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下楼梯就故意顶一下_校长叫我去他的办公室

2020年05月12日

文朔语借完书后就打算回来座位上坐,没想到自己刚才坐的位置被人霸占了,自己的书包还在椅子上挂着呢,这人也略霸道。

“那个,同学,这是我的位置。”文朔语说。

“你的位置,又没写有你名字,你走开了怎么能说是你的位置呢?”那个女生说。

文朔语说:“额,我的书包还在上面呢。”

那名女生看到后还不以为然,她旁边的同学就拉着她说:“你快别坐了,这是妖怪坐过的,没准你也会像那个被害的女孩那样疯掉的,而且她几天前才被老师罚站舞台呢,这个人坐过的位置你还敢做。”那个女生听到同学这么说,马上站起来鄙夷地斜睨她,和她同学一起跑开了。

文朔语看到周围的人看她的反应,看来她是无法坐在人群中了,她拿起书包和书本就往外走。李木仁看到了追了出去:“朔语,怎么了,那些人就那样你不要当一回事。”

文朔语说:“木仁,我没事,谢谢你,你不用跟着我了,我怕别人也会以为你是妖怪。其实,我从小都被人说是妖怪,或者,我真的是妖怪吧。”

文朔语这样说,李木仁的表情一僵,露出了害怕的神色,不过他很快收起来,而是缓声说:“额,你不要这样说自己了,你好端端一个人,怎么可能是妖怪呢,你不要妄自菲薄呀。”

文朔语低头笑道:“我没事的,我想一个人静静。”

李木仁说:“好……吧。”

文朔语离开了图书馆后,独自一个人在校园走着。她想到,不管走到哪里都没有她的归路,校园很大,世界也很大,但是却没有属于她的地方。

她心中悲苦道:“奶奶,你叫我好好读书,让我在学校从新开始,可是,这里和冰井村是一样的,这里的人也是和冰井村一样的,都容不下语儿。”

“朔语!”有人在叫她,她转身看去,只见李木仁气喘吁吁地向她跑过来,文朔语惊讶道:“木仁?”李木仁笑着说:“可找到你了,刚才看到你失魂落魄地离开,我就觉得怎么都不对劲,我觉得我还是跟你在一起比较安全。”

文朔语说:“可是你跟我在一起,别人会把你当成妖怪的。”

李木仁笑着说:“我不怕,我知道你肯定不是妖怪,不然我早就被你害死了不是吗,我相信你是一个善良的姑娘,我还是愿意和你做朋友。”

文朔语很感动,其实她很简单,也很卑微,她只需要别人对她给予一个肯定的眼神, 关心的话语,就已经可以打动她,她要求的真不多,她只想被这个世界认可,哪怕只有一个人,哪怕只有一个认可她的人,她也于愿足矣。

“木仁,你为什么那么相信我,还处处维护我,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文朔语问。

李木仁低下头露出了腼腆的神色,随后似乎是鼓起很大的勇气说:“那是因为,因为,因为我喜欢你啊。”

文朔语吃了一惊,李木仁低下头脸红透了。文朔语低下头,心里七上八下的,李木仁赶紧说:“我是不是太唐突了,朔语你别生气,我都是真心的,我不会说话,但是自从认识你后,我就逐渐开始喜欢上你了。”

文朔语的脸红透了,李木仁说:“朔语,请你做我女朋友,请你和我交往吧。”文朔语还是低头不语,李木仁就赶紧说:“我真的是真心的,是不是我家庭条件不好,所以你看不上我。”

文朔语抬头赶紧解释:“不是的,我没有嫌弃你,你都不嫌弃我,我怎么会嫌弃你呢。我只是……只是太感动了……”

李木仁咧开嘴笑了,他说:“那么,朔语,你是,你是同意我了吗?”

文朔语低头笑了,她刚想说同意,就看到自己脚下爬过了一条红色的蜈蚣,文朔语定睛一看,这不是小蜈蚣吗,它怎么来了,正当她疑惑不解之时,只见大蜈蚣爬上李木仁的裤管,李木仁觉得有异样,低头一看,吓了一大跳:“蜈蚣!蜈蚣!救命啊!”

李木仁拿起手中的书不断拍打着裤管上的蜈蚣,蜈蚣被他拍到地上来后,李木仁眼中充满厌恶,他抬起脚就要给蜈蚣一脚,但是又非常害怕自己踩不中会被反咬一口,李木仁就转身找了一块砖头,文朔语大惊道:“木仁,你干什么!”“朔语你别怕,我这就拍死这条畜生!”李木仁恶狠狠地瞪着蜈蚣说。

文朔语挡在蜈蚣前面阻止道:“木仁,你听我说,其实蜈蚣没有你想象的可怕,它刚才也不是故意爬你身上的,再说它并没有伤害你,只要你不主动攻击它们,其实它们真的很善良。”

李木仁听到她说的话后目瞪口呆,他惊讶道:“朔语,你说什么,这种又丑陋又带毒的虫子会是善良的,你的同情心未免太泛滥了吧,如果我不拍飞它,它刚才绝对就咬我了!”

文朔语马上解释:“不会的,不会的,真的不会的,你相信我,再说它也没伤害你,你就放它走吧,别伤害它!”

李木仁骂道:“朔语我看你是疯了,你快让开!呀,它它它爬你身上了!”

文朔语感觉到红蜈蚣爬到她身上了,她感觉到蜈蚣在害怕,她心软透了,她不自觉地伸出双手去,蜈蚣就爬到了它双手中,不断对她点头,文朔语笑了,她伸出双手对李木仁说:“木仁你看,它多可爱,一点都不凶,真的不会咬人了。”

李木仁看到这一幕,震惊到不能自已,他手一松,砖头就从手中滑落下来,“咚”一声砸到他自己的脚掌上,痛得他叫得像杀猪那样,抱着自己的脚在原地跳来跳去。

“木仁,你怎样了?”文朔语担心地上前问。怎知道李木仁马上单脚跳开老远,惊恐地盯着她的手说:“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文朔语止住脚步,她看到手中的蜈蚣,就将手放下来,可是却依然不会扔掉蜈蚣。

“妖怪,妖怪……”李木仁战战兢兢地跛着脚跑开了,一边跑一边还回头看,似乎生怕文朔语会追上来那样。

午后的校园,阳光洒了文朔语一身,可是文朔语一点都不感到温暖,她捧起手中的蜈蚣,对它苦笑一下说道:“结果,到后来,还是你最理解我,你是永远不会离开我的是吧。”红蜈蚣跳上了她脖子,似乎是在给她温暖,可是昆虫本来是冷血动物,他们没有任何温度,尽管如此文朔语此刻却感觉到心暖暖的。

热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