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10young俄罗斯-代替父亲让妈妈高兴小新

2020年03月13日

“让我进去,我要见你们王爷”王府门外传来阵阵争吵声,正好鹿屿溪也在王府,她便出去了看了看 ,门外是一位四五十岁的妇女,穿着普普通通,脸部看着有些憔悴,看着并不像什么大富大贵之人。

“您是?”鹿屿溪轻声的问道。

“我要见你们王爷,快放我进去”她并没有回答鹿屿溪。

说着,鹿屿溪就让她进去了,并且让她在堂屋稍作等候,自己就去叫薄昭洵了。

“薄昭洵,刚刚有个女的非要嚷嚷着要见你”

“谁?”

“我怎么知道,她又不肯跟我说,去了就知道了”

薄昭洵随鹿屿溪去了堂屋。

“您是?”薄昭洵好像也不认识这个人。

“哟哟哟,您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自己做过什么事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薄昭洵仔细看了看,模模糊糊有点印象,之前好像见过她一次。原来她是韩逸璇的母亲沈梦娟,突然找上门来而且来势汹汹的样子,估计不是什么好事。

“您是韩逸璇的母亲吧?”薄昭洵想了好一会才想到。

“不装傻了呢”沈梦娟说。

“休得无礼”青一在一旁看她早就不爽了。

她还是一副目中无人都样子。

“你登门来访,所为何事?”薄昭洵有些好奇,自己跟他们素来没有交集,今天这是什么情况。

“找你自然有事,不过,你就不怕被别人听到吗”

“当然,你但说无妨”薄昭洵问心无愧,他怕什么。

“自己跟我女儿做了什么事自己不清楚吗,我可不想把话说的太难听。”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有点听不懂。”薄昭洵显然有点懵逼,自己跟韩逸璇怎么可能有关系 。韩逸璇是个典型的拜金女,之前她看薄昭洵有钱有势,便想搭上他,自己往后的日子就可以衣食无忧了,可薄昭洵哪是随便人都能靠近得了的,薄昭洵一直没理会韩逸璇,对她更是有厌恶之心,看都不正眼看她一样,心想,估计是韩逸璇心有不甘所以想办法来报复自己。

“你就装吧,等我的璇儿把孩子生下来,看你怎么说”沈梦娟像在威胁薄昭洵一样。

越说越离谱,薄昭洵连碰都没有碰过韩逸璇的手,更别说那种事了。有其母必有其女,沈梦娟跟韩逸璇都一个样,沈梦娟在年轻的时候也是个拜金女,一心只想着高攀那些有权有势的人,结果遭到身边人的唾骂,可是她死性不改,如今还是一个样。

“我想你是误会了,我跟你女儿并没有什么关系,我会查清楚的,你请回”薄昭洵貌似有点气氛,未免把自己想的太软弱了,还想骑在他头上,简直可笑。

“事实如此,不必在查了”沈梦娟大声嚷嚷到。

“青一,送客”薄昭洵并没有理会她,就让青一把她请出去了。

“你必须给我个说法,不然……”她边走边说到,还没等她说完就把她请出来王爷府。

------------------------------------------------------------------------------------------------------------------------------

“你对韩逸璇做了什么?”鹿屿溪生气的问他。

“没有”薄昭洵没有一点想要解释的意思,虽然他确实什么也没做,但事实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他这就死脑袋了,鹿屿溪怎么会知道事情的真相。

“哦,是吗,那人家怎么都找上门来了?你倒是说说看”鹿屿溪感觉要气炸了。

薄昭洵看了一眼鹿屿溪才发现她脸色大变,这才有那么一丝丝觉悟:

“我真的没有做什么,你信我吗?”

“嗯”鹿屿溪显然还是半信半疑的,想着薄昭洵应该不是那种人 。

“青一,你找个时间,请韩逸璇到府上来一趟”薄昭洵想,治病还是得寻病根,他想看看韩逸璇是否真的有喜了。

“是,王爷。”

“你什么意思?还接到府上来了”鹿屿溪没多想,心里那团气又蹭蹭蹭的网上冲。

“本王自有分寸”

青一见此状况,便说有事要处理,就告退了。

“你有什么分寸啊你”鹿屿溪越是越气。

薄昭洵没多说什么,就往书房的方向走去了。

“薄昭洵,你给我站住”鹿屿溪说着就跟薄昭洵一起去了书房。

两人就像闹矛盾的小情侣,不过,跟现实中的情侣不一样,薄昭洵都不带哄的,鹿屿溪还是有点惨的,谁叫自己那么喜欢他呢 。

进了书房,鹿屿溪本来还想臭骂薄昭洵的,谁想 ,薄昭洵一手把鹿屿溪拉到面前,两人离的很久,几乎粘在一起了 ,鹿屿溪心跳加速,砰通砰通,书房里格外安静,这一刻都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了,他仿佛在用这种方式跟她说了什么,这是一种无声的语言吗?莫名的,鹿屿溪所有的气都消了 ,虽然薄昭洵没有跟鹿屿溪解释什么,但是她从心里已经选择相信他了。

“额…能放开我了吗”其实鹿屿溪很享受这种感觉,只是怕一会他把自己放开了可能会有那么一丝丝尴尬。

薄昭洵这才慢慢松开了她的手。

“现在,你会相信我吗”薄昭洵问。

薄昭洵还能这么问她就算不错的了,解释什么的就不必奢望了。

“嗯,信的嘛”鹿屿溪像个天真的小孩子点点头。

好像两人 心有灵犀,一点就通,都不用多说的。也许爱情就是这样,不管发生什么,一个人不会欺骗,一个人始终选择相信,只有相互信任才能让爱情变得更长久。

“我跟别人的事,你怎么那么大反应?”薄昭洵开玩笑似的问。

“我我我…我乐意,怎么样,不行吗”鹿屿溪有些措不及防,他怎么会问我这种问题呢, 神奇了。

“咳咳”

“那你打算怎么查?”鹿屿溪问他。

“本王自有办法”

“哦~~好吧”鹿屿溪这是才想到,让韩逸璇来府上,就能看看她是不是真的怀孕了,可惜了这好像不能做亲子鉴定,不然一切不就真相大白了。

鹿屿溪几乎没什么必要要怀疑薄昭洵了,她还是很相信他的。

------------------------------------------------------------------------------------------------------------------------------

过了几日后,韩逸璇和她母亲沈梦娟便到了薄昭洵府上。

“王爷,好久不见,璇儿可想死你了”一种妖艳的声音 ,听了让人头皮发麻,这会鹿屿溪更加坚信薄昭洵是不会跟她有任何瓜葛的。

“确实是好久不见,所以你想怎么样?”薄昭洵一来就开门见山,和她根本用不着客气。

“哎呦,这是什么话嘛。”

“是吗,本王可没那么功夫陪你玩。”

韩逸璇摸了摸她的肚子,说道:

“王爷,璇儿不过是想一个身份罢了”

还真的是狮子大开口啊 。

“可笑,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自己心里清楚”

“我可没有跟你开玩笑,你对璇儿做了什么不会都记不得了吧”韩逸璇嘚瑟的说。

“不知廉耻”在一边的鹿屿溪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说了一句。

“我们请了这里有名的大夫,让他给你看看吧”薄昭洵实在听不下去了。

“好啊”韩逸璇仿佛毫无顾虑的答应了。

“张大夫,请”青一带着大夫走过来了。

“还望大夫仔细看,可千万别误诊咯,这可是小王爷啊”韩逸璇说。

看来她是铁了心的要大坑薄昭洵一番 。

“额…禀王爷,这韩姑娘确实已经有喜脉了”张大夫轻声说道。

结局有点意外,让他们都挺震惊的,韩逸璇和沈梦娟都得意笑了,心想,看薄昭洵还能怎么办,只是薄昭洵内心毫无波动的问道:

“那依张大夫看来,这喜脉是有多久了?”

“据老夫看来,起码有四个多月吧”张大夫回答说

那么问题来了,薄昭洵和韩逸璇上次见面也只是在两个月前,之前基本上没什么交集,之后更别说了,见都不想见到她。这一点薄昭洵也想到了。

“照这么说,你肚子的孩子显然与我无关,咱们见面的时间对不上吧,早在咱们见面之前你就有喜脉了,对吧?”薄昭洵义正言辞的说。

这时韩逸璇和沈梦娟开始慌了。

“你,你休要胡说,这明明才一个月…”韩逸璇指着张大夫说。

“韩姑娘,老夫从医多年,错不了”张大夫坚定的说。

“想要身份还是想要命,别以为我不敢拿你们怎么样”薄昭洵呵斥道。

韩逸璇把事情想到太简单了,千算万算,还是没想到这一点,内心对这个薄昭洵还是有些恐惧的,像薄昭洵这种人,说到肯定会做到,于是拉上母亲便走出了王府,还大声叫道:

“我还会回来的,你们都给我记住”

------------------------本章完---------------------------------

热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