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快点我坚持不住了&胸前玉兔蹦出来

2020年03月23日

虽然她会失败,但是她还是要坚持下去。

是不是如此?

“皇上,你就不要担心了,因为我在。你就不用怕了。”

她对准顾若云欠了欠身子。

他的眼前,是那一把剑。

它的身上包裹着致命的黑光。

那黑光浓郁,是冲不淡铭刻了死神烙印的东西,固然是可以抵挡顾若云一切冲击的。

顾若云的那把佩剑,被提炼了一遍。

是无双的,是辉煌的,是璀璨的。

在它身上闪耀着的黑色,那么致密。

像是压缩了无数的力量,但是那一把剑锐不可当。

它并没有任何心情,但是它的心中,却已有这一个字--

只有一个字。

杀。

所以,按耐不住跑出来的那一把剑,脱离了那一片漆黑。

它的身上是无双的战意。

只有它一个人,具有这种力量。

何以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但是现在,它已经没有任何的柔情。

对这个“昏庸”皇帝,它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亦或是被这些黑体感染,从而产生了完完全全不受控的意志。

它的力量强大,像是汪洋大海一样,又如盘山公路盘旋。

扶摇直上九万里,或许就再也不怕了。

它就是一个大杀器。

因为这些黑气没有任何的意义,所以它们控制这把剑后,将它派遣过来。

并且去杀顾若云。

这么多人,都已经走光了。

所以,它的目标很清楚地瞄准了一个人--

是顾若云。

“你不要来,朕……朕无颜见--”

他在这里有些脱力地呼吸。

呼吸就像喘气一样,很急促的,上气不接下气。

兀自用撑住膝盖喘息未定的方法,去将自己的疲倦缓解?

自己的身体,没有复原的时候他就难受得要死。

皇后。

她是不是会死啊。

“是因为皇后吗?”

那个少女,居然有很大的观察力,他没有想到。

“朕……”

他的一句话卡在嗓子里。

这一切都天衣无缝。

“我帮你解决它们。”

黑气淋漓尽致,像是一头巨兽一样,扑面而来。

顾若云已经没有办法去抵挡命运的洪流。

“别走……”

所以,他的眼前,当一个少女冲出去的时候,他也黯然失声叹了口气。

那不是迫害人家,但这绝对是疯狂世界。

“马上,是一番厮杀吧。”

拳头不知不觉有捏紧的感觉,他的心,还发出了一些响声。

“真是的,这样的一个命运,朕不知道其中的变数啊。”

他的眼前,那一把黑剑,他本来的佩剑,却已经和她正面相撞。

或许不是相撞,而是迎上。

是那一把佩剑的力量,顾若云也很清楚。

可以横扫千军,少女一个人怎么承担得起!

“这还是七夕吗?”

怎么成为兵荒马乱了。

一切的黑气挥发而出,在这里形成一个巨大漩涡。

难道颌天真的是一个了不起的炼器师,而且还非比寻常,怒气很高。

一望无尽的都是黑气,颌天没有想到任何其他的防御方法,只能这样负隅顽抗了。

她根基不稳,本来就该死在这里。

但是今日,因为洛烟波,颌天被激发出了一些决心。

“我可以操控它!”

这一个想法冒出来之后,就再也没有停歇的可能性了。

颌天再也没有犹豫,她快步走上去,并且瞧着这一把剑。

一根剑穗是黑白色的。

剑的身上,有花纹,呈毁灭的杀戮模样,果然,此并非凡品。

坎坎坷坷,沟沟壑壑。

但是在每一道划痕之内,都蕴含着一层天地之气。

总而言之,颌天也如如临大敌一样。

“我该怎么做?”

蹙眉,她的眼前,那一把剑,由远及近。

“你身上,应该有纯正的血。”

剑气呼啸而过,颌天抬手想去擒拿。

“有血有什么用?”

但是这一把剑,虽然是剑,它已经有了一些灵识。

怎么会……

“咻咻咻!”

它却不对自己暴戾,反而像躲什么东西一样,是慌慌张张的意思。

果然很强悍。

“我猜对了。”

它应该是惧怕自己的,否则怎么会这样做呢。

它迫于压力,就直接拔地而起,升起到很高的地步。

这是在躲闪一个什么奇迹?像是在惧怕什么死神。

但它不是死神吗?

宰割生命,踏平诸天。

说明自己也是一个死神咯?

“真好。”

傻笑着,颌天对着那一把剑说了一声。

她认为自己没什么力量,而且还像豆芽菜,不值一提。

但是,更加奇怪的一幕发生了。

这句话,本来是一句很风趣诙谐的话语,但是被颌天说到嘴里,早已多出了万般的威慑力。

“嗤嗤嗤”的声音,是一层天地之气,直接爆发而出。

割破天地,撕裂空气。

但是它不对自己而来,反而是--

津津有味看着的颌天,如今却更加郁闷。

“它那是躲避我……”

对于这一切,包括它这飞速流转的身体,飘忽不定到天空中的身影,让颌天嗤之以鼻。

她拿它怎么样了?

如果她说一句话,就是一个威胁,那么它是不是很怕自己说话?

“难到你的威慑力太强大了?为什么我没有感觉到。”

洛烟波啧啧称赞。

“我也没有什么力量啊。”

这把剑已经失了魂魄。

如老鼠一样,它疯狂地飞转。

它比轮子还要快。

在这边转着的时候,也同样的不知疲倦。

这是一个很怪的剑影,它想离开自己,又想留下。

前前后后,挣扎无数,最终,它还是在这边盘旋着,像是一个无休止的陀螺。

一层天地之气惊慌失措地散射出来。

“算了,我不管你了。”

她的目标,是眼前这一片黑气。

让颌天感到遗憾的是,楚醉言已经消失不见。

她就像是其他逃难者一样,一起跑了。

“我没有办法抓住她的把柄,这也只能怪我的力量不行。”

这里面的人已经走光了。

一片凄冷的风风雨雨,壮丽广阔的天河,一针一线都在眼前。

没有任何的顾虑,颌天坚定不移。

她还不知道这黑气是不是没有变化。

但是,朝着这一片黑气前进的她,只想让黑气不再惊扰这个世界。&#x767E&#x9540&#x4E00&#x4E0B&#x201C浮光祸世&#x722A&#x4E66&#x5C4B&#x201D&#x6700&#x65B0&#x7AE0&#x8282&#x7B2C&#x4E00&#x65F6&#x95F4&#x514D&#x8D39&#x9605&#x8BFB&#x3002

热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