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记者的开放人生&把乳房往我嘴送

2020年04月19日

此次古墓之行,秦霖就得到了这么一把剑,如果这一把剑是个垃圾,那秦霖一夜的功夫完全就是在白忙活。

可就目前看来,这一柄剑的价值可能超过秦霖的想象。

“对你而言,是宝贝,但也不算是宝贝。”云苏给了一句秦霖懵逼的话。

“什么话你还是一次性给我说清楚,净说些我听不懂的。”

“这样和你说吧,你手里拿的剑的确要比你上次得到的鼎高级的多,武器分为法器,灵器,灵器之上便是地阶,而地阶又分为低中高级,你能得到一把地阶中级的武器,足以证明你气运不凡。”

“我觉得我不是气运不凡,而是我长的太帅了,连老天都要帮我,故意让我捡这些宝贝,唉,太帅了也是一种烦恼啊。”秦霖摇了摇头说道。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云苏痛斥道。

“地阶之上是否是天阶?”正了正脸色,秦霖问道。

“没错,地阶之上的确是天阶,不过以我所看,你所在的星辰不大可能会出现天阶法宝,就算是你眼前所得到的地阶,你也用不了,只能看。”

“为啥用不了?”听见这话,秦霖顿时有些急了。

他还指望用这东西爆发超强战斗力呢,结果云苏这一瓢冷水直接让他回到了解放前。

“想要动用地阶中级法宝,你的修为必须要达到先天境,目前你连神合境都没有达到,你连动用这一柄剑的资格都没有。”

“我日。”

听到这话,秦霖的心头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敢情这是白高兴了一场。

拿到了超强法宝却用不了?

这不是故意整他吗?

“那强行动用会怎么样?”秦霖不死心的问了一句。

“筋脉寸断,从此沦为废人!”

听到这话,秦霖浑身冰凉,果断放弃了强行动用此物的念头,摄魂之术他如果强行动用了,他的灵魂会损伤,但他可以慢慢恢复过来,可筋脉如果断了,那他就连修炼的资格都会失去,如此惨重代价,几个人付得起啊?

“此种运气,也不知道算不算运气。”

看了一眼自己手中这一把寒光闪烁的剑,秦霖心中叹息了一声,默默的将此物收了起来。

或许此剑他现在不能用,可有了这东西他今后的战斗力有可能会变得更加强大,也算是一种收获吧。

第二天一大早,秦霖刚刚才开门,他的门口就已经站着一人,是金武峰。

古墓都已经去过了,而金武峰的好处秦霖也给过了,难道这小子还不满足?

“秦大师。”看见秦霖,金武峰恭敬的叫了一声。

“你怎么还在这里?”看了一眼对方,秦霖开口问道。

“秦大师,昨天我看你似乎在向乔天明索要跑车,我不知道您是不是真的喜欢跑车,所以我自作主张连夜从金阳提了一辆全新的兰博基尼过来。”

其实他自己也有一辆兰博基尼,可秦霖是何许人物?他怎么可能把自己开旧的车子给他。

所以他连夜联系了金阳的人,给自己送了一辆全新的车子过来。

恰巧就在早上,车子抵达了云容县,所以他立马来到了秦霖的房门之前。

昨晚他就给爷爷打过电话,金海一听说他帮了秦霖的忙,立马就给他安排了一个油水充足的职务,都用不着他主动开口。

对于他来说,油水充足不充足其实都无所谓,身为金家嫡系成员,每一年他可以分到的钱足够他挥霍,职务的变更代表他距离金家的核心权力又近了一步,这才是他所看重的东西。

所以送一辆跑车给秦霖,他乐意。

“看样子你用不完的钱挺多啊。”

“哪里,哪里,只是我的一点小心意罢了,秦大师您一定要收下。”说着他在前面引路,刚酒店的门口,顿时一辆崭新的天蓝色兰博基尼进入到了他们二人的视线。

在云容县这种小地方,出现跑车的机率本身就小,更何况是这么骚气的超跑,所以门口此刻围拢了一大群人,正在不断的拍照发朋友圈。

要不是有酒店的保安拦着,估计他们都要冲上去和车子来个亲密的自拍了。

“这是车钥匙。”恭敬的把车钥匙递到秦霖跟前,金武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你人很不错。”接过钥匙,秦霖没和他客气,既然他要送车子给自己,秦霖为什么不收下?

好车他不是没开过,林天雪的宾利和劳斯莱斯秦霖都当过司机,但跑车这东西他还没有碰过,所以既然金武峰有意要送,他为什么不收?

“多谢秦大师赏识!”

听到秦霖的话,金武峰脸上大喜,他给秦霖买车无非就是想博秦霖一个好感罢了,现在秦霖明显对他印象更加深刻,这一笔钱花的值了。

多少人挤破脑袋也想在秦霖的面前混个脸熟,他却能让秦霖记住,这买卖划算!

他觉得自己能不能在金家有所成就,可能全靠秦霖了。

“哇,好帅啊。”

看见秦霖打开车门钻进了车里,附近好几个拍照的妹子都露出了强烈的爱慕之意。

人帅又开超级跑车,这种人才是她们标准的择偶对象啊。

只可惜她们这种胭脂俗粉秦霖根本看不上,他没有兴趣看。

“走了。”

坐进车里,秦霖一踩油门扬长而去。

来的时候他和黑虎花费了三个小时才到,可回去中江市秦霖花费的时间就相对短了很多,只有一半左右的时间。

跑车不愧是跑车,性能怪兽,压根不是一般的轿车能媲美。

当秦霖将车子开到林氏集团公司的大门口之时,自然也吸引了一大片惊艳的目光,蓝色的兰博基尼本就罕见,更何况是亲眼所见。

“这一款兰博基尼好像是今年才出的限量款,售价高达一千五百万,华夏区限量三台,这是哪个土豪啊,我艹,太有钱了。”

有懂车的人失声说道,顿时引起了一片哗然,限量版的跑车,这是哪位富家公子?

只是很快他们眼中的这位富家公子就从驾驶台上下来了。

看见下来的人,这些围观的吃瓜群众就像是哑火的枪管一样,瞬间没了声音。

“秦总好。”

这些人恭敬的叫好之后,灰溜溜的离开了这里。

没有去和这些人计较什么,秦霖直奔总裁办公室而去。

只是刚刚才到办公室的门口,秦霖就听见林天雪愤怒的声音:“这些混蛋,他们是想要我林氏集团的声誉扫地吗?”

“总裁,我们现在该如何是好?”秘书问道。

“去,把市场部经理莘经理叫过来,我有要事与她相商。”

“是。”

“什么事啊,着急的要叫月儿来?”这时秦霖走进了总裁办公室,开口问道。

见到秦霖归来,林天雪的脸上露出了喜色,不过一想到自己的秘书还在这里,她还是没有怎么表露出来。

而秘书也是个聪明人,立马就退出了办公室。

“咱们公司的新药发布出现了问题。”

“难道药有质量问题?”听到这话,秦霖面色一凛。

“药肯定是没有问题,现在有问题的是人。”

“怎么说?”听到这话秦霖有些不解。

“我已经把新药的发布时期定在了明天,可就在今天早上,生产基地传来了一个噩耗,那里的员工有超过一半提交了离职申请书!”

“这是怎么一回事?”听到这话秦霖的面色也微变。

半数的员工离职,这可不是什么小事情,要是处理不好,对于整个公司来说就是一次巨大的危机。

新药一旦上市,产能如果跟不上那肯定不行,甚至就连一些大订单他们都有可能违约,到时候人家追责事小,影响了林氏集团的声誉才是最大的损失。

做生意亏损不可怕,可怕的是信誉遭受了打击,这影响可能就不仅仅局限于当时了,更是会影响未来。

“目前我还没有搞清楚,但可以想象定然是有人从中作梗。”林天雪面色一寒说道。

“总裁,不知道叫我过来什么事?”这时门外响起了莘月的声音,她已经来了。

“秦霖哥,你也在这里?”看见办公室里的秦霖,莘月的脸上露出了喜色。

要知道她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见过秦霖了,忽然在这里撞见了他,莘月自然是格外的兴奋。

“公司下辖分公司,抗癌制药厂现在有超过一半的员工提交了离职申请,此事你怎么开?”这时林天雪开口,打断了莘月接下来想要说的话。

“我觉得这一切是有人在背后指使,我已经派人下去查看了。”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作为市场部的经理莘月怎么可能不知道,她知道这对于林氏集团来说是个危机,所以她早早就已经派遣了人下去。

“可有什么消息?”

“目前还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莘月摇了摇头。

“那看来我们得亲自走一趟了。”

明天就是新药的发布之日,或许发布的时候他们不会受到什么影响,可一旦他们后续的生产跟不上,一旦被爆出来,那林氏集团的负面影响可能就大了。

所以趁现在还有时间,赶紧把问题解决了才是真的。

“我和你们一起去吧。”

才回来就碰见这样的烂事,这让秦霖的脸色也微微有些难看,这暗中的人还真是不死心,用各种办法来针对他们。

最后秦霖陪同林天雪等人前往了抗癌药的生产基地,基地位于城郊的一处大型工业区内,当秦霖一行人来到工厂门口的时候,他们能看见大批的工人正举着横幅,大声的抗议罢工。

“老总来了!”

这时不知道是谁这么大叫了一声,顷刻间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到了秦霖他们的身上。

“正常工作期间你们不去上班却聚集在这里闹事,都吃饱了撑的?”莘月一声大喝,俨然是上位者气势十足。

哪知这些人根本就不怕她,甚至不少人还冷笑了起来,道:“上班?你们这些坐在办公室里的人哪里会了解我们这些底层工作者的辛劳,你们这一群剥削劳动力的混蛋!”

热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