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放松喷出去—儿子想日他

2020年05月16日

妆发做好,天已经黑了。小彭给她拍了好几张照片,留着让她发微博。

庆典会场,星光四溢。

孟氏娱乐的艺人几乎没有缺席,影后、花旦、流量,孟氏娱乐应有尽有,比如享誉国际的影后郑俪纯、比如人气爆炸的流量小生沈忻,比如小花刘羽童、萧笙,以及一线花旦贾嘉等等……全都到场。

他们每一个走出去,都能让粉丝疯狂。

而今夜,他们皆身着礼服西装,齐聚孟氏娱乐的七周年庆典。

会场很大,高端大气,除了明星们,还有孟氏娱乐的经纪人和员工们。

音乐悠扬回荡,三三两两的谈笑招呼。

直到大门推开,孟城一身黑色西装,被人簇拥着走了进来。

就是这时,就站在门口的一个卷发女人突然绊了下,朝孟城摔去。

孟城手一抬,把人扶住。

女生慌慌张张抬起头,画着精致妆容的脸微红,“对不起孟总,我高跟鞋不太好穿……”

孟城收回手,“嗯。”然后目不斜视,走进会场。

白色礼服的女生被这么直接的漠视,脸色微微一变。

“哟,雨童呀,你平时穿高跟鞋跳舞不是也没事吗,怎么今天就穿不稳了。”旁边走来一个穿着淡紫色长裙的女生,大概二十六七岁的样子。

白色礼服的女生见到她,眉头一皱,“那当然不如萧笙姐会穿高跟鞋。”

当红小花萧笙嗤了声,压低了声音,阴阳怪气地讽刺,“你不是不会穿,是不想会穿吧。怎么呢,对孟总还不死心,可惜啊,人家孟总是什么身份,你是什么身份。”

刘羽童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我是什么身份,你也是什么身份,你笑谁呢?”

刘羽童和萧笙都是孟氏娱乐的当红小花,但萧笙是拍电影出身,刘羽童则是偶像剧出道,这就导致刘羽童和萧笙虽然年纪相仿,名气相当,却还是被萧笙压了一头。

两人对外是孟氏娱乐新生代姐妹花,实际上,私底下非常不对头。

“我笑你啊,心比天高,没有自知之明,还想着飞上枝头变凤凰,真逗!”

“你……!”刘羽童气的胸脯一起一伏。

“羽童!”

眼看着两个人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掐起来,刘羽童经纪人忙跑了过来,“走走走,别闹了,我带你去见个制片人。”

然后把刘羽童拽走了。

萧笙留在原地,冷冷一哼。

这边发生的事,孟城当然不知道。他与几个公司股东交谈着什么,时不时却看眼手表,又看眼门口。

旁边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感叹道,“孟总魅力还是大啊。”

“嗯?”孟城挑眉,正要问他什么意思。

眼角余光瞥到大门打开,他心念一动,转头看去。

门被人从外面拉开,首先入眼的,就是如镶嵌了星星般的蓝色,当会场大门彻底打开,一袭蓝色星光高定礼服的人就出现在众人眼前。

会场内似乎有片刻的安静。

孟城眸光一亮,下意识抬了下脚,就想朝门口的人迎去,但很快反应过来,又生生忍住。

萧笙刘羽童,一左一右,一个憋着气跟着经纪人在和某中年制片交谈,一个则在和自己的助理吐槽。却都在此刻抬头看过去,然后同时变了脸色。

孟城手中拿着酒杯,嘴角却不自觉扬了起来。

这条裙子还是他和苏玥一起选的,果然没挑错。他家小公主穿起来,才是最耀眼的。

安星察觉到不少目光聚来,有点尴尬,她的视线隔空和孟城对了一下,捕捉到了孟城眼底得意的笑,她忙移开视线,梭巡一圈,看到陈媛正坐在沙发上,和一个穿着黑色裙子的气质女人聊天。

安星眼睛一亮。

沙发上陈媛身旁的女人,就是入行二十年家喻户晓的郑俪纯!也是孟氏娱乐签约艺人里咖位最大最大牌的影后!

陈媛也看到了安星,跟身旁的女人说了句话,然后快步朝她走来。

安星微微提着裙子,对身后开门的服务员道谢,走了过去。

“媛姐!”

“嗯,来了。还挺快的,辛苦了。”陈媛笑说,“跟我来。”

陈媛领着安星和小彭走到沙发旁,介绍道,“俪纯,这是安星,我带的艺人。安星,郑影后你肯定认识,你就叫她郑姐吧。”

“你就是安星啊,我听陈姐说过你好多次了,还真是非常漂亮的一个小姑娘。”郑俪纯年近四十,但保养非常好,笑起来和和蔼可亲的,没有高高在上的凌厉气质。

虽然是在同一个公司,不过,郑俪纯是个比较佛系的人,而且工作重心在好莱坞那边,这大半年都在好莱坞拍戏,所以她对公司签了什么新人,压根不清楚,也不在意。

只是她和陈媛认识多年,是老朋友。陈媛与郑俪纯聊天时提过几次安星,也就记住了。

安星没想到郑俪纯对她这么温和,有些受宠若惊,“郑姐好,我是安星。”

这边的和谐谈笑惹来不少人的注意。

安星在公司名气不小,毕竟曾经全公司都传过她和总裁特助任霖的事,加上换经纪人闹出的风波,和这几个月微博上她的热度,哪怕安星没有代表作,也足够让人记住她。

她颜值又高,且到现在,关于她有金主的传闻,也从未消停过。

如果没有金主,又怎么会被公司这么重用,既让陈媛这样老牌且有能力和关系的经纪人带她,还给她那么多资源呢。

碍着陈媛和公司高层都在场,大家也不敢太明目张胆地议论,只敢远远的在背后压低声音议论。

郑俪纯目光在安星的裙子上流连,然后意味深长地笑道,“你的裙子,倒是挺好看的。如果我没看错,这是D家高定,今年秋季最新款。”

高定是什么意思,大概就是说,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而且这一款,她之前有所耳闻,是天价。

可今天,这条裙子却穿在一个刚出道的小艺人身上……

刚才安星走进来时她就觉得这裙子眼熟,刚开始还以为是她刚出道,穿的高仿或只是相似。但近了一瞧,发现没那么简单。

陈媛听到郑俪纯的话,一愣,转头看向安星。

小彭没想到安星的裙子居然是D家高定,惊讶不已。

安星只能点头,“嗯,是的……”

陈媛小彭互视一眼。

郑俪纯不禁想,传闻或许不是空穴来风,她笑了笑,转移了话题,“好看,穿在你身上,更好看了。对了安星,听说你最近在拍戏,拍的怎么样了。”

*

会场很大,庆典也热闹。

公司上上下下都到场,为了避免狗仔潜入拍照做新闻,安保也做的很好。

安星一直跟在陈媛身边,做个花瓶。郑俪纯毕竟是影后,孟氏娱乐最大咖的人,和陈媛安星聊了会后就被叫走了。

而就在庆典开始,孟城要上台说话前,有个意外的人,意外的出现了。

他就是孟迟。

安星看到孟迟,先是愣了下。

会场里立刻发出骚动。

“啊啊,安星你快看,那是孟迟啊,孟迟!”小彭在安星旁边压着声音发出激动的尖叫。

见安星没有反应,小彭以为她不认识孟迟,“你不会不知道孟迟是谁吧!他可是孟氏集团的二太子!咱公司的大股东,孟总的弟弟,我女神家的二少爷,我女儿的哥哥!”

安星:“……”这个头衔可真多啊。

谁知还没完,小彭继续绵延不绝:

“他还是拿过奖的青年导演!拍出的第一部文艺片就大爆!而且你看他这身材这长相,就算当明星当模特也是绰绰有余啊!”

安星看向那头,孟迟也是一身黑色西装走进会场,就在小彭给她“科普”孟迟的事迹时,孟迟突然转头,看了过来。

身旁小彭突然一个倒抽气,抽出了鹅叫声,“他他他,二太子看过来了!安星,他是在看我……不对!他是在看你!”

小彭还是比较有自知之明的,在安星身边,不要想得到什么光芒,因为光芒都在她身上。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孟迟看的,肯定只有安星!

安星被自家二哥看过来,第一反应就是一肃,想弄件外套来披上。

孟迟是个老干部,平时她穿的稍微清凉点,孟迟都会勒令她去换掉。一是怕她着凉,二大概是因为他那保守的思想。

她今天的裙子是肩带款,她是觉得还好,但是以孟迟的眼光……

小彭见她摸自己肩膀,忙问,“怎么啦安星,冷了吗?”

“没……”安星摇头,再看孟迟那边,孟迟已经朝孟城走去,找他算账了。

孟城正在和几个股东谈些什么,孟迟上前,和几个股东打了个招呼,然后对孟城道,“跟我来一下。”

孟城对周围人说了句抱歉,跟着孟迟走到一旁。

“怎么了?”

“这就是你给星星选的裙子?”

“我和妈一起选的。”

“……”

孟城挑眉,“怎么,咱妈审美你也怀疑?是你审美有问题,你看星星多好看啊,再说又没露胸又没露腿的。你该改改你保守的思想了,这样怎么找媳妇啊阿迟。”

孟迟不屑地看他一眼,“那你也给她找个外套,这里面冷气这么足,不怕她冷?”

孟城微微思索,“唔……你说得对。”

场上最瞩目的两个男人此刻正站在一起,浑身散发着精英霸总气息,孟氏娱乐的员工、艺人时不时地往他们那看,表情和小彭差不多,完完全全的迷妹脸。

“真羡慕我女儿,有秦时这样的青梅竹马,有两个霸总哥哥,有女神妈妈,有老霸总爸爸……”小彭在旁捧着脸感叹。

安星挖了一勺子蛋糕往嘴里塞,“那倒是……”

她的爸爸妈妈哥哥,肯定是世界上最棒的人。

“安星?”一个女声突然从旁边传来。

安星一愣,回头,就见萧笙不知什么时候端着酒杯走了过来,似笑非笑地问,“你最近不是在拍戏吗,怎么还敢吃蛋糕?不怕上镜胖十斤吗?”

安星和萧笙其实真不熟。

主要是,萧笙也算当红小花,出道三年,而安星只是个新人,平时大家工作都忙,很少碰面,就算碰面,萧笙作为前辈,安星没见过她给新人后辈什么好脸色。

连刘芸那样势力跋扈的人当初都说萧笙不好惹,安星见到萧笙也是退避三舍。

还有个原因是,她从来不参与圈内的聚会饭局,更没有圈内好友。

这会萧笙主动上前攀谈,甚至一脸温和笑意,让安星感到有点……毛骨悚然。

她忙把蛋糕咽下去,“……我吃完再减肥。”

其实她是吃不胖体质,但是在爱美的女明星面前这么说一定会拉仇恨,她聪明的规避了矛盾。

萧笙笑着走近一步,“我能在这坐会吗?”

“啊?可以啊,你坐吧。”安星往旁边让了让。

小彭也特有眼力见,立马站起身,笑说,“萧笙姐,你坐,我去给你拿吃的要吗?”

“额……”萧笙坐下,本想拒绝,但看了眼安星手里的蛋糕,不甘示弱地点了下头,“好,谢谢哦。”

小彭看了眼安星,给她使了个眼色,然后转身跑了。

萧笙打量了安星一眼,离的近了,她才发现安星的皮肤是真的好,她脸上只上了一层薄薄的粉,却毫无瑕疵。

她笑了笑,“安星,你出道也快一年了,说起来咱们虽然在同一个公司,但见面的机会也太少了,这次正好,我们加个微信吧?”然后拿出了手机。

……

另一边,刘羽童看着萧笙和安星坐到一起,两人相谈甚欢的样子,暗暗咬牙。

小彭拿了块蛋糕回来时,安星和萧笙已经交换了微信。

“萧笙姐,你的蛋糕。”

萧笙笑着接过,道谢,然后朝安星摇了摇手机,“如果在剧组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问我哦。”

安星微笑点头,“好的,谢谢萧笙姐。”

“别叫我姐啦,我也就比你大个几岁而已。”萧笙嗔怪道,“叫我名字或者小笙吧。”

“那……好吧。”安星笑的脸都僵了。

萧笙这才满意,然后挖了一小勺蛋糕,真的是一小勺,小到只有指甲盖那么点。

安星本来想吃口蛋糕的,见状,默默放下了。不能刺激爱美的女明星啊……

萧笙突然转头,意味深长地问她,“对了安星,我之前听有人说你和咱们任助理……”

安星马上否认:“我们什么都没有,传闻都是假的!”

她话音刚落地。

任霖突然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件C家小香风外套递给安星,“安星小姐,你的。”

萧笙:“???”什么都没有??

热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