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全棵身体-太硬了好涨好爽

2020年04月16日

梦瑶大公主从宫外一回来,红衣几个宫女,早围了上来,叽叽喳喳,将梅妃惠妃和皇后到这里来的细节原原本本说给她听。

“这些奴才的嘴溜得真快!”大公主感叹着,不过还就是因为有了这些奴才的如实话,让她绝处逢生,有了一线生机。

肚子里的孽种是皇后的亲孙子,放火要烧死自己七公主的也是皇后的亲生女儿可可,自己最多算是一个帮凶。

皇后不管怎么样,总不可能大义灭亲吧?

梦瑶想到这里,那颗忐忑不安的心,一下子平静了。

皇后母仪天下,见过多少大风大浪,面前这一点小把戏怎么瞒得了她,想必皇后已经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梦瑶反而把心放宽了,如今当务之急,就是要先和太子殿下联络一下,看他有什么反应。

“小翠,你去请太子殿下来潇湘馆,我有话要和他说。”梦瑶吩咐道。

小翠领命而去,才出潇湘馆大门,就被急匆匆赶来的红衣宫女叫住了。“姐姐,快快回来,大公主叫你回来。”

大公主一向做事很果断,现在怎么变得婆婆妈妈、优柔寡断了?小翠纳闷极了,连忙回身道:“大公主真的这么吩咐,让我回去吗?”

“姐姐说的什么话,我还敢私底下对你下命令吗?”红衣宫女满脸推笑,心里却在腹诽着,谁不知道你是大公主身边的大总管,大公主造多少孽,以后会受多少惩罚,你也功不可没。

“嘻嘻,借你十个胆儿,你也不敢!”小翠很嚣张的说。

二人一前一后回到潇湘馆,紫衣正帮大公主往脸上涂脂抹粉,绿衣则找来那套红色的盛装。

大公主这是准备浓妆艳抹,她心里是怎么打算的呀?小翠百思不得其解。

伺候大公主化妆穿衣完毕之后,大公主对着穿衣镜来来回回扭了扭腰肢,明眸善睐,顾盼生辉,突然发现额头上的美人痣只是一个红点,马上让人重新换上梅花图案,这样看上去,配上花红大袍,艳丽多了。

大公主这是准备去太子殿下住的东宫,不打扮得花枝招展一点,怎么去吸引太子殿下的眼球呢。

“小翠,我们去东宫,要快一点,不然皇后的人又该来传懿旨了。”

红衣她们不得不佩服大公主料事如神,他前脚才走,安公公后脚也跨进了潇湘馆。

“奉皇后懿旨,着大公主梦瑶去皇后宫里有事问话!”安公公道。

“大公主,大公主,大公主她 她还没回来呢。”红衣语无伦次,慌慌张张道。

大公主临走的时候,曾经吩咐过,如果公公逼急了,让他们来太子住的东宫找人。

“胡说八道,大公主已经回来一个时辰了,想欺瞒洒家,欺瞒皇后娘娘,你好大的胆子。”安公公怒道。

如果没有确切的消息,皇后能轻举妄动吗?

皇后千算万算,却绝对算不到大公主动作会这么快!

“大公主是回来过,可是这不又走了吗?”紫衣偷眼看着怒火中烧的安公公,战战兢兢的分辨道。

“你们这群蠢奴才,难道没有把皇后来过潇湘馆的话带给大公主吗?”

“大公主不知道在哪里受了气回来了,横眉竖眼的,谁敢雪上加霜,告诉她这等小事……”一个小宫女口无遮拦的说道。

安公公暴跳如雷,居然敢藐视皇后娘娘,他气得浑身发抖。

“掌嘴,掌嘴,快快掌那不知死活的宫女大嘴巴!”安公公话音一落,早有人上前,左右开弓,啪啪啪无数耳光,对那个不知死活的宫女作了一次惩罚。

“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眼里没有旁人也就罢了,连皇后娘娘也不放在眼里了吗?你家主子才貌双全,自诩永安国第一大美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她教导出来的奴才就这个德性?难怪皇上没有指明让她来当太子殿下的未婚妻,而是慧眼识人,选择相貌虽丑,却知道礼义廉耻的七公主当未来的太子妃。

奴才现在才明白皇上皇后的良苦用心,只可惜迟了,聪明伶俐,脑子灵活的七公主,就这样飞升回天宫去了。”安公公不无遗憾的说道。

“回头记得告诉你家主子,皇后的事,不是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要当头等大事来对待,哼!”

拂袖而去的安公公不无讥讽的嘱咐了奴才们一句,回去向皇后复命去了。

“什么,大公主回来过,又走了,她去了哪里,问了没有?”皇后用不着他们说,就猜出这女人,八成是去找自己的一双儿女当替罪的羔羊去了。

这回安公公蒙了,因为被潇湘馆里的奴才一气,居然没有问大公主去了哪里,只好苍白着脸,跪倒在地。

他战战兢兢道:“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奴才在潇湘馆受气了,把主要事耽搁了,奴才这就回去,问大公主去了哪里?”

“不用麻烦了,你马上差人去太子的东宫及可可的翠玉宫探听一回,不要打草惊蛇,看大公主是不是在那里?”皇后觉得真累,这两个不争气的儿女,怎么和城府很深的大公主走得这么近呢。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昔日可可在自己面前吹捧大公主如何知书达理、才貌双全的时候,就早应该料到会有今日之祸。

还是皇上有远见,难怪会萌生出让太子殿下和七公主续婚约的话来。只是这一切似乎都迟了。

果不出皇后所料,据派去的人来说,大公主去了太子殿下的东宫。

“这个女人为什么没有去找可可商量对策,而是跑去和太子殿下纠缠不清,她难道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

皇后的脑子开始飞速的运转起来,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底涌现出来。

“难不成还有比七公主飞升的事情,更让人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吗?”皇后呢喃着,心里开始忐忑不安起来。

潇湘馆那个奴才无意中说出的话又在她耳边响起:“太子殿下以前经常来潇湘馆,可可就是昨天才来过一次!”

就凭这话,皇后马上推测出,她的一双儿女,果然都出事了。

热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