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门一家亲-晚上睡觉看见爷爷奶奶在

2020年04月14日

父女二人在天擦黑时才进门,一进家门,叶昭昭就看到王默娘恶狠狠的瞪着她,碍于叶城在,不敢发作,立刻换上一张笑脸贴过来。

看着那张假意逢迎的脸,叶昭昭心里一阵恶心,面上依旧装着胆怯,站在叶城背后。

“今天是发工钱的日子,发了多少。”

“一进门就知道钱,娘呢?”

叶城没给王默娘好脸色,绕过她在桌边坐下,叶昭昭乖乖跟着,坐在旁边,体贴的倒了一杯水递过去。

“娘,她出门去了。”

“去哪了?这天寒地冻,出了什么事怎么办?你也放心。”

“这脚长在她身上,她要出门,我能怎么办,总不能一天跟着她,家里那么多的事,还做不做了。”

叶城阴沉着脸,目光在王默娘身上停留了一会,开口道:“家里的事,你做什么了?”

“这屋里屋外,那么多事,我一个人,那里忙得过来,谁叫你把这个赔钱货带走的。”

听见王默娘说自己女儿是赔钱货,叶城大怒,气得拍桌子道:“阿弥是我的孩子,吃多少,有我这个爹养着,怎么就成赔钱货了?”

叶昭昭见叶城对王默娘发火,安静的坐在一旁,等待时机,好来个火上浇油。

“女儿迟早是要嫁出去的,又不能传宗接代,养着有什么用,依我说,早点卖了,还能卖点钱给家里补贴家用。”

“再说,卖女儿这事,还是娘出的主意,娘的话,我也不能不听,都得照办。”

叶昭昭默默坐在一旁,她倒要看看王默娘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见叶城沉默着,王默娘见有戏,放慢语气,继续劝叶城,“要我说,你就听娘的话,把她卖了得了,娘也是为了咱们家好,昨天没卖成,娘气了一天,老毛病又犯了。”

叶昭昭明白了,王默娘还是要变着法卖她,自己说不通叶城,就把叶老太搬出来。

叶老太八成也是被她诓出门的,好方便她行事。

眼看叶城听见老娘气病了,有些犹豫。

叶昭昭立马拉着叶城的衣服,眼眶发红,可怜兮兮的求道:“爹,不要卖了我,今后,我一定听爹的话。”

叶城看着叶昭昭,没有说话。

王默娘在一旁看着,继续劝说道:“候先生说了,这次不卖去窑子,是去大户人家当丫鬟,好吃好喝的,有工钱,不会受苦,我还能害咱闺女不成?”

“价钱我都谈好了,明天候先生就来领走,娘同意了的。”

好狠,换个说法,最后还不是要卖去窑子,候先生就是个人贩子,叶昭昭心道,骗鬼呢?

哼!演戏,谁不会。

叶昭昭立刻一脸恐惧,带着哭腔,拉着叶城的手,挤出几滴眼泪。

“爹,我不去,村里人都说,侯先生专门骗好人家的女儿,说是去给大户人家做工,最后都被卖到窑子子里去,他发狠的时候还会将人活活打死。”

叶城脸色铁青的看着王默娘,“你听见了,你找的那个什么候先生,是个什么混账人,阿弥不能跟他走,这事你想都别想。”

叶昭昭继续装着可怜。

“阿娘,以后舅舅来拿钱,我一定会躲得远远的,在也不偷看了,你打姑姑的事,我也不和奶奶说,你千万别卖了我换钱。”

叶昭昭刚说完,叶老太就推门进来,见叶城父女二人在家,对叶城道:“回来了,工钱发了多少。”

叶昭昭翻了个白眼,进门第一句话都是问钱,果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两个财迷。

王默娘听叶昭昭说他弟弟来找她拿钱的事,心里直打鼓,见叶老太回家,赶忙迎上去:“是娘回来了,我去给你烧热水,喝了暖暖身子。”

王默娘想借机溜走。

叶昭昭急忙拦住她,“娘,壶还里有热水。”

叶昭昭很乖巧的给叶老太倒了一杯递过去。

等着吧!接下来会更精彩。

叶城没有回叶老太的话,看着王默娘,“你给我说清楚,你弟弟来家里拿钱几次了?拿了多少?”

“什么拿钱?谁来拿家里的钱?”

叶昭昭低着头,站在一旁,放低音量,小声的开口,“奶奶,娘不让我说。”

跟钱有关的事,叶老太都会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理清楚。

“我还没死,这个家还轮不到她做主,说。”

“上次舅舅来家里拿了几吊钱,被我看见了,娘说,我要是告诉奶奶,就把我卖到窑子里去。”

叶昭昭边说还边往叶城旁边靠,装作很怕王默娘的样子。

“娘还和爹说,要将我卖到窑子里去的主意是奶奶给她出的。”

“你个赔钱货,胡说些什么。”

王默娘说着就要来唔叶昭昭的嘴。

叶昭昭往叶城身后一藏,王默娘扑了个空。

“爹,娘要打我,就像昨天在树林里打姑姑一样,姑姑被打的可惨了。”

叶昭昭这话还是说给叶老太听的,这个老太太最在意的就是她那个守寡的女儿和钱。

“这个媳妇,你还能不能管了,敢动手打小姑子,是不是也要打我了,瞧瞧你娶回家的是个什么货色,拿着家里的钱补贴她那个没用的弟弟,呸!吃里扒外的东西。”

叶老太听了叶昭昭的话,没有多想,尖着嗓子,指着叶城大骂王默娘。

叶城的脸黑的像锅底,瞪着王默娘,“你给我说清楚。”

“爹,娘给了舅舅很多钱,家里没钱了,娘才要把我卖了换钱的。”

叶昭昭在叶城身后,朝着王默娘扬了扬眉。

哼!设计我,你也为你欺负的是谁啊!

可惜王默娘急昏了头,没有注意到。

“卖我的女儿来填补你娘家,你还有没有良心,当初娶你的时候,你说的话,都是哄人的吗?”

叶城气急,额头青筋暴露。

“娘,你别听这个赔钱货乱说,我弟弟他只是来借钱,会还的。”

王默娘一听她暗中接济弟弟的事败露,心下着急,急忙去拉住叶老太的手解释,被叶老太甩开。

“我和芸娘打架,还不都是因为她。”

叶昭昭见王默娘还要往她身上泼脏水,心下恼怒,恨不得上去将人一顿胖揍。

“是娘先骂姑姑是寡妇,还把姑姑按在地上往死里打,当时好多邻居都在,他们都看见了,奶奶,你不信可以去问他们。”

叶昭昭紧接着又道:“奶奶你可以查查家里的钱,就知道我有没有骗你了。”

叶老太朝着王默娘呸了一口,“芸娘好歹生了个儿子,你呢?给我们叶家生过儿子没?你也配骂云娘,下贱的东西。”

似乎觉得呸了一口不解气,叶老太又呸了一口,“你那个弟弟什么败家玩意,整天混吃等死,地痞无赖一个,白糟蹋了我儿子辛辛苦苦挣来的钱。”

一听叶老太说她生不出儿子,还骂了她弟弟,气急的王默娘也呸了一口,“生不出儿子,只怪我一个人吗?家里不也有一个赔钱货。”

“一个寡妇,整天赖在娘家不走,还白吃白喝,她就是不要脸。”

“..............”

叶昭昭功成身退,痛苦的压抑着内心的雀跃。

真的是,太想开怀大笑了。

但,不能笑。

婆媳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吵了小半个时辰,中间叶城劝了几句,被叶老太几句骂的不敢再开口。

“以后,家里的钱,你别想沾手,吃里扒外的东西。”

“没有钱,这个家,我还怎么当。”

“怎么当这个家,不用你操心,我还没有老糊涂。”

最后叶老太将家里的钱财全收走,留王默娘一个人在原地气得咬牙跺脚。

叶昭昭舒了一口气,敌人内部初步瓦解,改天再加把火,争取彻底铲除后患。

热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