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昨晚没喂饱你吗_小时候跟女生做过

2020年03月05日

张若素楞在原地,脑子里一阵空白,呆愣 地 看着付子寅远去的背影。

夜幕降临,秋天的夜里凉风肆意吹响。

躺在床上的张若素转辗反侧,难以入睡, 床 上的响动吵得赤赤也难以入睡。

赤赤略带愤怒地盯着还在侧转地张若素: “ 小女人,你今日是要怎样?还让不让我 睡美 容觉了?”

“吵到你了?”张若素侧头看向躺在卧榻 上 的赤赤,深感歉意:“那我小声点!”

赤赤被张若素地淡然深深打败,用爪捂脸 , 以表无语,随之,又抬头问道:“女人 ,你 这是因为何睡不着?”

张若素平躺着,一叹息,道:“明日我要 出 发去蓝色深渊了!”

“蓝色深渊?”赤赤猛地立直脑袋,一步 跨 越到张若素的床上,以舒适地姿势趴在 张若 素地胸前,惊叹道,“为何?难道龙 族果真 有难?”

张若素颔首:“恩!所以,我不在时,你 要 小心别被师兄师姐发现了!”

赤赤噘着嘴,不乐意:“我才不会那么容 易 被他们发现的!”

张若素好笑地勾起嘴角,继续说道:“方 才 听你的语气,你很了解蓝色深渊?”

赤赤侃侃而谈:“当然,据我所知,自龙 族 开创之时,便将族域一直隐秘在大陆的 深处 ,外界布下变幻莫测地阵法,无人能 破,至 龙族从不问津世事,也不参与任何 战争。因 而龙族的隐秘,致使无人知晓龙 族族域究竟 在何处!”

张若素好奇:“老师不是说每个族域都会 有 结界吗?那结界与阵法有何关联?”

“你们那老头啊!胡说八道,专骗你们这 些无知的弟子!”赤赤一脸嫌弃地表情, 侃侃而谈, “今日就让本大师给你好好上一课! 你们那 老头所说的结界其实是凡间所流传 地说法, 而事实的真相是这样的,万年前,神雨笠的母亲为了不让每个族域受到任何威胁,就利 用每个族所持 有地神器制造出不同地结界 或者阵法,以来 维护族域的安全!想要被破解,只有用隔离咒法将神器的神力所掩盖!龙族地 阵法是神秘而危 险的,传说,无论是谁 进入那阵法之中,阵 法就可窥探出你的心 魔,随之,阵法便会变幻出你 的心魔,无限循环 ,如若不能克服心魔,它便会让你永远陷入 自己的心魔中,无法自拔, 而你就会被你 自己的心魔而折磨至死!”

张若素蹙眉:“那那些人是如何进入龙族的呢?”

“不管是龙族还是其他几族都会设有一隐蔽的结界,可这隐蔽的结界只会被本族所知晓,外族人一般不会寻得… ”赤赤说着说着,竟睡着了。

“这小家伙!”张若素将赤赤轻轻抱入自 己 的被褥里,为它轻轻盖上被褥。

“可,雨笠到底是谁呢?神真的有那么神 吗 ?”张若素带着疑问合上了眼,进入了 梦乡 。

清晨,太阳刚一露头,异世院的院中早已 站 满了弟子,举行告别仪式,为迎送他们 离 去 ,也祈祷他们顺利的归来。

高台上伫立着一顶古老地青铜鼎,鼎边刻 画 着各种神兽,麒麟,饕餮……

张若素站在付子寅地身旁,手似作揖地姿 势 握着三支点燃地高香,用余光瞄着付子 寅 地 动作,随着付子寅一同向青铜鼎跪拜 , 接着 三叩拜。

礼完,张若素与付子寅将三炷香插置到青 铜 鼎前的那个小炉鼎前。

随后,龙形的攸祭从天而降,安稳落在付 子 寅与张若素眼前。

张若素与攸祭两眼相对,她又看见了攸祭 眸 子里倒影出那个赤裸着半身的男子。

攸祭趴地,身上的火焰随之散去,张若素 坐 到攸祭的背脊上,付子寅随即坐到张若 素 的 身后。

攸祭起身,刚散去的火焰又重燃,却对张 若 素与付子寅没有任何伤害。

攸祭展开龙骨翅,连续扇动,风力威力甚 大 ,有好多位弟子没有定力,差点被吹走 。

任涼,初二娘与弟子们目送他们三人离去 , 渐渐升至在天空云层之中,不见了踪影 。

蓝色深渊,龙族地族域,隐秘在异世大陆 地 尽头,龙族生性温和,从不参与世间地 战 争 ,从不过问世事,世代守护着七大神 器 之一 :风巽伏羲琴。

经过一天一夜地空中飞行,夜幕降临时, 他 们终于到达了蓝色深渊地界外,可不幸 地 是 ,攸祭地伤势因疲惫地飞行而更加严 重 。

攸祭地伤口被撕裂出触目惊心地鲜血,止 不 住地流,它的瞳孔已变得迷离恍惚,身 上 的 火焰也快要熄灭了。

付子寅一直输真气给攸祭,可他的功力也 有 限,渐渐地,他的脸色已变得苍白,额 头 也 渗满了密麻地汗珠。

张若素站在一旁,只能干捉急,却不知能 为 他们做些什么!

攸祭艰难地开了口,声音尽是沙哑:“你 … 这般做已是于事无补!我的龙 根已断,已 是 回天乏术!你若…再这般,你的命也会 被搭 进去的!”

“不!”付子寅却绽开了笑容,“我的命 既 然是你二姐救得!而你又是她的五弟, 我 就 算舍命也要救活你! ”

付子寅依旧不放弃地为攸祭输着真气,片 刻 ,他的嘴角已渗出了一丝血。

张若素见之,心似绞痛,却又不如何帮付 子 寅救攸祭,心急如焚。

这时,万事万物都停止运作了,连付子寅输 时送 地真气都被静止,张若素惊慌,四处 观 望 ,一道秘音传入张若素的耳里。

“你想要救他?”

“你是东雾?”张若素听出了是他的声音 。

“恩!”

张若素祈求着:“东雾,我知道你有办法 救 他!我不想看到师父为了救他而死去! 求 求 你,救救他!”

在黑暗处地东雾看到张若素那副哀求地模 样 ,他的心撕裂般痛,她竟会为了别人来 哀 求 自己!

东雾的声音比以往更加低沉,掺杂着愤怒 : “你…是不是爱上他了?”

这话一出,张若素的身子猛然一顿,脑海 里 盘旋着东雾的话,她…爱上他了?爱上 了 自 己的师父?

东雾似乎没有得到她的回答,更加愤怒不 已 :“你回答我啊!张若素!”

“我没有!”张若素冲着东雾的方向吼道 , 眼里却蒙上了一层水雾,“我怎么可能 会 爱 上自己的师父呢?师父有师娘,他们 才 是天 造地设地一对,我不会做出如此不 伦 之事! ”

“你记住你今日所说!你只是她的来世, 一 缕没有肉体的灵魂!决不可有男女之想 ! ” 东雾愤然转身,落下一句,“你的血 可 以救 攸祭!”

话落,万事万物便恢复了运转,付子寅继续 为攸祭运输真气。

张若素回过神,收起情绪。

可这时,付子寅终究达到了极限,晕倒了 。

张若素惊呼:“师父!”

“你…放心,你师父…无碍!我已阻断他 的 真气传输…”攸祭奄奄一息,火焰已忽 明 忽 暗。

张若素见之,立马掏出护心丸放入付子寅 的 口中,接着走到攸祭地身旁,掏出怀中 的 匕 首,划破自己的手掌,将血对准攸祭 地 伤口 。

血,一滴一滴地滴入伤口,伤口处地鲜血 竟 神奇地自动退回至伤口处,而伤口随之 愈 合 消失。

张若素震惊地目睹着这一切,抬起手,不 可 思议地看着自己的血。

攸祭的身子重新燃起了火焰,越来越耀眼 , 张若素惊恐地捂住自己的眼睛。

待光消失后,张若素松开手,睁开眼,却 发 现龙形的攸祭不见了,取而代之却是一 位 躺 在地上,还赤裸着上身地男子。

男子睁开眼,起身,死死地盯着张若素不 放 。

张若素见男子起身,立马惊恐地再次捂住 了 眼睛。

张若素愤怒却又惊慌,说话时都有些口齿 不 清:“你…你是…何人!为何不穿衣? ”

“我…”男子一开口,却被吓住了,上下 摸 索了自己一番后,再次盯住张若素,“ 我 幻 为人形了?”

张若素透过手缝上下打量那个男人, 美如 冠玉,明眸皓齿,昂藏七尺,还有秀色可 餐 地肌肉……

张若素猛地回过神,暗自打脸,自己怎么 想 得如此邪恶,又不是在未来……

这时,张若素的手猛地被扒开,张若素与 那 个男人对视,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攸祭 地 龙 形!

张若素惊呼道:“你是……攸祭?”

攸祭却答非所问:“你从我的眼睛里看到 了 什么?”

张若素如实回答:“一条火龙!”

攸祭继续问道:“是你救了我?”

“不是,是师父……”张若素眼睛闪躲, 手 刚一抬起,就被攸祭狠狠地抓住了手腕 。

“你撒谎!他的真气就算救活了我,也不 可 能让我幻为人形!说!你究竟是谁?” 攸 祭 眼里尽是防备与危险。

张若素感觉到攸祭地力度越来越大,面无 表 情道:“你松手!”

攸祭却丝毫没有要松手的想法,依然死死 地 盯着张若素。

张若素也毫不畏惧地盯着攸祭:“是,是 我 救了你!准确来说,是我的血救了你! 可 若 我知道我救的是个忘恩负义之人,我 绝 不会 救你!”

“你的血?”攸祭蹙眉。

“恩!我的手刚好不小心被刀划了一刀子,又不小心 将血滴入了你的伤口!接着…你就这模样 了 ! ”张若素很一本正经地扯着慌,“不 过 ,等 我师父醒后,不要跟我师父说这些 ! ”

攸祭半信半疑,可也不再多说什么。

张若素注意到攸祭地胸前刻有烛龙地图腾 , 栩栩如生,特别是那双眼睛,炯炯有神 , 不 恶而严。

攸祭冷不丁地开了口:“你看够了吗?”

“自己衣着不得体,我是在替你害臊!” 张 若素为掩饰害羞,边狡辩边将晕倒的付 子 寅 扶起。

“喂!我怎么衣着不得体了,在龙族这身 是 很普遍的……”攸祭跟在张若素地身后 不 停 地解释道。

“狡辩!”

“……”

热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