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团结全文免费阅读全文无弹幕-你怎么湿透了呢

2020年03月07日

花药一直知道墨临渊对自己没有那方面的意思,不过一直都是她一个人一厢情愿罢了,可是没有关系,她只要能够陪在墨临渊的身边就够了,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了。

可是如今墨临渊却要将她给赶走,这样的对花药打击一定是强有力的,花药的心里根本就没有办法接受这种的事情。

“花药,前面不知道还会有多少的危险,你跟着我做什么?搞不好这条命都没了。”墨临渊想要说服花药让她离开,跟着自己,花药的生命安全根本就没有保障。

“可是我不在乎。”花药含着眼泪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来。

她长这么大以来,这还是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她的心里已经装满了墨临渊了,无论如何他是绝对不会离开墨临渊的,花药跟着墨临渊也许会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了性命都不知道的,可是对于花药来说,墨临渊就是她的命,离开了墨临渊,跟她自己丢了性命有什么区别么?

花药已经说出来这样的话了,墨临渊的心里清楚,自己无论如何也说服不了花药了。

“花药,我这是为了你好,你不能再跟着我了,你不在乎可是我在乎,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么可能让人跟着我面对前面不知道的危险呢?!”墨临渊的语气冷了下来,整个人不带着任何的感情,他真的希望花药能够离开,这对于他来说,对于花药来说这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楚大哥……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花药本来是商量着的语气,后面却成为了哭腔,哭的声音撕心裂肺的让人心疼不已,墨临渊听着这样的声音心里也不是滋味儿。

“楚大哥,我跟你保证,只要你不赶我走,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的,我一定会好好的听你的话的,我不要什么的,我只要楚大哥的身边就好了,这是我一早就下的决定,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是重要的了,我的家人和村里人都已经死了,村子也不在了,楚大哥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我已经一无所有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就算我立马死了我也认了。”

花药的这番话将墨临渊给触动了,是啊,花药已经没有家人了,她也没有住的地方了,而这一切都因为救了他这个来历不明的人,虽然花药跟着自己危险重重,可是让花药一个弱女子还能去哪里呢?何况花药是她的救命恩人啊,她的一切的不幸都是自己造成的,那么自己还有什么理由将她抛弃?

想到了这些,墨临渊的心里有些愧疚不已,他本来是觉得自己让花药离开是为了花药好,可是不然,对于花药来说,墨临渊已经是她唯一的亲人了,能在墨临渊的身边才是对于她来说最好的。

见墨临渊不说话,花药擦干了自己的眼泪,问了一句:“楚大哥,可以么?”

“嗯。”墨临渊点了点头,然后开始低下头去吃起了桌子上的饭食。

花药笑了起来,心里也松了一口气,楚大哥能够留下她已经很知足了。

时间过得越久,郑婉淑就更加的等不及要篡位了,可是这么久以来还差的一步就是皇上手上的传国玉玺,在皇上离开了以后,郑婉淑已经将他所住的宫殿掘地三尺了,还是没有发现传国玉玺的踪影,所以推断出来传国玉玺一定是被皇上带在身上的。

郑婉淑耗费大量的人力去找墨玖尘和皇上的下落,不得不说,郑婉淑的实力不容小觑,这才过了还没有多久,郑婉淑就已经发现了墨玖尘和皇上的下落了,这对于她来说可是一个好消息。

立刻就拍案而起,“这一次你们再做不好这件事情,脑袋就别要了!”

郑婉淑已经等待了太久了,她已经快要等不下去了,这件事情她不能再接着等待下去了。

墨北玄看着这一切,知道这个皇位距离自己已经不远了,这一切如果不是有郑婉淑一直以来的帮助,他的能力根本就做不到这一切。

“母后,父皇是逃不掉的了,到时候等到儿臣坐上了皇位,就封您为太后。”墨北玄已经在想着后面的事情了。

郑婉淑没有说话,因为接下来的事情她自有定夺,她是一个做事有自己的想法的人,不会因为别的一些品头论足而改变自己的想法。

郑婉淑的人来势汹汹,这件事情很快的就传了出来,墨玖尘的眼线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直接就是快马加鞭的赶过来传递这个消息。

这个时候一屋子的人刚用完膳,一些人正在收拾东西,眼线却不顾一切的冲了进来。

这一幕将在场的人都给惊到了,特别是墨玖尘,因为自己的眼线从来就不会暴露在别人的面前,这一次自己的眼线也实在是太草率了,就这样的暴露了自己。

“这……”楚婧璃整个人都惊住了,有些受到了惊吓。

墨玖尘看着楚婧璃的反应,狠狠的瞪了自己的眼线一眼,“到底有什么事情?这样急急忙忙的,本王没有教过你规矩么?”

“属下知罪,不过王爷,的确是有紧要的事情啊,否则属下不会这样的草率的。”顾不得墨玖尘的指责,眼线简单的解释了一下这件事情。

“说。”听到他的话,墨玖尘的脸色才好看了一些,然后说了一句。

“回王爷的话,皇城中传来消息,如今皇上和王爷的位置已经暴露了,而且皇后的人已经在路上了,恐怕如今已经快马加鞭的过来抓捕了,属下在路上已经碰到了,不过是抄了近路来通风报信的。”

这样的消息对于在场的人来说无疑就是一颗炸弹,没想到这一切来得这么突然。

幸好大家还算是冷静了,墨玖尘也极为的冷静,“现在大家赶紧去收拾东西,我去找马车。”

墨玖尘转过身,就直接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去给大家找马车。

楚婧璃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而且也知道他们千万不能够被郑婉淑给抓到了,否则所有的一切都没得救了,她迅速的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

眼线通报消息还没有多久,众人就坐上了墨玖尘准备好的马车,就开始奔驰了起来。

墨玖尘极为的担心楚婧璃的情况,这样的赶路,而且路不是很平,他担心楚婧璃的孩子受不了,受折磨的可就是母亲啊。

几乎是他们刚离开了没多久,郑婉淑派来了兵马就将方才他们住的地方给踏平了。

所有的东西还在,只是人已经不在了,桌子上摆放着他们还没有来得及收拾好的碗筷,虽然这件事情来得极为的突然,可是没想到他们居然已经得到了消息了,这件事情是在他们意料之外的。

“追!”

一声令下,这些兵马又朝着这里唯一的一条路追了上去了。

兰永德这一路上似乎总是可以听见马蹄声,心里的害怕越来越强烈了。

“停!”他让马车停了下来,另外马车里的人也惊了一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眼下他们所处的地方还是很安全的,可是谁知道危险会不会在下一秒降临,所以兰永德只能长话短说将自己要说的直接说清楚了。

“怎么了?”墨玖尘问了一句。

所有的人都掀开了帘子探出头来,看着兰永德,远处的马蹄声已经越来越近了,循着他们跑过的路就要追过来了。

“不然咱们这样吧,兵分几路离开,这样的话逃跑的可能性也大一点,他们抓捕的对象应该是皇上,因为皇上的手上有传国玉玺,得不到传国玉玺,也就意味着皇后娘娘一直得不到皇位,我和皇上一起,宬王妃就由宸王殿下照顾一下了。”

长话短说,大家也觉得兰永德说的话很有道理,都点了点头。

“既然大家同意的话,那这件事情就这样了,兵分几路离开,快点!”

兰永德的办法也是有道理的,因为他们坐的是一样的马车,而他们并不知道哪一辆马车上坐着的是皇上,用来混淆视听,这样一来,他们逃跑的可能性会更加的大。

遇到了这样的紧急的情况兰永德还能够临危不乱实属难得,就连皇上也是极为的慌张的,头一次这样的害怕,不过兰永德一定会好好的保护好皇上的。

能够和楚婧璃分在一起,这对于墨玖尘来说是极为的幸运,因为自己心系楚婧璃,在楚婧璃的身边的确是能够好好的照顾到楚婧璃的。

“皇嫂,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告诉我。”墨玖尘对于楚婧璃称呼的口吻是皇嫂,也表示了自己对楚婧璃的尊重,这样一来,楚婧璃一定不会拒绝自己的帮助的。

“嗯,谢谢你。”楚婧璃道了一声谢,楚婧璃是一个大人倒是没有这样的要紧,可是腹中的孩子可不一样,腹中的孩子可能受不了这样的折磨。

所以楚婧璃尽可能的抓紧车厢,不让自己颠簸得太厉害了,她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担心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受不了这一切。

热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