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文让人下面到流水—生命中的大叔

2020年03月28日

“听闻昙花精灵是Omega。”

“是的。”

“与殿下的基因匹配率如何?”

荀郁冬一脸严肃地询问,皇后陛下则有些不高兴。

“这个很重要吗?”

重要也不重要,只待自己怎么看。

胞妹荀双玉原本和嗣君大皇子基因最配,但她坚持选择了爱情,嫁给最不被看好的三皇子。

而最后登上皇位的依旧是三皇子,可谓造化弄人。

但林迦南降生后,身为舅舅的忧愁了,这个外甥与任何人的基因匹配率皆不超过1%,注孤生的命运成为皇室奇闻。

荀郁冬很怀疑问题出在今上和胞妹身上,基因匹配率不高的夫妇确实有可能造成后代基因出事。

他自然不希望迦南下一代再出事,但真的很低也没办法。

“昙花精灵虽然珍贵,可惜孤苦伶仃一人,如果和迦南的基因匹配率不高,很难说服那群贵族们,将他奉之为太子内君。”

荀郁冬微微叹口气,声音略带苦涩。

“迦南的婚姻毕竟不是他一个人的事,作为帝国嗣君,无法太过任性。”

“百分百契合。”

皇后陛下若无其事地说出这几个字。

“什么!?”

公爵大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真的假的!?”

“你看我的病都好了大半还能有假。”

皇后陛下嫌弃地白了兄长一眼。

公爵大人激动了,手指微颤,身体微颤,心脏更是跳得不成样。

但不能激动,要保持公爵威仪。

默念了数遍荀家家训“懿德臻美,敦敦笃行”,心境逐渐恢复平稳。

“纵然两人基因匹配率百分百契合,依旧可能有痴心妄想的贵族从中搞破坏。”

“那兄长的意思是……?”

“我来当昙花精灵的监护人如何?”

“好,我没意见。”

兄妹俩默契地相视而笑,公爵大人进宫为的就是这件事。

哪怕昙花精灵的基因匹配率很低,太子殿下认定了颜琰,那便是颜琰,不会屈服于任何外界压力,那么做长辈的不妨为晚辈的婚姻保驾护航。

只愿他们这一生坚信内心的珍贵,爱他所爱,行他所行,无问西东。

******

看到舅舅发过来的讯息,林迦南哭笑不得,这是第二位想当颜琰监护人的大人物了,第一位则是星际首富怀特·肖恩,其财富堪比最富有的星球。

林迦南当然是干脆利索的拒绝。

情敌的父亲想当监护人?

没门。

至于舅舅,林迦南没有拒绝的权力,认真思索利弊,帝国豪门荀家成为颜琰的庇护港,再恰当合适不过。

只是舅舅外冷内热,性格有些别扭,希望他能和颜琰相处得好。

“这个我做不了主,需要征询颜琰的意见。”

林迦南思索多时,谨慎认真地回复。

“你们几时回来?”

“大概八月底。”

“好吧,到时我会亲自和他说明。”

光脑闪灭,林迦南摸了摸鼻子,回眸,他的颜琰乖乖坐在秋千架上等着他,蔷薇藤环绕蝴蝶飞舞。

姿影清逸娇柔,柔软得像个不真实的梦。

林迦南目光温煦,刻意将脚步放得轻缓,生恐将梦境惊醒。

颜琰仰望着他,耳尖停留着一只小蝴蝶,那只小蝴蝶似乎被昙花香味所吸引,锲而不舍地追逐着颜琰,蝶翼轻扇,美得像蝴蝶装饰品。

赶跑它么?

有点痒。

小家伙心生苦恼,身体痒得轻颤,但还是希望小蝴蝶自己飞走。

林迦南不由得轻笑,他的颜琰化形了,从不染纤尘的精灵世界降临人世间,但很多时候还是保持着昙花精灵的秉性。

娇痴,可爱。

所以连小蝴蝶都想欺负他。

不行。

颜琰只能由我欺负。

林迦南期身过去,嗓音温柔和煦地劝诱。

“我帮你吹跑可好?”

“嗯。”

小家伙软糯糯地轻应,像只垂耳兔伸出了小爪子,轻挠着心扉。

明明没有诱惑,却觉着他处处在诱惑。

林迦南忍不住附耳轻吹,呼吸拂在耳尖,小蝴蝶受惊地飞走了,而那莹润的耳尖却一点一点染红,绯艳欲滴。

更诱人了,想吻。

叮铃,终端煞风景地响起,林迦南不悦地瞄了眼终端,这位情敌真会挑时间打搅他们。

不理。

然而在熄灭光脑之前,看到一行威胁字句。

“林迦南,快给我放行!精灵族化形后,必须接种伊露疫苗,无一例外。否则颜琰患上灰鳞病,宰了你!”

是否想宰他不重要,但颜琰不能患上灰鳞病。

“颜琰,听说你化形了。阮教授很激动,想过来看看你。”

林迦南尽量表现得若无其事。

“阮教授?”

小家伙竖直小耳朵,脑海里立即浮现穿着白大褂、拿着针筒的老教授,屁股反射性的隐隐生疼。

“他是不是想给我打针?”

猜得真对。

林迦南微咳了声,柔声劝说:

“是接种疫苗,精灵族化形后都必须接种伊露对不对?”

颜琰僵硬地微微颔首。

“师兄,打针的时候请不要看我。”

“为何?”

我怕疼得哭出来,当然颜琰不会说出口。

******

行宫太子殿下卧室,诡异的气氛蔓延。

阮教授爷孙俩站在门口,一眼瞧见昙花精灵,都不禁怔愣许久。

颜琰被盯得很不好意思,林迦南则是面色不爽。

“真漂亮!”

老教授由衷得赞叹,研究精灵学那么多年,也未见过这么漂亮的小精灵。

容颜精致,却没有一丝侵略性,清清柔柔,润物细无声的美。

“阮教授,日安。”

颜琰乖巧地打招呼,声线软糯糯的,眸色水润,纤长睫羽微微扑簌像只小蝴蝶。

太可爱了。

难怪自家孙子那么迷恋昙花精灵。

他这位老人家见了,都不免从心底生发出疼惜之意,想养在膝下娇宠。

“你是颜琰对吧?”

“是的,阮教授。”

“不用那么疏离,你唤我爷爷就好。”

老教授慈祥和蔼地笑了笑,走进屋里,温柔地抚摸了两下小家伙的头发。

跟在身后的阮文露嫉妒了,爷爷好歹也让我摸下。

林迦南也有些吃味,这副旁若无人的态度,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爷孙俩,旁边都是多余的。

“阮教授,现在可以开始接种疫苗了吗。”

“嗯,接种疫苗之前,我有个小小的请求。”

不妙的预感。

“颜琰年龄小,对帝国又不熟识,生活有诸多不便,所以我来当他的监护人如何?”

果然。

“刚刚不久,我舅舅也说了,想当颜琰的监护人。”

颜琰好奇地望过来,有这回事?

林迦南轻轻将他揽在怀里,微笑不语。

阮文露则盯着那只爪子,想把它甩开。

“公爵大人?”

老教授思忖片刻。

“他当颜琰的监护人再合适不过,可惜没有精灵学知识,有时候可能照顾不周,多我一个监护人没差。”

林迦南:嗯,很合情合理。

林迦南:为了颜琰的健康着想,阮教授当然最合适。

林迦南:就性情来说也最温和朴素。

“我没意见,不过这事要问颜琰?”

林迦南竟然会同意?阮文露简直怀疑听错,不管怎样这是好事。

目光齐刷刷地望向颜琰,阮文露目光热切,阮教授笑眯眯的很温和。

小家伙环顾他们一圈,则不解地说道:

“我有监护人哦~妈妈还在。”

空气寂静。

“颜琰,监护人越多越好。爷爷在帝星大学做研究,可帮你完成学业。”

阮教授放软了身段,越发慈祥可亲。

颜琰轻唔,学业是挺重要的,但寻找妈妈更重要。

“颜琰想想看,爷爷成为你的监护人,我就成了你的哥哥,咱俩就能天天腻在一起啦。”

望着阮文露的俊脸,颜琰却忍不住朝师兄怀里靠了靠。

某人心脏碎成渣渣。

“颜琰答应吧,阮教授是一派好意。”

林迦南温柔细语地说出谏言,目光诚恳不容拒绝。

小家伙盯着那双水墨色眼眸,盯了许久,而后微微颔首,他听到屋里一圈人都松了口气。

*

虽然正式喊了阮教授“爷爷”,但他接种疫苗的时候,仍旧没有留情。

用药棉轻轻按摩着肌肤,细针猛地刺进来。

好痛好痛!

小家伙浑身一僵,埋首在师兄怀里,紧紧捉住他的衣衫,痛得瑟瑟轻颤,像雨夜里可怜兮兮的小蝴蝶。

琥珀色双眸泛着细微的水泽,雾蒙蒙的,美得令人心醉。

想欺凌,想安抚。

但他在林迦南怀里!

阮文露怒目而视,恨不得马上抢过来,颜琰脆弱的时候应该由我来哄!

“很快就好,颜琰不哭。”

林迦南没空理会某人,一缕一缕释放出精神力,春风化雨似的渗进肌肤里,丝丝柔柔地安抚护理。

淡暖的白檀香信息素包拢着身体,疼痛缓解了,连那冰凉的药物似乎也变得温润。

颜琰软绵绵地伏在师兄怀里,细微的泪水收敛了些,不好意思地想致谢,忽然又闻到一股香气。

颜琰:!?

颜琰:这是什么香?

颜琰:薄荷?

薄荷味的信息素轻轻擦抹着伤口,清凉舒适,那股疼痛的热感都降下去不少。

颜琰:小哥哥的信息素?

心里莫名感动,阮文露做事焦躁了些,但能感受得到他在为自己好。

颜琰:……!?

颜琰:白檀香。

颜琰:师兄的。

还未来得及向阮文露道谢,那股薄荷香全被“轰”了出去,清洗得半点不剩,随即伤口覆盖了白檀香。

淡暖轻柔,一点都没有强势的样子。

反而有股诱惑。

像一丝触角勾引着心底最痒的那点,不上不下的撩拨。

小家伙心脏砰砰直跳,脸颜轻染绯色,他气呼呼地揪紧师兄的衣服,大庭广众之下不能调戏人!

颜琰:嗯?

还未来得及发出警告,薄荷香信息素又挤了进来,和白檀香持续拉锯,寸土必争。

伤口处一会清凉,一会淡暖,渗进肌肤里迷乱心神。

小家伙怒了,从怀里抬起眼眸,见两个情敌剑拔弩张,颜琰不由得出声道:

“你们两个,能否适可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