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趴在美女身上亲胸-白洁交警队与祈健建后

2020年03月16日

(求收藏,求捧场,厚着脸皮各种求)

玉洛这边凭空打了个喷嚏,柏瓒疑惑地看了看她,“八妹,你没事吧?”

是谁在背后叨咕她,令她在大太阳底下丢人现眼?

遂举头看了看天……

咦,何时天空乌云密布了?这是要下雨的节奏?

玉洛忘了柏瓒的问话,惊喜地道:“五哥,快看,那日头不见了!”

“日头不见,有什么好高兴的,骑射比武还未完呢!可惜了,摔下马的骑士,射术、骑术都不赖,就差下马……”抢着接话的柏威,边说边抬起头来。

“咦,日头真的不见了,这……这是乌云,要有雨吗?”柏威兴奋的有些语无伦次。

众人已无暇顾及“日头不见”有何不祥瑞,纷纷抬首望天!

噢,真的是有浓厚的乌云!

“都有多久没见着这乌云了,我都不记得了……”一直默不作声的柏举轻声呢喃。

是啊,有多久没下雨了……八个月,十个月?

一向沉稳的柏忠,此时傻哈哈笑道:“好,好啊,老天终是要普降甘霖呐!”说得跟个种田的农夫似的。

玉洛见众人关注的焦点都转移到天气上,便问道:“三哥,要是下雨,咱们还看不看都试了?”她的意思是,若是不看,她就要采取行动了。

机会难得,她可不管下不下雨!

柏忠终于收了笑,又仔细瞧了瞧天色,道:“这雨暂时还落不来,还是再等会儿吧。咱们有马,若是下雨,很快就能回柏坞的。”

两年才有的都试比武,谁也不愿错过哪怕是即将结束、不会再有什么精彩表演的骑射。

玉洛很能理解,热爱骑射的柏忠仨兄弟,那种分分钟也不愿离开的心情。

便不再言语,只是将目光转向了北边的都尉府兵。

因着有骑士摔伤,骑射比武很快便结束了。县尉甑广亲自宣布成绩,之后,由县令周建给获胜者颁发彩头——一个金光灿灿的饼金。最后的骑射获胜者,由郡都尉马勋颁奖——饼金一个,外加马蹄金一个。

骑射的胜者,是一个身材中等、形容有些猥琐的骑士,玉洛见他领奖时,县尉甑广眼里流露出了满意,和期许。

摔伤的骑士聂远,不出所料,在一旁的担架上黯然神伤!

散场时,韩氏族人礼节性地朝柏忠等人叉手施礼,便很快上马走人了。李家人等虽也揖让施礼,但眼底的嘲讽却表露无遗。

柏威就要发作,却被柏忠拉住。众人眼见着李家人策马而去,这才急忙上马而行。

空中乌云浓厚,燕子低飞,似乎就要来雨了。

玉洛拉着柏瓒,悄悄缀在了大部队之后。

等到一个转弯,便藏身弯道处,直到瞧不见了大部队的身影,这才急急拉着柏瓒,往都尉府兵的方向追去。

柏瓒起先不知玉洛所欲为何,只当她还想再去县城里逛逛,又估摸着这久违的雨一时半会儿的落不下来,便由着她行事。

都尉府兵在距城门一箭之地的时候,就有二人分了出来,掉头转向,往县城西边纵马行去。

玉洛立马舍了都尉府兵,指挥着柏瓒也往西边赶。

赶了一会儿,柏瓒终于看清了前面的两匹宝马,遂立即缓辔站住,道:“八妹,你是不是还惦记着那两匹宝马?若是,五哥劝你还是放弃吧。”

“五哥,没见他们两个落了单吗?机会难得,不试试怎么晓得他们不会见钱眼开?”又拉住柏瓒的衣袖,很无赖地扭了扭身子,“五哥——”最后的尾音拖得又长又糯。

柏瓒立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好好好,咱们这就去追!八妹,别怪五哥没提醒你,这两匹宝马的主人,瞧着可不简单。五哥可先说好了,要是人家不情愿,你可不许再跟着了。”柏瓒晓得,他八妹这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等下碰了壁,才好死心。

二人又再次上马,循着方向一路追赶。

西平县的地势是西北高,东南低,西北是山区,东南是平原,县内河流也是自西向东而流,著名的棠溪便流经西北山区。西平出铁矿,在棠溪附近的山谷里,遍布着的铸剑炉似星罗棋布。

故而,西平县有冶铁之都的美誉,西平县的棠溪乃四大冶铁之首,雄冠荥阳、南阳和临淄。

朝廷为此在西平设有铁官,柏威的君父柏商就是官秩四百石的西平铁官,掌管着一县的采铁、铸铁等事宜。

大汉朝此时的盐铁仍然官营,盐铁收人统一归大司农,各地的铁官、盐官也都直属大司农。由于有了这一层中央直属的关系,西平县常有朝廷官员往来。

自然也免不了有朝廷的私服暗访。

柏瓒便怀疑拥有宝马的二人,乃是朝廷派出的暗访之人。

赶了一阵子,见二人不知何时已换掉了都尉府兵的军服,一身黑衣劲装,直往山区冶铁之地而去,柏瓒便越发肯定。

“八妹,咱们还是别追了,我瞧着这二人像是朝廷派来的,货殖宝马想是不太可能,我看还是算了吧。”

从前的年余时间里,玉洛没少央求柏瓒带她出来闲逛,但那都局限于西平县城里,西部山区丝毫没有涉足。不是玉洛不想,而是柏瓒不敢。

都说,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倾国倾城貌他柏瓒没有见过,但他以为,能及得上他八妹容貌的女子,他至今还未见过。

守着这样的八妹,他还真不敢带着她太过招摇,是以从前总是在县城里转悠。今日若不是八妹抹黑得连他也误以为是个僮仆,他是不可能追出这样远的。

玉洛眼见着四周的山势渐起层林,估计是到了山区的边缘地带,只是树木太过光秃枯萎,似被人为地摧毁,便晓得能吃的绿叶都被前些日子的饥民用作果腹了,心下不禁叹然。

“五哥,山林都这样秃了,能有什么危险凭空降临?再说我都瞧见他们刚刚拐过那个弯儿了,五哥,咱们拐过前面的弯路就成!”对柏瓒的顾虑,玉洛心知肚明。但只差一步之遥就放弃,岂不前功尽弃?

柏瓒暗叹了口气:若坐骑是匹宝马,哪里会追这许久?

遂咬了咬牙,又纵马前行。

一过弯路,就见两匹宝马趴伏于地,还未容二人弄明白,玉洛便昏了过去……

热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