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性总裁要够了没-不要塞了,里面太满了

2020年02月29日

冲进来的丫鬟笑眯眯地喊道:“主子,郡主,大少爷已经到皇城啦!”

“真的吗?现在到什么地方了?”沈氏连忙站起来,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问完之后也不等那丫鬟回答,又回头对洛弯弯道:“郡主,凌谙已经回来啦!”

洛弯弯遭受了强烈的打击,半晌都没反应过来应该用什么表情面对沈氏。直到沈氏又说了一遍,她才回过神来,道:“是吗?消息不会有假吧,陛下说要让风将军回来,也不过三天左右的时间,从皇城到南疆,来回两个月还差不多,这么会这么快呢?”

“郡主,这你就不知道了,”沈氏抿着嘴笑了笑,对她道:“其实啊,早在一个月前,陛下就已经有了让凌谙回来的意图,凌谙在那个时候就已经上路了。如今又听闻陛下要指婚于她,更是八百里加急赶了回来,这不,今天就到了。”

洛弯弯感觉自己像吞了一只苍蝇一样难受,也慢慢开始想到更多的事情,关于她爹以前不经意提到的西边战事,陛下无人可用,只有风凌谙,他可能还不愿意长久的镇守西边。现在她主动去跟陛下说仰慕风凌谙,这正合了陛下的意思,将她嫁给风凌谙,卖了个大人情。

洛弯弯紧紧握着拳头,几乎要将指甲掐进手心里。

“咱们一起出去迎接凌谙,好不好?”沈氏提议道。

“不要,”洛弯弯连忙拒绝了她,又想到今天来的目的,是拖住她让青笛带着风怜意逃跑的,便对沈氏道:“沈姨娘陪我聊聊风将军吧,以前我只听说过他在战场上的英勇事迹,因此非常仰慕他,但是对他这个人还不是很了解。”

殷氏一听洛弯弯要跟她打听这事,便点点头又坐了回去,非常乐意地跟她说了起来。

外头,青笛估计时间差不多了,便先离开了风怜意的房间,在外头无人处等了一会儿,风怜意便跟门口的丫鬟说她要出去散散心,也走了出去。

二人会和之后,一同往相府后门去。一路躲着相府的家丁,青笛才发现相府的下人真是多,而陆银却可以每夜都过来,还不被别人发现,他的确厉害。

到了后门,二人躲在假山后头偷偷观察门口的守卫,她们两个弱女子直接冲出去肯定是不行的,飞檐走壁也没本事,只能等着完杀从外头接应。

接近午时,完杀便驾着马车赶了进来,守门人还像当天一样拦住他,要检查马车里头有什么人,完杀自己掀开车帘,五六个少女从车上走了下来。

看门的家丁莫名其妙地看着这么多人,不解道:“少侠,带这么些人过来,是要做什么啊?”

完杀看了他们一眼,回答道:“我家少爷怕少夫人被你们亏待了,也怕相府中人伺候不好少夫人,便让我把她们带过来伺候少夫人。”

那家丁有些为难,挠挠脑袋道:“少侠啊,不是我不愿意让你带这些人进去,可是咱们相府出入些什么人,都要经过老爷和夫人同意才行的,你能不能等等,奴才去问问夫人和老爷。”

“等你又问完夫人又问完老爷,我得等到什么时候?小公子还等着我去接他回家!”完杀冷了声音说了一句,又扫了二人一眼,道:“你们分头行动,一个去告诉老爷一个去告诉夫人!”

这两个家丁可不算傻的,要是二人都走了,万一有人趁着这个空隙进来怎么办?所以其中一人连忙道:“不必不必,其实这种事情,只需要告诉夫人就好了,老爷肯定不会管这种小事的。”

完杀冷哼了一声,道:“既然如此,那还不快去!”

那家丁脸上含笑应着,心里却在骂不就也是个下人吗,仗着有个傻子撑腰,就在他们面前作威作福。

待那人走了之后,完杀又回头对身后站在前头的一个丫鬟道:“杏子姐姐,你别急,那人等等就回来。”说完又转头对留下来看着他们的家丁道:“这位姐姐可是皇贵妃娘娘赐给二少爷,二少爷又送给少夫人的,人家可是宫里头出来的。你们叫人家这样等着,也不给个地方做做,这话要是传到皇贵妃耳朵里,相府可能不好交代啊。”

那家丁一看为首的丫鬟,觉得她的确有些气度,便连忙道:“不远处有个花厅,姐姐赶紧去花厅里坐一会儿吧,别晒着了。”

这个丫鬟趾高气昂地点了点头,便走了过去。

完杀对其他的丫鬟使了个眼色,其他的丫鬟也要过去,那家丁又伸手拦道:“少侠,还在在这儿等等吧,您要是就这么直接进去了,奴才会不好办的。”

完杀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道:“我就去那后面阴凉处,这里太热了。”

那家丁看看他指的假山,要想绕过这假山进到府中去,必须还要经过他的视线,所以应该是没事的,就点点头让他们过去了。

完杀带着那些丫鬟往假山后头走,不一会儿便听见一声猫叫,完杀反应过来,连忙带着丫鬟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青笛见他们已经离开了那个家丁的视线,见赶紧招手让他们过去,一看完杀带了这么多和风怜意身形相似的姑娘,心中便知道完杀是什么主意了。完杀果然是个聪明的。

她转头对风怜意道:“你快与其中一个换了衣服,待会儿混出去。”

风怜意点点头,众人就将她围住,让她快速换了衣服。

换好之后,那个去通知殷氏的下人也来了,完杀就带着剩下的丫鬟和风怜意过去,那家丁道:“夫人说了,咱们府上也有专门照顾五小姐的人,而且五小姐喜欢清静,人多了五小姐不喜欢,不如就留一个吧。”

完杀皱了皱眉头,不耐烦地道:“行吧,那就把皇贵妃娘娘身边的杏子姐姐留下,你们相府真是扣,不就是多给几碗饭吗,这都舍不得,小家子气。”

家丁连忙解释道:“不是啊少侠,实在是五小姐不喜欢热闹,夫人才会这么决定的……”

“好了好了,烦死了,”完杀打断他的话,又回头跟其他丫鬟道:“我这便把你们送回楚家,你们上车吧。”

众丫鬟都点头,接二连三地回到了马车上,风怜意在最后,也低着头坐了上去。

那两个家丁见完杀生气了,还说了这么一番话,也不好意思多耽搁他们,也没多看,就让他们离开了。

等他们走远后,两个家丁把后门关上,青笛在后头看到这里,这才带着换完衣服的丫鬟和被留下来的那个丫鬟回秀阁。不过刚才说是留下来一个,现在留了两个,若是被殷氏的人看见,必定会引起她的怀疑,还得尽快安排再送出去一个丫鬟才行。

相府外头,完杀赶着马车走了一阵子,突然停下来对车中的风怜意道:“二小姐,我是直接送您出城呢?还是先把您带到楚家去,等您准备妥当了再出城?”

风怜意已经拿了大量的银票,不需要再准备什么了,就对他道:“你直接送我出城吧。”

完杀应了一声,便带着她直奔城外而去。

到了城门口,完杀又停下来,而且停了好久也没动静。风怜意掀开帘子,担心地问道:“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这件事二小姐应该知道才对,”完杀点点头:“风将军回来了。”

“哥哥回来了?”风怜意惊讶了一下,顺着完杀的视线看过去,如同一颗白杨一般威武高大的风凌谙立在枣红色的骏马旁,刀削斧劈般的侧脸在正午的阳光下散发出令人震慑的光晕,十多年没见,她的哥哥都长这么大了。

风怜意连忙眨了眨眼睛,要不然就哭出来了。

“是的,风将军的人马现在正在皇城门口,与迎接他的人说着话,我估计一时半会儿咱们没法出城。”

风怜意想了想,从怀中掏出了一把镶满玛瑙的牛角刀递给完杀,道:“少侠,你能不能将这把刀送给风将军,然后带着他过来看我?”

完杀想都没想就接过刀,点了点头就直接往那边走,不过在离风凌谙还有五十步左右的地方,很多官兵一起上,将完杀拦住,叫他离远点儿。

完杀直直地盯着风凌谙,喊道:“风将军,你认得这把刀吗?”

风凌谙听见喊声,转过头看向完杀,他没有先看他手中的刀,而是盯着完杀的眼睛看了会儿,完杀也毫不忌讳,与他直视。

风凌谙在战场上杀敌如麻,一声威严怔然的气息也深入他的每一个举动和每一个眼神,他也习惯了一般人看见他就害怕。如今见这少年倒不怕他,就来了兴致,叫别人放他过来。

完杀走过去,拿着匕首道:“有人要见你。”

风凌谙看着匕首许久,问他道:“人在哪儿?”

完杀存了个心眼,看了看周围这么多人,便道:“那人有大麻烦,你可能不方便在众目睽睽之下就跟我去找她。”

风凌谙看了看周遭,吩咐道:“大家都散了吧,别碍着别人出城!”

跟随他的部下都深知风凌谙每一句话的含义,现在听他这么一说,便立马开始赶人离开。

热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