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太大了啊马车好颠_在阳台上和哥哥做

2020年04月23日

简直吓呆了!

霆霓——代表着打架很厉害,小的时候已听闻其大名,可是打交道的几率几乎是零。今日竟然有机会和雷国的霆霓成为搭档并肩作战,小粉丝的心情,他是不会懂的。

自幼他被作为火之国君王守护者施以封闭式的培训,提升魔力,还有学习礼仪、各国邦交和形势等方方面面的知识,和焚轮陛下对霆霓放养式的教育完全不一样,众所周知,年幼时的霆霓是到处惹是生非的小恶魔。

何况还有一半低等人类的血脉,他对他的印象是并不是太好,肮脏、顽劣,鄙夷却……向往,那小小的身躯骑在狮鹫背上遨游天下的自由。

经历成长后的霆霓又是另一种气质,即便处在相同的位置,同是王子身份,霆霓给他的感觉和嘉澍或是雷光陛下都很不一样,高傲、自信,那副一切在掌握中的不可一世。那一半的人类血脉并没有让他退缩,年少的霆霓已经很强,对弱小的基本不屑一顾,偏偏当时他就是归到弱小那一堆里。

双系属性的魔族只是拥有皇族的血统,真正皇族的头衔还是得在格斗场决定。

霆霓是唯一让他这拥有火之国双系贵族高傲不起来的魔族,因为霆霓向这世界证明了,强大和血统并无关系。

在他面前,时雨自惭形秽。

他大概明白那个小屁孩的动机,这是力量的均衡,同时也是防止救援的偏差,可是雷系和水系这两个属性其实并不是很搭调,可以想象一下在水里通电是怎样的体验,攻击融合能发出前所未有的威力,防御魔法就有点……是不能相容的两个属系。

明明还有其他选择的,她最后在三人之间选择了霖又是什么意思?

“因为在我们里头,霖是最强的。巫女在辨识危机和能力这方面的直觉很强。”看出时雨的不解,霆霓勉为其难解答,不是想称赞她。

时雨下巴掉下,这怎么可能,不说在君王之战丢掉皇位,他也曾是霆霓的手下败将。

“不信?真的,她的鼻子比狗还灵敏。”

“怎么可能?她肯定鼻塞了,当然霖大人是很厉害的。”他脸上打着问号了吗?这也是他害怕霆霓的原因,还是那么厉害,旁人根本藏不了秘密。

“雷光的爆发需要条件,你是知道的。至于我,现在的确不如霖。”她自是更愿意提高他们的战斗力,但此刻可没分身去刺激雷光变成疯子。

“一定有原因的!”时雨坚定地紧握拳头。

面具!

很可惜,就算是巫女,一时三刻也没办法解除这面具的魔咒。

“但是,我的防御魔法还是不错的。”

“我完全没有质疑的意思。”

“那么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吧。”霆霓伸手一拦,阻挡了时雨的去路,“按照你对流速的推测,他们最慢也能到达这附近?”

“啊,是!”他们停住的地方大概是河道中段,进入山区后有一大段的爬坡,但是他们已损失了半天时间,再慢,波凌娜也应该到中下游。

“攻击魔法是矛,防御就是盾,虽然长度不及攻击魔法,但是它的范围覆盖广阔,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把这个范围用尽所有力气扩展到最大。不用紧张,比被打得眼青脸肿是困难少许,我们能克服的。”

“是,啊,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一定不会让他们受到丝毫的伤害。”

霆霓转身,余光再瞄了一眼时雨,需要操心吗?即便是擅长读心的巫女,她也不会轻言相信任何人,当然,契约者除外。

“人类小孩根本没有要接受你们审判的意思,监狱格斗场的一战是无可避免的。万一云翳不能出战,不,只要他在这里受到哪怕只是丁点的伤害,我都不会放过你。”

时雨怔住。

这是什么变脸的速度?

好,好恐怖!他的面具明明在笑,却不能掩盖话里咬牙切齿的恐吓。时雨僵硬地点点头。

时雨负责前段,他在后段,最大范围的水帘和静电壁垒,希望他们不会刚好落在两者之间,那最多造成一瞬的心脏麻痹,不会有大碍的,他们也没那么弱。

另一边负责河道后段的雷光和天帚默契好多了,两人积极地做热身。

“我的雷系魔法不如霆霓,火系也不能派上用场。不过,我对你的龙卷风暴和腾云充满信心。”

“谢谢你,雷光陛下。”好感动,霆霓殿下是绝对不会说出这种话的,他连话都不会说。

“好,来吧。”雷光紧握双拳准备就绪。抛离的速度很快,但快不过闪电,他一定能在摔撞上石壁之前,把他们送进天帚的龙卷风里,让他们安全着陆。

希望云翳夫人那张精致的小脸不会被他的拳头挥中,不然,霆霓可会让他好看。

而靠近湖盆口上空——

从不曾被如此质疑过,霖轻笑,被一个孩子脸上不经意的冷漠慑愕。

“你是怕我出尔反尔?为了雷光的契约,万一出事,我会想办法弥补你一切损失。”

“命都没了,你要赔什么?”她轻描淡写的反问,“那我走了。”

她转身往湖盆口飞去。

“男子汉一言九鼎,说话算话,你少瞧不起人。”

“那你好好干,黑隼借我。”她笑。

飞出一段距离,她又回过头。

“你真的千万不要忘记你的承诺。”

“知道了。真啰嗦。”

听到他答允,她满意地骑着黑隼飞往湖盆口中央。

水流没有再形成分支,简直是不幸中的大幸。

在风之国这边的河道明显比黒叶林的狭窄,到达湖盆的距离一下被拉长,他们守着中后段河道,已经分身乏术。

脚下遍眼看去都是嶙峋巨石,几乎寸草不生,可是在半空之上依旧能隐约感觉到岩石里充满朝气的生灵的脉动,看似荒凉,实质不乏生机的灵地。

可惜不是观赏风景或是游园的时机。

顺着河流,她来到湖盆上空,湖盆灌满了水,将近一周,湖盆旁边已经绿草如茵,野花遍地,吸引了许些小型觅食者前来,湖面一片宁静,分叉的河道在这里终止了,落差不大的小型瀑布,然后汇入山体移动形成的湖盆。

“大天使的羽翼——”

如果波凌娜已经来到瀑布口,羽翼的宽度足够囊括他们。其他人应该也做好准备了。

他们会落在哪里?

湖盆下真的住着异兽吗?然而,她没有感觉到强大的气息。

不要说放眼望去无垠的广阔,就他们途径大大小小的湖盆,多得数不胜数,地下得住着多少只异兽,说不定只是老鼠窝、蚂蚁窝,蜂窝,大不了是蛇群之类的。

萧!萧!

风……滑过她的脚底,悄悄掀起披风,奇怪的气流,像是局部气压不均形成的小型龙卷风,她把手指往风里轻轻一碰,即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附力量,吓得顿时收回。

这时,受到吸引的湖水荡漾一下,在湖面形成凹陷的漩涡。

下面真的是?

她定定望着漩涡,一阵惊恐。

时间不允许她一探究竟。

“召唤,解除!”

波凌娜,你在哪里?求求你,千万不要落到湖盆里。

——召唤,解除!

话音刚落,时雨感到脑门被什么敲击,和天帚同时接收到信,竟然庆幸被巫女牵制着,这种认知绝对不是件好事。

所谓水面异动只是如蜻蜓点水般轻微荡漾,石头飞溅的动静比之还大,用肉眼根本不能分辨。

霆霓和时雨聚精会神等待着,然而什么都没发生。只是相隔一段距离,几个弯位,霆霓和时雨几乎感觉不到隐匿在波凌娜粼波里的气息。

时雨用他本身属性,才能勉强感知到,仅一刹那,一股异流在水中划过,那是魔法的记忆。

波凌娜的魔法在空气里依旧能依靠稀薄的湿度维持,身距不远,在感知能力上有绝对优势的,才能勉强预计到她的位置。解除召唤后,波凌娜的气息在水面一闪而过,然后消失了。

两人真正意识到魔法解除了,还是天帚的狂风,然后是雷光发出刺眼的雷闪划破长空,不是波凌娜的气息,而是看到同族瞬间爆发的魔力,他们才惊觉而匆忙赶路。

——隐匿的粼波在河道后段。

而另一边的雷光和天帚则明显感觉到空气异样,在靠近河道出口的霖很快也发现了。

先是微弱的魔力,不可名状的能量体如球体从水面滑向半空,潮湿的水汽包裹着即的能量,在半空浮游半刻后,受外部压力入侵,再也不能维持稳定而破裂。他们感到能量体忽地被强行撕裂,蕴藏在里面的能量瞬间被释放,内容物如爆炸般四散。

在接近河道出口的位置,先是体积最大的穷奇如高速滚动的球体般被飞弹出来,旋转的球体和空气摩擦,发出微弱的火光,雷光飞身闪跃,早已就绪的右雷闪拳朝穷奇打去,球体在半空旋转一会才改变撞向岩壁的方向,龙卷风感应到魔力,随即迎上去,把穷奇吸收入内。

热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