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完孩子多久能同房—教师与学生啪啪啪

2020年02月22日

正法长老略是皱眉,还没开口,却是从房顶上传来个声音,带着几分醉醺醺的笑:“掌门,你这可偏心啊。”说着就是一团白影从房檐上倒吊了下来,明心长老脸上还留着酡红,衣服上也是一股酒味儿:

“掌门怎么不考虑我们小影子呢?我就喜欢那小子,我觉得他就不错!上次门内大考他剑诀几重了来着……五重还是六重?”

问归途立刻闭上眼堵上耳朵侧身移开一步,紧接着就听正法长老一声怒吼——

“师弟!!说了多少次!门内禁止白日纵酒!”

明心长老被正法长老这一声吼,立刻缩脖子回了房檐上。正法长老一跺脚追到了院子里瞪着房檐上轻功跑开的明心长老:“都是你乱教星河影轻功,才让这小子如今脚底抹油跑得比谁都快!”

“他的轻功不是我的教的!我只跟他喝酒!——”

话音落下,人却已经在三间房外的房顶上,又不知跑哪里去了。正法长老一甩衣袖,呿了一声:“疯疯癫癫,门下的弟子都被他带坏了!星河影那身轻功不是他教的还能有谁?门里还有谁能教出来那种鬼一样的身法?”

问归途仍然是笑而不语,正法长老却也是微微皱眉:“掌门,虽然我不怎么喜欢星河影那个小子,但你门下仅有这三个亲传弟子,若是唯独他放任不管,他们师兄弟间会不会也有嫌隙?”

风过,有落叶掉下。问归途伸手一接,唇边仍是笑意:“小影心性飘忽,不是掌门人选;然而行事不拘一格,却适合明心长老接班。叶云早就问我什么时候卸任,他可一直想把明心长老这个位子甩给小影。”

正法长老一贯是严肃:“明心之位虽然不管门内俗务,可是职责所在也不能武艺不精。星河影如今只有剑诀第六重的境界,比起千山鹤鸣都相差甚远,甚至比不得一些外门弟子。若真要他继承叶云的位置,恐怕也难以服众。”

问归途没有说话,却是正法长老叹了口气:“也罢,反正明心这个位置不到万不得已也不必出手。当年若是二师兄和三师兄没有……”

“好了。”问归途突然打断了他,而后回头又是个笑脸,“你我倒也不必担心小影或者鹤鸣,小辈们自然有他们的路要走,想多了没准他们还觉得烦。这次千山与小影一起去塞北,倒也正好收了雪狼堡欠咱们的那笔账。”

雪狼堡地处女真,和凌虚剑门哪有什么账目?正法长老略是反应了片刻,才明白过来:“掌门,你把剑诀第八重的心法放在雪狼堡,是因为当年……”

“咳。”问归途忽然咳嗽了一声,“天冷了,我去问问崎医师那有没有秋梨膏吧,给小孩儿们分点吃,润润肺。”

正法长老看着他突然就这么转身走人,颇为意外愣了片刻,而后终于反应了过来:

“掌门!我说了小孩子背书的时候你别捣乱!”

问归途早知道这个师弟的性子,在他开口之前早已经窜出了经堂。看着天上的阳光,便是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啧,少了小影,倒是不好玩了。”

星河影若是知道自家掌门嘴里还有这么一句话,应该是很高兴的;可惜这时候,他倒是不能分心高兴。

闪身躲过一支飞镖,星河影便是凭着轻身功夫又躲在了这洞穴里。眠狼穴四下里一片浑黑,星河影却是凭着一双夜眼占了优势。

然而对方却也不傻。那身雪白道袍在这黑夜里简直就是活靶子,略一凝神果然在斜上的岩壁处又见到了那片雪白的衣服,手中飞镖一闪青芒,又是刺了过去——

“噗噗”两声,却不是打在人肉上的动静。对方正是错愕,背后却是一道厉风奇袭而来再是躲避不及!

黑暗里咕咚一声,星河影这才长出了口气。用剑鞘权当是棍子给这人来了一闷棍,此时他穿着一身玄色的里衣,又蹦上去岩壁把自己的道袍摘下来赶紧披上。还是凉,于是星河影又蹲下去把这人的外衣扒了下来,囫囵又披了一层。

眠狼穴是个山洞,他不意外;他倒是没想到这大草原上,居然还能有这么深的一个洞。也不仅仅是深,更是四通八达,恐怕整个秋霜城背后的山都是被这洞贯了通。

星河影跺了跺脚,这洞里着实阴冷。早在不知道多少年前就有人散布消息说这洞里有宝贝,雪狼堡被人扰得不胜其烦,自从二十五年前开始,索性是大开方便之门,每月十五都允许外人进去。然而这洞里的路却是出人意料的复杂。星河影略略打听了一番,进去的人,七成空手而归,又是三成音讯全无,没再出来过。进洞寻宝的人有时候还会自相残杀,星河影遇到的这就是一例。

原本他与剑千山是一同进退的,只是上个岔路口遇到了有人埋伏杀人,打斗里星河影跑的太远,一个岔路的区别,两人这便走散了。

星河影心下也有纳闷,问归途不同于他家那个老头,水风清嫌他烦了扔进深山老林子也可能;可是问归途一向是个爱惜徒弟的,怎么也能狠下心来让他们冒这个险?

“……”星河影略略整理了一下思路,终于不得不承认,问归途还是对的。他都能拍晕了这试图杀人夺宝的货色,以剑千山的水平更没关系了。只是剑千山不像他这样花招多,若是遇见下三流的套路,没准吃亏。当务之急还是找到他碰个面……

星河影如此想着,略是运起内力自行暖了暖身子。眼前这条路也不知到底通向何处,只是回去了一样乱七八糟,也找不到头,索性走下去,没准就碰上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对他这个撞大运的想法有什么意见,星河影没头没脑走了许久,颇有几分头昏脑涨。然而摸过一处拐角,突然就是明晃晃的剑光当胸刺来。星河影寻不到剑千山本也是焦躁非常,此时见此剑光更是怒气上头,身形一动还未发难,却见有人先一步挡住了剑光——

“二师弟!这是阿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