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英语老师的胸好软—解锁108姿势简易图

2020年04月23日

第十六章

‘不过艾米丽小姐好像有点心不在焉?’

奈布从见到医生的那一刻起,就察觉她脸色不太好。

此时双手抱头,蹲好被治愈的奈布,已经被艾米丽因治疗力度过猛,压迫伤口而跪地一次了。奈布喘了一口气,刚想回头询问一下艾米丽的情况,又猝不及防地被按回去重新治疗了。

“。。。艾米丽小姐,你,嘶啊!”

“呀!真的很抱歉,奈布先生,我刚刚走神了,真的很抱歉。”

“没。。。没事。”奈布有气无力的回复道。接连两次的医疗事故,使得奈布像个龙钟潦倒的老人家一样,疲惫无力地用手扶着墙壁后,才缓缓地站起来。同时也让他留下了阴影,他产生了一种即使被监管者砍,也不想被治疗的感觉。医疗事故真的太恐怖了,奈布心有余悸的想。

这个庄园游戏的治疗很神奇,奈布很确定他明明已经被打得只剩下半条人命了,经医生一妙手回春,瞬间满血复活。当然了,要是没有刚刚惨不忍睹的过程与难以遗忘的痛楚,奈布觉得结果会更美好。

雾仍然弥漫着。

从艾米丽小姐中得知,这是监管者杰克的技能,只要他挥刀时躲开他的刀气就好了。他们两个在一起修2楼的电机,只不过艾米丽小姐不知道,她在细心的一一讲解的对象,此时已经神游去了。

‘杰克,是我认识的那个杰克吗?还是其他人?不过他是监管者,没有重名的话,可能就只有他了吧?不过。。。’

奈布顿了一下,在医生疑惑的目光里摇了摇头,继续埋头破译:

‘即使是他又怎样?我们阵营都不同,总不可能为了一个有过几次一面之缘的人,放了我吧?矮油,我天,我肿么会这么想?’想到此,奈布突然自己脑子抽了,竟然会做白日梦,认为杰克可能会放他??真是日了狗了!!倍感丢脸的奈布疯狂的狂打电机,差点没把旁边的医生吓了一跳。

“你还好吧?奈布先生?”

“没事,刚刚我的脑子逃走了,体内的水想假冒它,所以就进去了,我一会就好了。”奈布头也不抬的狂打电机,仿佛在对待他的仇人一样。

“噗呲。”医生捂着嘴,显然被奈布的冷笑话逗笑了。

医生的笑声也把深陷自己小世界的奈布拉回现实了,奈布抬眸看到捂嘴笑的医生,他也受到感染似的笑了,彼此气氛开始活跃起来了。

正当他们两个电机快修完,相谈甚欢时,奈布余光突然看到一张白苍苍的病床,上面正中央似乎还躺着一个黑漆漆的人形影子,看上去很是奇怪。奈布想起自己身边站了个专业人员,他便好奇的问医生:“艾米丽小姐,你看那边,那张病床上好像有什么东西?”

“啊?什么东西?这医院里的事物其实都是假的,没什么好看的。我们先别聊天,专心破译吧,奈布先生,我们还有4台电机没接了。”然而医生却没有回复他,她像是听到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一样,没上心似的,要是忽略她刚刚轻轻地停顿了一下,语速变得有点急促的话,或许她的可信度还能更高一点。当然了,奈布是不可能相信医生不介意他的问题的,但既然她不说,奈布也不好追问了,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只是他以前战场上学习的战术,不断的机动性,不断的警戒与不断的猜测,让他留了个心眼。

【3部密码机尚未破译】

【地窖已刷新】

“铛!”

一声洪亮的钟声回响着整个庄园,庄园系统上一秒显示完园丁牵制监管者60秒,下一秒园丁就受伤了。

“遭了,我们要赶紧去破译,杰克的技能出来了!”医生神色不太好,放完话后头也不回的跑了,似乎在于时间竟跑,争分夺秒。奈布也紧紧跟在她身后,一起跑去电机的地方。

两人刚刚摸到电机,奈布正向医生脱口而出询问有关杰克的技能,园丁小姐刚好倒了。

“你继续破译,奈布先生,我去救人。”

“额?等等,我可以去。。。。。”奈布刚抬起头,话未说完,医生就已经风风火火的跑远了。“救人。。。”默默补上。面对前面那台恐怖吓人(奈布的视角)的电机,奈布深深地吸一口气,甩动活跃一下肩颈与手臂,开干了!

“滴滴滴滴。。。”

[艾米丽成功救下队友]

[伍兹成功牵制监管者120秒]

[艾米丽成功救下队友]

。。。

。。。

“滴滴滴滴。。。还有三分之一,加油”

“滴滴滴滴。。。开了!!!”埋头苦干的奈布终于点开了电机,欣喜若狂,但当他看了一眼队友的状况,刚刚的喜悦感全部一扫而空了。园丁上天了,此时慈善家在坐椅子过了半血中,医生牵制着监管者,仍然还有两台电机未接。。。

“为什么我有一种游戏要输的感觉?我要去救人。”奈布在快捷语言上发了个“站着别动,我来帮助你”后,就朝慈善家椅子方向跑去了。

“啊啊啊!好远,怕赶不上了,要是有什么道具飞过去就好了。。。嗯?飞过去?”

奈布灵光一现,立刻低头看着双臂上的护腕,脑子里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记得这个道具的使用说明上有写着,触碰墙壁后,护腕的气筒会突然泵气,立刻加速前进。nice,这不是他正需要的吗!!?

奈布迫不及待地按照记忆中的说明,打开了气筒,然而,刚刚接触墙壁,为等他准备好,他整个人就不受控制的往前冲了。

“啊啊啊啊啊~”

正在坐椅子慈善家挣扎,被追逐的医生与追逐的杰克,都被这惨绝人寰的呐喊声时吓得动作一停,下意识的看向声源的地方,只不过没看到任何东西,还以为出现幻听了,各自又开始忙碌起来了。

而此时,他们的关注对象,奈布·萨贝达,为了不再发出丢人现眼的声音(虽然没人知道是谁),他紧紧地咬住自己的兜帽,继续用护腕跌跌撞撞地赶路中。

终于,在慈善家时间所剩无几时,奈布艰难地抵达了目的地。

“克利切先生,我来救你了!”奈布欣欣向荣地跑来。此时的慈善家,仿佛看到了亲人一般,期待又热切等待着一路披荆斩棘的奈布,能把自己从这恶魔椅子上救出~多么美好的一副王子救公主的场面呀!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只见奈布跑到了他的椅子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后,就不假思索的冲刺溜了。。。

“???”

“。。。”

“。。。忘记关技能了”

慈善家直到上天了,他都‘死不瞑目’,他不知道他‘临终’前被拍了拍肩膀,让他有种好好上路的既视感,只不过是因为某人忘了关技能罢了。。。

目送着慈善家上天的奈布,默默地为他默哀3分钟。。。

热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