,哪个到我房间来收拾的,把我的东西都弄到哪里去了?”

丫鬟听见她的吼声,立刻回答道:“二小姐,你说的是不是那个锦盒,奴婢并没有弄哪里去啊,刚才收拾的时候掉了出来,心想应该是小姐新买的,就帮你放在梳妆台下面的小格里了。”

听着丫鬟的话秦碧瑶走到梳妆台前找到了那个锦盒,心里一踏实,嘴上还不忘警告一句:“以后不要随便把我的东西挪地方,不然有你的好果子吃。”

丫鬟听了心里有些委屈,想到平日秦碧玉和小雨的接触,轻轻的说了一句:“还是大小姐对下人好。”离开了。

谁知道说者无意,听者却有意了。秦碧瑶听见这句话,心里别提有多气愤了,牙齿深深的咬了一下,发出咯吱一声:‘秦碧玉,秦碧玉,到处都是秦碧玉,你到底哪里好了,处处跟我争,我一定要除掉你,没有了谁还会说你好,哼~~’

秦碧瑶环视四周之后,一会儿把锦盒放在那个小格里,一会儿放在桌下,一会儿又放在床里面的小柜子里,思想想去都觉得不妥,那些是平日打扫都会处理的地方,她不能冒让人家发现的险,一定要想个好地方!!

想了很久很久秦碧瑶终于想到把锦盒里的比方砷,隔着方巾把它拿了出来,接着又找了一些薄膜把比方砷包住,又找来好多线,自己重新绣了一个荷包,再把包住的比方砷放进了荷包里,因为她知道这个毒药只要不遇到水,它就是普通的水晶,昨晚这些她满意的睡觉了。

第二天秦碧瑶起床之后就把这个新的荷包戴在了腰间,没有后顾之忧的往外面走去。正在她快走到前厅的时候,看见了一样往这边走来的秦碧玉,心里想着真是冤家路窄啊,讨厌!嘴上确是非常热情:“姐姐,好几天没有见到你了,你这是干什么去啊?”

秦碧玉看着这个自己前世一直宠爱,真心爱护的,却一直利用她伤害她的妹妹:“妹妹,是你一直比较忙,姐姐平日可是很悠闲的,我现在正想着出去逛逛呢!”

“姐姐,你这是笑话妹妹平时不务正业,总是出去吗?”秦碧瑶脸上装着可爱天真。

“哪里啊?妹妹你是想多了,你平日里要学习琴棋书画,我只是看看医书,那自然就是你比较忙啊!你说是不是这么个理啊?”秦碧玉不温不火的说着。

“姐姐,自从哪几天你给李尚书家小姐和瞎眼老婆婆医治好疾病之后,府里经常有一些官家小姐过来叫你瞧病,你倒是还说我忙呢!”秦碧瑶有些不高兴了。

“妹妹,你这不是笑话我呢吗,她们都是些小病,这几天不就没有人了吗,所以才要出去啊,顺便补齐一些药材。”秦碧玉也不隐瞒如实说着。

秦碧瑶只好顺着秦碧玉的话往下说:“既然姐姐今日有空出去,倒不如妹妹陪你一起逛逛。”

秦碧玉也不推诿点了点头:“妹妹,你愿意一起,那就一起去逛逛。”

说完之后两个就一起出府到市集去 了。

逛了一天下来,秦碧瑶什么都没有买只是在一些东西上多看了几眼,秦碧玉也只是买了一些药材。

她们走到一个卖头饰的铺子,秦碧瑶看着拿起来又放了下去,秦碧玉觉得有些奇怪就问她:“妹妹,你今日怎么都没有啊,你是没带银子,吗?”

其实秦碧瑶原来没打算上集市,丫鬟也没有带,荷包也换了新的,里面装着比方砷,哪里来的银子啊。

“是啊,姐姐,我出来的匆忙。”

“妹妹,你腰间不是有个荷包吗,这个荷包秀的真别致!”秦碧玉一眼看见她腰间的荷包。

“荷包里用完了,昨天忘记添进去了,也不是特别喜欢的物件,我们回去吧 。”秦碧瑶说了谎。

“你的荷包给我看看,我也照着绣一个”

秦碧瑶想着反正无色无味的就拿给秦碧玉看了,秦碧玉拿着荷包闻到一股香味,“妹妹你这荷包的味道高雅,味道淡淡的让人舒服。”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聊着,很快就回到了相府。

秦碧玉回到自己房间,回想着秦碧瑶今天的表现并没有发现哪里对,当无意间闻到手上的香味时,她的脸微微的楞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