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老师和坏小子—车震的时候很爽

2020年04月15日

“队长很失落啊!”晨曦感慨的看了看走上比试台的若水。

“队长,是不是有种孩子大了,舍不得放手的感觉?”飞扬一脸坏笑。

“啊,长大了啊!”紫收回伸手的手,伸缩了两下手掌。

“果然很失落!”华云等人不由集体叹了口气。

艾艾伦•盖特是一名很秀气的女孩子,听名字华云以为是一名男生。

“比赛开始!”

“我认输!”

随着裁判老师一声令下,比武台上传来一道干净利落的女声。

全场静默十秒。

“我认输,我是一名治疗师。”艾艾伦•盖特轻轻将散落额前的头发腋在耳后,转身走下了比试台。

若水微微张了张嘴,不过,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她真不晓得自己要是这时候说,自己也是一名治疗师,对方会是什么表情。想想,还是不刺激这位同系的同学了。

“第十场比赛,若水同学胜,得2分。”

“喂,喂,不带这样的啊,下次我上场,十秒内坚决不主动认输。”晨曦明显一脸大受振奋的握了握拳。

“耶!3分。”若水开心的蹦到大家眼前。

“嗯,恭喜!”紫微笑着向若水道贺着,在心里拼命克制自己去摸若水头的冲动,啊,长大了啊。

众人静静的观看着比赛,随着台上第二十场分出胜负,又轮到若水的比赛了。

“第二十一场,若水同学对木子喻同学。”

随着一声比赛开始令下,木子喻同学就速度行动起来,一扬手,“木囚牢术,”准确的将想跑动起来的若水已经囚禁了起来。

“巨木术!”

“停,我认输!”若水一见情势不妙,马上认输,看来这名对手之前一直在观察自己的比赛。

“先发制人么,值得学习。”一边飞扬看得大点其头,虽然他是木风双系法师,不过,从目前来看,木系显然是他主攻系魔法。

“不行,没机会。”若水从台上下来,走到华云面前,摆了摆手。

“嗯,这也没办法的事,对方作战经验蛮丰富的。”华云知道若水说的机会,是指自己之前给她说的。

不过,就目前来说,还没用到自己的法子,她已经取得了一平一胜的好成绩,这对于从没在个人赛上大发光采的治疗系来说,算是比较好的成绩了。

紫看到若水情绪倒也不是很沮丧,晓得她果然不跟自己呕气了,也放下心来。

第二十八场比赛,在若水看到对□□同学的双手充满电弧时,就果断的认输了。毕竟,她的水系可是雷系的天然导体,跟这样的对手作战,除了大吃苦头,不会讨到任何便宜的。

若水下午最后一场比赛的对手鲍邺,是一名一头火红头发的火系属性同学。

看着对手连个小火球都要按部就班的念法咒,虽然速度可圈可点,这次若水倒是没有直接认输。

经常被华云这种连二级法术,都可以不用任何法咒的信手拈来的人,经常以训练实战躲避反应力为由,抓着狂扔火球火箭甚至火流星,相信换谁都会比较有免疫力的。

这也是第一次比赛中,若水能够被对手大型火流星正面击中,坚持下来的根本原因了。

“若水同学你还不认输么,你的比赛我都看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也是一名只能发出一级小水球的水系治疗师吧。”鲍邺轻轻的抛着手中的小火球,一脸我已经看透你的表情,轻视的看着若水。

“那又怎样,”快度奔跑着的若水,随手就丢了几个水球扔向站在原地不动的鲍邺。

本来一脸自信的鲍邺,被若水连念咒都不用,甩出的几个水球逼得从原地狼狈的闪了出去。

鲍邺再也不敢站在原地当靶子了,对手能够无声瞬发法术,还是让他警惕了起来。可不能阴沟翻船,明知对手是一名治疗师的情况下还输的话,作为一名强大的火系攻击法师来说,可就丢人丢大发了。

若水也不多话,一边闪躲着对方的各种火球火箭,一边寻找机会,不断的以小水球干扰对方的动作。甚至还偶尔丢出个破坏力强大的变异水球,那是按照华云教的压缩原理施法的法术。优点是攻击力倍增,缺点是施法成攻机率太低,而且,还不太好控制。刚开始学的时候,包括华云自己在内,都吃过不少自爆的苦头。

“啊,”鲍邺气急败坏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又是这该死的怪异水球,不仔细看的话,跟普通水球几乎没什么不同,但是,只要被这种水球击中,自己总要被撞飞出去。

“水之礼赞。”

鲍邺疑惑的看着对手,这场比赛开始以来,对手第一次出口念法咒施法。对方终于放弃要认输了么,不是怕自己事后打击报复吧,还顺带给自己治疗上了,哼,自己是那么没有气量的人么。

若水话音刚落,只见一道蓝光随着若水的手指方向,落在鲍邺的身上,只见鲍邺顿时被一层蓝色的光幕包围起来。

念完法咒的若水,手指刚落下,人却迅速的向着鲍邺跑去,在对手疑惑的目光下,抬起玉脚,将被之前变异水球击飞,已经站在比试台边缘鲍邺踹下了比试台。

“呃。。。。。。”

“啊。。。。。。”

“啪啪。”台上的若水,轻轻的放下玉脚,拍了拍手,轻松的转过身子,“老师,我赢了。”

“第三十六场,治疗系若水同学胜,得2分。”从来没有报过职业的裁判老师,居然特别将治疗系三个字念的特别重。

“啪啪啪啪。。。。。。”

台下响起一阵雷烈般的掌声,回过意来的同学们毫不怜惜自己的双手,将最热烈的掌声献上,这是大家对作为治疗师的若水以弱胜强,最真心的赞叹。

“哦,这名同学赢得虽然讨巧了,不过,对于魔法的理解,以及灵活运用倒是掌握的不错。呵呵,居然利用水之礼赞在治疗时,因为怕伤者乱动影响治疗,而伴随着的几秒僵化效果。”站在广场一角上的几名老师打扮的人中,一名中年女子感兴趣的笑了笑,记住了若水的名字和样貌。

“老夫倒是对她那种,威力明显比普通水球强大的多的水球,很感兴趣。”另一名个头稍矮,一头白发的老者,摸了摸自己的白胡子,“可惜不是我土系的啊。”

热门精选