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不要了-玉米地里操媳妇22p

2020年05月17日

程远山进来之时,就看见身穿黑衣的男人倒在地上,惊讶之余,他的眼神也看向了程语溪,看着她没有什么大碍,程远山也微微放心。

“来人,拉下去。”程远山沉着气说道,男人就这么被拖走了,而程语溪则是一脸严肃地看着自己。

“我想,是大长老的人,他身上的气息我能感受得出来。”程语溪说着,眼睛却看向了程远山,只见他没说一句,便走了出去。

要不是自己精于练毒,怎么可能将这名杀手放倒,回想着刚才得事情,程语溪的眼神不禁狠厉起来,看来大长老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自己死了。

竖日,昨日的黑衣人便被挂在程家的大门上,早已经是鲜血淋漓,一大早就看见这一幕,程语溪有些皱眉。

“昨日小姐屋中遇刺,一日不查出来,我程远山一日不松手,今日,你们便要好好看清了,若是有人再敢对小姐有什么不敬之处,也就是如此下场。”

只见不远处的程远山冷冷地看着程家所有人,语气变得格外严厉。

“父亲。”程语溪走了出来,只见她一身素衣,肤如凝脂,一点朱唇,颇有一道柔和之美。

看着程远山,她的心里倒有些安慰,正要如此,才能证明自己在程家的地位。

见程语溪走了过来,程远山的面色也柔和了起来,今非昔比,他这么做便是要告诉所有人,他的女儿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家仆之中,却见一人眼神黯然,定定地看向眼前的两人。

“什么?这程语溪竟有如此厉害?”大长老怒道,用力拍向面前的桌子,一道缝隙生起,瞬间,四分五裂。

“父亲您别动怒,小心气坏了身子,没想到程语溪那贱蹄子居然变得如此,原本以为我当初能将她打死,没想到这贱蹄子命大,竟然成了现在这副摸样。”程琼躺在床榻之上,目光阴毒。

婚堂之上出了那种事情,大长老一脉尽失颜面,而方家也来人退婚,要不是父亲极力劝说,否则自己真会落人笑柄。

想及此,程琼咬紧自己的下唇,一张好看的脸也扭曲了起来,她身上的毒又开始发作了,这该死的程语溪。

七七四十九天,她肯定会被疼死的,这般想着,程琼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声来,可是这非一般的疼痛。

“嘶”程琼满头大汗,一边的大长老也看出了她的异样,此毒非同一般,他叫来许多大夫,皆是束手无策。

再次将功力传输到程琼的身上,只见她舒缓了面色,大长老看着自己的女儿倒了下去,他的脸色一沉。

等着吧,程远山你的位置也坐不了多久了。

另一边的程家之中,程语溪正坐在前厅的位置上,脸色严肃,而程远山也在她的对面,眸光流转之中,程语溪感觉到一道目光正紧紧盯着自己。

她不动声色地坐在位置上,伸出手,将一颗玉白菜夹到程远山的碗里,嫣然一笑之后,便吃着自己的食物。

众人见程语溪和程远山在同一桌上吃饭,这是莫大的荣耀,只见在程远山心里,程语溪的地位是多么地高。

见识过程语溪的能力,原本程远山并不像让她如此展露头角,如同程语溪所说,弱者,众人唾弃。

他明白,只有身为最强者,站在最高处,才能不用看人眼色,受人所指,因此,他才做这些事情。

他想要告诉众人,程语溪已经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了。

直到那道目光渐渐消失,程语溪才微微转过头,她的心里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昨晚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看来……

书房之中,程语溪缓缓走来,推开门,便见到程远山站在面前,关上门,程语溪下意识看了出去,果然……

“你叫为父来……”程远山刚想说话,就看见程语溪伸出食指,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程远山眉头一皱,看了出去。

他心下一惊,不知什么时候,程家上下多了这么多陌生面孔。程远山瞳孔一缩,看了过去,只见门外之人似乎感受自己的目光,连忙收起目光。

“父亲,隔墙有耳,你是否有法子?”程语溪说着,目光也朝着门外看去,从昨晚大长老出现开始,她便感受到了。

还有今早之事,想必,大长老也知道,昨晚他恼羞成怒又无计可施,程语溪没想到的是,程远山身为族长,大长老居然如此明显。

显然,他忍不住,而程琼的事情是一条导火索,他早就想夺取程远山家主职权,可是始终在等,并未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