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开宫口双性—女人脱裤让男生去摸

2020年05月02日

1

山里的夜晚很安静,所以有任何声响都会被无限放大。例如此刻那位被审神者用羯罗脸吓哭的神秘少年,他不敢动也不敢出声生怕惹恼了眼前的神山巫女,但还是有极低得抽泣声随风传出。

审神者在羯罗的提醒下选择了无视他。

等回到禁闭室后,她重新把自己锁在里面。

“明天就离开这里。”羯罗下命令了。

审神者连连点头:“是啊,我早想回去了。”

“回哪?”

“本丸啊!我的小天使们还在等我呢!”而且再在这里待下去,不是疯了也得落个残疾,最差还会得风湿。真难为那位小姐姐在这种环境下还能茁壮成长,心灵没有扭曲灵魂没有变态,与羯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羯罗仿佛能知道她在想什么,冷哼一声:“我和她生来就截然不同,我比她要强得多,接受的训练自然也比她艰苦。”

“所以你现在也比她更加扭曲,更加禽兽。”

羯罗不想接这句话:“刚才的付丧神是乱藤四郎吗?”

审神者点点头,短刀不愧是夜战爸爸,乱酱刚才简直帅哭了!

“他还没折断啊。”羯罗旋即得出答案,嘲讽道,“你居然会给区区器物手入,明明坏了丢掉就行。反正也会有无数替代。”

“对不起,你口中的区区器物是其他人的心头好,放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你可以不喜欢他们,但也请你不要伤害他们。更何况,他们早就不是你的刀了,轮不到你来七嘴八舌。”

“化作人身的器物其本质也不过是一堆玉钢,就算是刀解我也没发现能融出心来啊。”

审神者强忍着揍自己一拳的冲动,找了块地方坐下:“羯罗我求你闭嘴吧,我不想听你的fen婶讲座。”

“他们终究和我们是不同的,是不一样的东西,是刀剑是铁器是道具。”羯罗越说越激动,“你既然用着我的身体,你就必须按我方法来活着!”

“羯罗啊,你知道吗,你之前的生活是我中二病那些年的向往。不,在我死前为止我的中二病就一直没好过。你拥有一切我想要拥有的事,会灵力还是审神者,那么强大那么变态。你生活在我梦寐以求的世界中,却干着让我失望透顶的事。如果按照你的思路,我那么羡慕你,你是不是也该用我希望你的样子活下去呢。”

羯罗似乎放弃了争辩,不说话了。

四周又静了下来,折腾了半夜的审神者眼皮打架,靠在石壁上睡着了。这一夜她做了个梦,梦到了和清光去万屋的那个黄昏。她在河边跟付丧神笑着打趣:小清光啊,你说如果我之前的人生和羯罗一模一样,我会不会也变成第二个羯罗啊?

梦里的加州清光眨着眼反问:人与人终究是不同的吧?就算是相似的两个人,选的路不同,看到的结果也是不同的。

2

第二天审神者就从禁闭室被放出来了,她按照羯罗说的那样跟巫女表达了自己要下山的愿望,不出五分钟就有人把她来时的衣服拿来了。神山家只是让她别忘了回来跳神乐,其余一概不管。

她临走前想是不是该带点土特产回去,于是去神社里面抓了把御守藏袖子里一起带走。由于这次是审神者自己要走,所以没有牛车接送。等出了鸟居,她就看见了等在石灯笼旁的乱藤四郎。

乱本意是想扑过去的,但碍于现在的地理位置过于特殊,只能满面笑容得站在那边等她。

晨曦透过头顶枝桠流泻而下,将浅金色洒在这位小短刀身上。细碎的光影变化中,审神者看到了他身后飘起的樱瓣。

审神者等他们一离开神山就将乱藤四郎抱在怀里,不顾他的挣扎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说:“对不起乱酱,婶婶来得太晚了。”

“啊——真是受不了你,这么离不开我的话,就破例让你抱一会好了。”乱藤四郎显得十分大度,但推开审神者脑袋的时候也是毫不留情。

“别把鼻涕擦我身上!”

等到了本丸,审神者远远就看到了在门口迎接她的小短刀们。进门的那一刹那,看着那些将自己包围住的大白腿们,她觉得天国也不过如此吧。

问起那位小姐姐怎么样了,药研藤四郎说只是灵力使用过度,睡一觉就能调整恢复。还说要不是今剑把昏厥的她从路边捡回来,估计今天早上都不能被人发现。

“乱酱。”审神者一把抓住准备趁乱开溜的乱藤四郎,“你解释下好吗?”

乱藤四郎拍开她的手,不满道:“还不是我担心某位弱爆了的主上,所以匆匆赶回去了嘛。而且是她自己说,不过一条街,走走不是问题的。”

“她那是谦虚!”

乱给了她一个鬼脸:“不该谦虚的时候谦虚,那就是傻!”说完就跑去洗漱了,衣服上沾着血还在外面等了那么久怕是早就憋坏了。

审神者从袖子里拿出御守,给本丸的刀剑男士们每刀一个。可是等都分遍了也没见到某个白色的身影,她不由伸长了脖子去张望。

“大将。”药研藤四郎冲着田地努努嘴,“还在种地呢。”

审神者没忍住笑出了声,然后蹦蹦哒哒得跑走了。

鹤丸国永刚刚忙完,正想着地里得南瓜怎样才能长得比较吓人,就看到审神者坐在走廊下冲自己笑。她眼里闪耀的光一如既往得好看,就像是落了什么明亮又温暖的东西进去,让自己这冷冰冰的刀剑不禁想要离她更近一些。

审神者把怀里的御守掏出来递过去:“给,土特产。”

鹤丸国永接过御守,看着上面那几个歪歪扭扭得符号问道:“你知道这上面写的什么吗?”

审神者想了想:“身体健全?万事如意?”

鹤丸国永俯下身,凑到她耳边轻轻说:“是,生产顺利。”然后看着她涨红了脸不知所措。

审神者还没开口解释,就听他又说了下去。

“如果你有办法让我怀上,我倒是不介意给你生个刀子。就不知,你喜欢短刀还是脇差,或者是像我这样的太刀?”

审神者把自己藏到了柱子后面,然后用脑袋撞柱子。

鹤丸国永再接再厉,乘势而上:“但作为给我的聘礼,就一个御守还是从神社现拿的就未免太过寒碜。至少自己做一个给我吧。”说完就收下了那个御守,扬长而去。

审神者内心充满了波动,简直想破口而出:嗷,我要短刀!

羯罗的冷笑把她思绪拉回:“麻烦你对他说。鹤丸国永,自己去刀解。”

审神者翻了个白眼,就短短几天的功夫她已经对羯罗的中二属性有了更深入的认识。

“羯罗,不要当电灯泡。”

“我杀……”

“成天打打杀杀,活着不好吗?”

“……你还是闭嘴吧。”

这就对了嘛。

3

审神者去了小姐姐的房间,她去的时候小姐姐已经吃完了一碗粥和两碟小点心,正坐在床上两眼放空得眺望天花板后的大千世界。

“胃口不错啊……”审神者想起自己也没吃,不由擦了擦口水。

小姐姐回过神来,又是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小姐姐的手一直就是这么冷冰冰的。

“我叫星见,曾经也是神山家的巫女。”小姐姐开始自我介绍了,审神者自然也不能失礼。

“我是没有名字的审神者,请你就叫我审神者吧。”她坐到了小姐姐的旁边,“你为什么老是要抓我手?”

“冷,捂手。”小姐姐说着手下力道加重了些,疼得审神者呲牙咧嘴还要装得很坚强。

“捂,随便捂,不够还有脖子。”

小姐姐的神情严肃了起来:“我们之前在神山内部看到的那个咒文是用来招魂的。”

说到招魂,难道召唤过来的那个魂就是她吗?

羯罗的声音显得十分冷静:“不是你。只要是被那个阵召过来的魂魄就会完全受神山家控制。”

审神者听后就问小姐姐:“那有没有可能召唤出的是羯罗呢,所以她才像现在这样跟我一起挤在这个身体里?”然后把自己去神山家后的事都说了一遍。

“羯罗她在这里吗?可按你所说你们并没有去山里呀,所以不可能从那里召唤羯罗的。”小姐姐脸上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捧住审神者的脸往她眼睛里望。

审神者觉得这个做法怪异极了,羯罗这个身体又不是什么人形高达,还能从眼睛里看到两个人的灵魂不成。

大概会用灵力的人眼中的世界和她是不同的,小姐姐说:“的确有两个灵魂,可是被这个身体承认的灵魂却是你。并且你的灵力也和羯罗先前的截然不同,和我们所有人都不一样。”

审神者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有灵力,照理说魂穿之后用的灵力应该是羯罗这具身体的才对,但小姐姐却重点说明那是她自己的灵力。

而后的事情也让她十分震惊。羯罗完全不记得自己因何而死,在比对过日期后发现她的记忆居然有将近半个月的空白。而能做到这一点的恐怕就是神山家的那个神秘咒文。

并且她们在竹林中遇到的溯行军也和在战场上遇到的有所不同。它们的尸体不会消失。

等到吃晚饭的时候,审神者决定将羯罗的事告诉本丸刀剑。

羯罗已经不劝她了,因为劝不动,于是就说:“以他们对我的恨意,估计会为了不被言灵控制而选择割下你的舌头。”

“大不了就又回到黑暗本丸的日子。”审神者说完就大声宣布,“羯罗现在与我公用一个身体,并且她没有控制权。你们有冤的报冤有仇的报仇,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热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