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bl道具各种调教惩罚-很湿润太紧进不去

2020年05月16日

两炷香时间一过,太后便说自己乏了,让穆卿儿先行退下。

“是,那妾身就先退下了,太后娘娘保重凤体。”穆卿儿对着太后笑了笑,出声说道。

其实她早就已经和太后聊不下去了,只不过为了配合她演戏,再枯燥无味,穆卿儿都得陪着太后聊下去。

太后点了点头:“多谢关心了,哀家的身子,哀家会注意的。”

“那妾身便放心了。”穆卿儿笑着回答道。

说着,穆卿儿便缓缓退了下去。

待穆卿儿退下之后,太后整个人都明显松了一口气,伸手按了按自己的眉心。

门口那些宫女见穆卿儿离开了之后,便又重新站回了太后的慈宁宫的门口,方便太后随时传唤。

好一会儿之后,太后出声叫了她们:“来人。”

立马就有宫女推门而入:“太后娘娘有何吩咐?”

“给哀家点一炉安神的香。”

大松了一口气的太后只觉得自己需要一炉安神香来定定神。

宫女应了一声,很快就点了一炉安神香在太后的身侧。

太后闻着那安神香,心神总算是安定了下来,这才缓缓出声吩咐:“这段时间就先不要给皇上送药了,先停一段时间。”

这段时间她还是得悠着点,这药就先停一段时间,以免被人抓到什么把柄。

闻言,宫女立马答应了一声。

随后,太后便遣退了那个宫女。

太后重新躺回了太妃椅上,开始秘密筹备一些计划。

一段时日后,终于是到了封后大典。

这一天,穆卿儿一大早就被芝婷给吵醒了。

穆卿儿正躺在床上睡得正香,只听见芝婷不停地在自己耳畔出声:“娘娘,您该醒醒了。”

好一会儿之后,穆卿儿终于是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别吵了。”

“娘娘,今日是封后大典,您快些起来吧。”芝婷在穆卿儿的耳畔继续说道。

穆卿儿被烦得不行,翻了一个身,打算继续睡觉。

但是很快,芝婷的声音就重新在自己的耳畔响起,最后穆卿儿被缠得没了办法,只好起身任由芝婷安排。

等到穆卿儿换好了封后大典需要穿的衣裳,在梳妆台前坐下之后,穆卿儿还是一脸地郁闷。

不就是个封后大典吗,至于要提前起来这么多时间吗?

芝婷站在穆卿儿的身后,还有好几个宫女一起,几人一起捣鼓着,有人给穆卿儿的脸上敷胭脂粉黛,还有人给穆卿儿梳着发型。

“芝婷,封后大典明明不用这么早啊。”终于,穆卿儿实在是忍不住疑惑,出声询问。

闻言,芝婷很快回答:“在封后大典之前,还会有人进宫来给娘娘行跪拜之礼的,所以娘娘必须得这么早起。”

听到芝婷这么说,穆卿儿也没有办法了,只好闷闷地应了一声,让他们梳理着自己的头发。

没过多久,穆卿儿就已经被鼓捣好了。

穆卿儿看着铜镜之中的自己,唇红肤白,双眸明亮,绾着尊贵的发髻,还带了凤冠,身上穿着金色的凤袍。

整个人看起来都平添了几分霸气。

“娘娘,您今日实在是太漂亮了。”芝婷在一旁看着穆卿儿,忍不住出声赞叹道。

闻言,穆卿儿只是轻轻笑了笑,没有说话。

随后,芝婷便扶着穆卿儿来到了殿内,在上方坐下,等待着有人进宫来。

没过多久,就陆续有人到了。

那些人都对穆卿儿行了跪拜之礼,并且敬了茶,穆卿儿只觉得这个仪式有些无聊,而且还反反复复了很多遍。

没多少功夫,穆卿儿便觉得有些困了。

直到穆婉盈来了。

一看穆婉盈的表情就知道她是不情愿的,大概是被逼着进宫来给她行这个跪拜之礼的。

穆婉盈神色倔强地现在大殿中央,身边一个用双手拿着一个托盘,托盘之上放着一杯茶。

“请吧。”穆卿儿见穆婉盈迟迟不开始,便笑着出神提醒道。

身边的宫女也低低地出声提醒穆婉盈:“请小主给娘娘行跪拜礼。”

闻言,穆婉盈顿时炸了。

随后,穆婉盈用力地瞪着穆卿儿:“我才不会给你敬茶,更不会给你行什么跪拜之礼!”

听着她怒气冲冲的话语,穆卿儿却是来了劲了,顿时笑得更加开心。

“为何?”穆卿儿出声问道。

穆婉盈咬了咬,狠狠瞪了她一眼:“因为我,不服你!”

“哦?是吗?”穆卿儿微微挑眉,淡淡应了一声。

说着,穆卿儿随手拿过了一杯之前的人敬的茶,细呷了一口,微微皱了皱眉。

“对!”穆婉盈顺着穆卿儿的话大喊了一声:“皇后乃是一国之母,你根本就不应该坐上这个位置,你不配!”

穆卿儿只是静静地听着穆婉盈对自己的骂声,也没有生气,反而笑了一声。

穆婉盈顿时有些心虚。

不管怎么说,穆卿儿也已经是要参加封后大典的人了,准确意义上来说,穆卿儿就已经是皇后了。

站在的穆卿儿想要弄死她就如同捏死一直蚂蚁一样简单。

这时候,穆卿儿缓缓出声:“本宫的茶都冷了,确定不给本宫敬一杯热茶吗?嗯?”

说着,穆卿儿抬眸缓缓地看向穆婉盈。

这一眼,其中包含了无数的威胁,穆婉盈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穆卿儿这话中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我不!”穆婉盈还是倔强地拒绝。

闻言,穆卿儿凤眸一眯,看向了她身边的那个宫女,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宫女了解地点了点头。

随后,穆卿儿缓缓出声:“不管你怎么想,本宫现在也已经是皇后了,你应该懂得尊卑,该跪的时候,就给本宫跪下!”

说着,穆婉盈身边的那个宫女立马踢了她的膝盖一下,穆婉盈顿时吃痛地跪在了地上。

刚准备爬起来,穆卿儿一个冷眼扫了过去:“嗯?”

穆婉盈顿时就怂了,只能不情不愿地乖乖跪了回去。

随后,穆婉盈再不愿意,也只能乖乖地进行着这个仪式,给穆卿儿敬茶。

最后,穆婉盈还是结束了这个跪拜之礼,穆婉盈都恨不得一头撞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