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的秘密赵雪晴第11章—爸爸一家亲

2020年05月12日

曾经,当我整日吃着家人费尽心思准备的精美菜肴,却一心向往那窗外碧云蓝天的时候,我怎麽会想到,比起蓝天白云,生存的更重要依附,是吃饭。

从来好发国难财。

豪门富户囤积粮食借贷高涨,贫民债台高筑;粮商借此哄抬米价,官府开仓济粮但无法尽一日饱食。

能得一日尽饱,已是世上最大的幸福。

所有关于幸福,美好,愉悦,追求这样的心情,所有所有的情感,都是在温饱后的事情。

清晨里微凉的风吹拂,一轮初升的太阳升起,照着天下无数的人。

褴褛的,衣衫不整的人群,队伍一直伸到街头转角的地方。早早的来,排上许久的队,领到一小碗当日的米粮。

头顶上巨大沈厚的匾牌上写着紫县县衙,对着门进去的正厅上,青天白云明镜高悬。

啊,我能做些什麽?

“大哥,我们收回一部分土地吧!”

在这个微凉却依旧没有雨意的北方清晨,我这样对大哥说。

他眼里瞬时闪过惊奇,讶异,最后隐藏在一片深沈的眸光里。

“七弟,你是认真的?”

“是!”

我无比认真地与他对视,在这样的对视里先前仅有的犹豫也已退去。

“你知道,七弟,你提出这个要求意味着什麽?”

也许会被很多人攻击,也许会引起阶层愤怒,……,也许有很多严重的后果。

“但,我顾不得那麽多,这是一个契机,错过了再找就难了。往好的方面想,人心得以平定,人民能拥有一小份自己的土地,不一定要吃饱,但能守着一份想望,不是很好麽?”

“你想怎麽做?”

“普天之下,莫非皇土!”

“这叫以权谋私?!”

大哥挑起眉,眼里隐隐已有了笑意。

“这怎麽算,他信我!”

仰头看一眼远方,我轻声微笑。

“七弟,你这算是不打自招了。”

略有些恍神,回过神来就只听到大哥的浅浅的低笑,七分调侃,“大哥,会不会──”,到底有些难于启齿,“会不会嫌我──”

“不会!”

“我们是兄弟,”他伸过手来打断我,“你是我引以为傲的弟弟!”

头一次听大哥这麽认真的夸我。

啊,不好意思,脸有些红。

我伸出手来,握住那只伸过来的手,慢慢收紧。

万分有幸,能遇上你们,我最亲的家人。

“那麽,从现在开始,有很多事情需要做了!”

“嗯,是啊。”

……

曾经一片血性地规划未来,未来在哪里,就在脚下。

一个郡县,是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军队的。

有的,不过是抽调来的简训的民兵,农忙时在地里种地,遇事才组织起来。

紫县的民兵,不过一百来人。

随我后来的,还有三百骄龙卫,足够。

商定计策后,大哥一面起草文书,我便带着手上的兵力,招一县大户,陈明利害,许以便利微拨酬金,按十分之一铁面收回一小部分土地。

有过反对的声音,断然驳回。

有人大声呵骂,言从来没有这样的惯例,要上书皇庭,数日不愿妥协。

我亮出手上皇牌,指指外边笔直的骄龙卫,“普天之下皆皇土,各位请便,诸位上书也罢,总得走出这里才成!”

然后,关禁闭。

我对坐闲庭,剑影秋湖带着骄龙卫将诺大一个县府围得结实。终于有人熬不过,陆续同意。

后面的事情顺遂。

大哥打开城门,发放文榜,愿留下者,可得一份土地,三年之内薄税,五年后土归所有。不愿留下者可自由出城,再回来将不再获得。

城门大开三日,民众将信将疑,少少几个人离开。大哥数日夜里招一县官员通宵规划分配,刻印地契,以最快的速度按户分发下去。

城里渐渐安静下来,城门也再未关闭。骂声渐息,人们开始打理手中不多的土地,以备雨来时补种一些应季作物。

四月中旬,我站在城门上看着渐渐安静的街道,想想能做的也就只这麽程度了。

无论在哪里,人民其实多麽好满足,有一点地,可以糊口,够了,虽然分下去的少少。不能给予更多。一项长久的制度,并非朝夕可去。

我不能去做到改变。

临走前,偶然想起从前所看,于是教会此地民众在地里砌渠,屯积雨水以备浇灌,这样方便又可节源河水。

紫城开始秩序井然。

然后我打道回府,临别时大哥送了一程又一程,终归分手。

大哥起草的文书早已进了宫中。齐越下令北方城县尽数效仿,对主动拿出较多土地的大户,许以经商之便,府库适量酬金,充作买地之资。至四月末,北方各地已然安定。

五月中旬,北方天空的第一场雨终于降落下来。

然后,我由工部到户部。

不再去看别人异样的眼光。如果,因为齐越的信任,我能在这里做一些什麽,那麽我愿意尽心。

从来没有伟大的愿望,或要怎麽大干一场,能和想的都是一些我可以达成的事情。

只是偶尔,我也会在寂无人声的夜色里醒来,再也无法入睡。我怎麽会有这一天呢?

难以置信。

热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